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人生不是容易的 孟若冷筆寫激情

中時電子報/林欣誼/台北—紐澤西越洋採訪 2013.10.11 00:00
孟若在台灣僅有的兩部譯本《感情遊戲》、《出走》,都由知名作家張讓翻譯,她對孟若的作品體會甚深。張讓說,孟若描寫許多女性角色追求愛情與自我,她呈現的是「人生不是容易的,人生是一場艱苦的戰爭,所有人都各自在各自的掙扎中。」

文字簡樸卻有張力

張讓表示,孟若的小說文字簡樸平淡,卻充滿戲劇張力,會抓著人不斷往下讀。「但這不是因為文字渲染,而是布局功力,一開始囉囉唆唆的小事讓人以為沒什麼意思,卻又感到有什麼事情在前方等你的懸疑性;除了她說故事的技巧高超,也因她筆下給人一種命運無法預知之感,而這些人物看似被命運搬弄,其實卻是被自己性格左右。」

張讓說孟若在文壇地位崇高,她十多年前曾在台灣專文介紹這位作者,但多年來孟若始終在台灣書市很「冷門」;一來因短篇形式較無「賣點」,也與孟若的寫法不無關係。若與近年在台灣頗受歡迎的美國短篇名家卡佛(Raymond Carver)相較,張讓認為卡佛文字較暖,筆下有溫度,但孟若是「冷」的。

「也許因她出身天寒地凍的加拿大安大略省,那裡由蘇格蘭後裔組成的居民,傳承刻苦堅忍壓抑自我的性格。在孟若小說中也可感覺到,儘管人物有強烈情緒掙扎,但她的眼光是清冷的。」

張讓說,孟若很少著墨溫暖與快樂,但那不是絕望,故事中的人有的是激情,他們內在很強,總勇於追求,不管結局如何,尤其她描寫許多女性角色追求愛情與自我的艱苦過程。

短篇給人更多空間

孟若在加拿大不僅受評家推崇,也是受大眾喜愛的暢銷作家。相較於另一個加拿大國寶級女作家愛特伍(Margret Atwood),張讓表示,兩人都聰明有才氣,但愛特伍鋒芒畢露,長篇、短篇、散文都寫,從純文學到科幻、懸疑都涉獵;孟若樸素內斂,安安靜靜寫著短篇小說。愛特伍出身書香世家,孟若父親經商失敗後當工人,家中不鼓勵閱讀寫作。

但孟若其實一開始也有寫長篇的野心,也曾出版過一部長篇,但後來她發現自己實在喜歡寫短篇,也越寫規模越大。張讓說:「不是越來越長,而是小說的時空延展,一個短篇其實可以寫盡一個人的故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