回到頂端
|||
熱門:

西寧外婆橋 一場未了的緣分

立報/本報訊 2013.10.15 00:00
■吳慧月(宜蘭縣蘇澳鎮永樂國小老師)

因緣俱足,所有不可或缺的緣份相成,外婆橋越南之旅才得以成行。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幾年修得同屋居?慧月、芷晴、阮氏凰(芷晴媽媽)及攝影志工雅婷,共渡一段意外的假期。

(上圖) 隨時保持整潔的地板,大家隨意可席地而坐、就枕而躺。大舅舅每天精心烹調菜餚,慧月老師吃得不亦樂乎,心裡偷偷擔心量身訂做的越南國服會穿不下。(圖文/蔡雅婷)

這趟越南行的全力支持單位—誠致教育基金會,方舟新董事長對所有參與及承辦者的信任與尊重,誠致讓我想到易經中的<謙卦>,方董乃謙謙君子,才高而不自負、德高而不自矜、功高而不自居、名高而不自譽、位高而不自傲。謝謝方董及所有外婆橋承辦相關朋友。

阮氏凰的單純心願

愛的表達人皆不同,對生活的想望也因人而異,單純的阮氏凰說不出華麗的辭藻,她對家庭的愛及對母親的關懷,總是表現在平凡的生活陪伴及貼心幫忙家務中,料理餐點、餐後收拾清理、打掃、洗衣、給家人、客人,每人一杯越南風味的咖啡或特調綠茶。她的心願就是要利用回家多陪陪家人,聊天是媽媽和阿凰最愛的溝通,夜裡聊天讓所有過去的甜蜜回憶復甦。

母親雖難以跨過海峽,陪女兒到遙遠的地方,牽掛子女的心卻是永遠的。母愛的表達總在虔誠的膜拜中,懇請神送達,願自己離鄉背井的孩子,健康平安喜悅快樂。在西寧的這段時間,阿凰的母親總是不斷翻找物品,那個家中唯一可以上鎖的衣櫃,開了又鎖,鎖了又開,一下拿衣服一下拿帽子,反覆找尋要給寶貝女兒帶回台灣的愛。

互動中培養情感

芷晴8足歲了,從未回過越南,對越南的了解只能透過媽媽的隻字片語,幾百通問候電話,如空中閣樓般不實際,遠遠不如真實的相聚。芷晴第一次到越南外婆家,媽媽和外婆通電話時,有時會給芷晴聽,但從未謀面加上言語不通,芷晴內對外婆情感十分有限。回到外婆家,言語雖然還是不通,但每天生活在一起,大舅幫芷晴梳頭、小舅揹芷晴玩耍,阿姨騎車帶芷晴去雜貨店買東西,表兄弟姐妹一起玩遊戲,肢體語言加上比手畫腳,情感溝通再也無距離,芷晴對越南的印象不再紙上談兵,對越南親人的感覺,也由陌生到熟悉,所有情感都需要以相處來奠基,所有認同要從感情來引起,此行給了芷晴「認同越南」的機會。

旅行讓我全心全意融入西寧的環境中,投入當地生活,和越南及越南的家,產生良性且深層的互動。參與周遭環境,專心觀察每件事,細細品嚐每一段情感,這一切都將內化成人生智慧。因為我投入,所以我感動,因為我感動,所以我探索,因為我探索,所以我真正解開了心中那似有若無,用理性包裝成表面尊重的自我優越感。因為這樣的一段生活,我真正體會到佛家所謂的「無分別心」。

從西寧回台灣,我頭痛了十幾天,我「水土不服」了,我忘了帶越南的水回來喝。夢境中,都是越南生活的情境、越南的語言,我在西寧放飛靈魂的自由,一下子還無法完全收回來。

我是西寧人

7月的我是西寧人

席地用餐、席地而眠,席地話家常

我把熟悉的中文,暫且收拾在行李中

我張開手,擁抱異鄉的關懷

我側著耳,傾聽他們想對我說什麼?

