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名家論壇》夏瑋:台灣的未來不能等?我們已經等五年了!

NOWnews/ 2013.10.15 00:00
文/夏瑋

面對立法院的倒閣,江院長喊出「台灣的未來不能等」。

怎麼又是一個口號式的政治語言呢?老實說,從2008年開始我們就一直在等,等馬政府給我們一個所謂的未來,可是五年過去了,我們等到了什麼?我們等到了倒退16年的薪資、等到了持續上漲的油電雙漲、等到了越來越貴的房價,還等到了一個年輕人要繳的比年紀大的人多卻可能領不到的勞軍公保退休金。

有年輕人等不下去了,寧願背著高學歷跑去澳洲當肉品工、當採收工;有年紀大的人等不下去了,燒炭自殺。

江院長對倒閣的回應,以一個單純市井小民的角度,我看得好失望。他說他沒有發動政爭,那請問是誰半夜跑進總統府看監聽譯文還把法務部曾部長叫到行政院裡要他辭職的?他說他會檢討監聽違「失」(注意!他不承認是違憲或違法喔!)這根本是徹底的玩弄程序與文字遊戲。秘密通訊自由是憲法權利,怎麼只是「失」呢?

他說他憂心台灣未來,要加速經濟發展,可是江院長,您入閣已經五年了,從馬總統上台第一天您就在他左右,從研考會主委到內政部長,再到行政院長,請問您這五年來只負責憂心嗎?如果您五年來有所作為,那為什麼年輕人的起薪越來越低?工作越來越難找?房價越來越高?健保越來越貴?公務員越養越多?連政府部門的派遣人力也越來越多?

江院長說要縮短城鄉差距,那為什麼台灣有三分之二的鄉鎮市沒有急診醫師?卻有醫師寧願假日飛到大陸替人動刀?為什麼國防部可以花三千萬改名牌卻有偏鄉國小學童因為籌不出營養午餐錢而挨餓?江院長說要改善教育,那請問為什麼五年了大學卻還持續製造流浪教師?為什麼還要持續製造難以投入就業市場的科系畢業生?為什麼至今學校裡還能容許抄襲、剽竊被起訴甚至性侵或有其他犯罪前科的教授與老師存在?

江院長,您說您要推動完善年長者的長照制度。這很好,但在我們年輕人的眼中我怎麼只感覺到恐怕又要加稅了?年輕人領著比16年前少的起薪,繳著比16年前高的勞健保費、油錢、房租(貸)、水電瓦斯費、菜錢便當錢,生活精打細算到連孩子都不敢生了,難道你們還想從年輕人身上挖錢?能不能請你們從那些賺到幾輩子也吃不完財產的大老闆身上挖就好?從那些公開場合叫人吃不天然的天然麵包、背底裡靠炒股撈錢的「達人」們身上挖就好?

江院長說要協助青年圓夢,問題是,現在台灣年輕人還敢有夢嗎?想找工作,政府帶頭用22K請人、用派遣壓低薪資。請問江院長,您有試過用22K還要扣掉房貸(租)跟勞健保後過一個月嗎?但台灣現在有超過半數服務業的年輕人都是這樣度日,您能體會他們的生活嗎?想買房子,請問江院長,22K怎麼買房子?就連房貸最近都似乎有人放出風聲要漲了,您以為有錢人會去貸房貸嗎?

想生孩子,請問江院長,22K怎麼養得起孩子?就連自己的溫飽恐怕都成問題吧!要想創業,請問江院長,現在台灣的環境還適合創什麼大業嗎?以前的創業是開晶圓廠、電子廠期望在世界上佔一席之地,現在卻只能開餐飲服飾店圖個溫飽。

而真正一個至少能讓年輕人與台灣下一代安心的事,政府卻一直不願意做–停建核四。政府寧願想盡辦法去替核四這台明明問題就很多的拼裝車解套,也不去積極規畫與推動台灣的永續綠能政策。此情此景就像清末朝廷說要推立憲一樣,只不過端出一個看起來就是要能拖就拖的計畫。

老實說,五年來我們真的等煩了,也等夠了。

說要改革,改了五年,我們政府到底改出些什麼令人振奮的結果?有,至少我們出國免簽證的國家變多了,但問題是年輕人沒錢出國啊!政府可不可以先解決畢業生找不到工作的問題啊?可不可以先解決台灣薪資低落的問題啊?可不可以先解決越來越長的責任制工時問題啊?可不可以從你們政府內部的人力派遣制度先開始改革啊?江院長在內閣五年了,這五年來這些現象持續存在,到底改了些什麼?改出什麼成果?

回過頭來看,這次倒閣案沒有過關,原因很簡單,在野黨第一步就失去了先機,沒有在民意對馬政府最倒彈的時候立即提出。從9月初拖到10月中,讓人覺得這個在野黨根本不是真心要推動倒閣,只不過是為了「給個交代」,或是蓄意的想製造「國民黨立委都只聽馬的話」的印象,想以此拉低國民黨立委的民意支持度,藉以謀求下次選舉的利益。

一個政黨若只想著勝選,卻不去想想勝選之後要做些什麼,那肯定不會贏得民眾支持。

在內閣制國家,倒閣是很正常的。只要內閣失去民意支持、失去國會多數的支持,那隨時可以倒閣,所以內閣制國家的閣揆在施政上都盡力爭取國會多數的支持,或更進一步尋求民意的支持,不會像台灣的黨政高層,只會透過政黨的力量去壓迫國會議員、透過監聽去鬥爭國會議長,甚至透過電話去關說媒體第四權的監督。

台灣歷經多次修憲,在李登輝隔空指導下,修出一部亂七八糟的憲法增修條文,讓總統有權無責,讓行政院長有責無權,更讓國會空有許多「具文」式的權力,而事實上就像這次倒閣案一樣,沒有任何發揮的空間。

台灣的年輕人普遍對政治冷感,聽到政治人物就是反感,從民主政治來看其實這是個好現象。為什麼?因為全球的民主國家,多數投票率都只有四、五成,而台灣的投票率都到七成以上甚至八成,因此有人說台灣是徹底的「政治狂熱國家」,全球只有像澳洲這種把投票列成「義務」的國家投票率才會超過台灣,然而很多澳洲人甚至寧願罰錢也不去投票。

但我認為,這是因為我們台灣人,包括年輕人對政治人物還抱著希望,還希望這個政府或是某個政黨真的可以替我們做些什麼,還希望政治人物想的不要只是權謀鬥爭、怎麼把國會議長拉下台、怎麼替別人扣大是大非的帽子。

只是,會不會有一天,真的要等到投票率剩四成的時候,這個政府才會真正做些符合人民利益的事呢?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nownews.com

〈作者夏瑋,政大外交系畢,資深媒體人,曾任人力銀行發言人、廣播節目主持人、外商公司主管及財經雜誌主管等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