我打開心,讓一切人事物進入歇息

和善的家人、熱情的小孩、好客的鄰居

急遽的豪大雨、大雨後泥濘的路、路上奔跑的牛

西寧,猶如我童年生活的鄉間記憶

昏黃時分,飛機漸漸下降

著陸輕震的那一瞬間,我開始想家

似真似幻

我忘了,台灣電話卡放在那兒?

我忘了,使用台幣不必乘、除以700

我忘了,謝謝可以不必用Cảm ơn

再見可以不必說tạm biệt

遊走在睽違多日的街頭

寬大的路,不必猛按喇叭

騎車不必閃躲水窪

路人、店家說什麼都聽得懂

該向前或向後我都曉得

走著走著 怎麼像少了什麼?

左顧右盼 東找西找

我到底掉了什麼?

西寧像極了我童年的場景,孩子單純天真,玩就是他們生活的全部。世間孩子都相同,只是生長的環境有所異,西寧的孩子很熱情,Cô giáo(老師)感受到他們的喜悅,鄰居很好客,用熱情燦爛的微笑招待我,這些盛情,我全打成喜悅包裹帶回了台灣。

樂活與享受

西寧很多人家相當貧苦,可是,家家有吊床,吊床是他們生活的最高享受,年紀最長的享有躺下優先權,小輩常被長輩趕起來。外婆常叫我去躺吊床,不是我年紀大,因為他們把最高級的享受,讓給遠來自台灣的苟媱(Cô giáo,老師)表示尊重。

越南的艷陽總是毫不留情曝曬,我常滿身大汗,「Cô giáo,đi tắm」(老師,去沖涼!)是他們一天要對我講好幾回的話,沖冷水澡是大熱天的一大享受。

沖澡後,總有人端來盛滿冰塊的冰咖啡,所有壓力全拋到九霄雲外,盡情享受生活。

科技發達,導致現代人步伐越邁越大、越走越快,壓力、憂鬱緊緊追趕,在越南,我看見了樂活,男女老少皆能享受午後的吊床小憩、大熱天賣彩券的小販也會找個小攤位喝杯涼水;傍晚更是享受人生的愜意時刻,活動式露天咖啡廳把桌椅全擺了出來,三二好友喝咖啡聊天。這樣的「樂活心境」,不正是我們一直追尋的嗎?我在越南三寶中-吊床、冰品和沖澡,品嘗幸福。

▲慧月老師體驗越南的家庭理髮,大型塑膠袋圍在脖子當圍巾,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芷晴的大舅舅幫老師燙頭髮、染頭髮。慧月老師開玩笑地說:「我本來是阿婆,燙一燙變阿姨,燙兩次變姊姊!」(圖文/蔡雅婷)

再見西寧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23日蓄積的情感,孩子們真誠相待,一起玩耍,親手摘採的真摯花束。和鄰里一回生二回熟,生澀的越語和比手畫腳,加上「真誠和微笑」,我們跨越了語言的隔閡。家中的兩隻小狗,魯魯和拉拉,從第一天看到我們的狂吠,到只要我出門就如影隨形,我們從陌生人變成了朋友。

親切的家人,我們一起爬階梯走遠路到廟裡拜拜,大家分工提著大包小包的午餐、冰桶,在那漫長的階梯中,我們目標相同,這段日子的朝夕相處,臨別離心中百感交集,不敢細想。

▲搭長途公車時,外婆整路抱著睡著的芷晴,讓她有個舒適依靠。(圖文/蔡雅婷)

當飛機滑向天際,日與夜、光與陰、空間與時間、人與人的交匯,全揉合成記憶的雲朵。Tây Ninh Tạm biệt(西寧再見)。在人生的旅途上,擦肩而過就是緣分,到西寧是一場未了的緣分,我們將會再一起回西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