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得獎電腦程式 李維特20歲寫的

自由時報/ 2013.10.10 00:00
〔自由時報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用電腦模擬計算生物體內結構,這個現代科學看似普遍的方法,在蘋果電腦尚未問世的一九六○年代卻被嘲笑為不可能。身為今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瓦歇爾(Arieh Warshel)學生的交通大學生物資訊及系統生物研究所教授黃鎮剛表示,瓦歇爾以「科學直覺」著稱,三人「先見之明」終被認可,是獲得諾貝爾獎的主因。

交大學者黃鎮剛 瓦歇爾門生

黃鎮剛說明,三位得主是利用電腦計算方法研究生物體內複雜的化學系統,例如酵素如何被分解;在「手」做實驗的年代,他們率先用「電腦」做大尺度與小尺度的實驗與模擬,「現在看起來好像沒甚麼,但那時電腦很大、效能又差,會想到用電腦去做,實在很了不起!」

他說,生物體內以大分子居多,因此必須發展大尺度模型去計算大分子,但資料多複雜又耗時,不能很精準,所以想做好需要很好的「直覺」,「好的科學家才能知道哪些數據重要,哪些可捨棄。」瓦歇爾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正是他的「科學直覺」,「他永遠不會犯錯,當你跟他爭執,最後常會發現數學邏輯其實是錯的,他的直覺才是對的!」

瓦歇爾脾氣倔 傳與卡普拉斯不和

由於瓦歇爾非常具獨創性,黃鎮剛受邀參加他七十歲生日宴會時,另一位諾貝爾得主直言:「瓦歇爾是非主流」;加上他對於科學研究若有爭議,講話很衝且吹毛求疵,所以「瓦歇爾幾乎得罪所有同行,但只要不是科學家,都會很喜歡他。」黃鎮剛甚至透露,瓦歇爾與今年另一位諾貝爾獎得主卡普拉斯其實很不和,第三位得主李維特甚至曾在知名雜誌公開過此插曲。

瓦歇爾李維特曾訪台

不過,也因為這種個性,黃鎮剛說:「瓦歇爾很堅持,不向學霸低頭,這是我從他身上學到最多的地方。」黃鎮剛曾在二十年前帶瓦歇爾到台北故宮遊玩,他對台灣能將古物保存得如此完好印象深刻,也很喜歡台灣的美食鳳梨酥。

李維特曾於兩年前來台參加亞洲大學國際研討會,據本人表示得獎研究基本上是他二十歲時撰寫的電腦程式,亞大校長蔡進發盛讚他知識淵博。國科會副主委牟中原表示,三位得主的電腦模擬方法讓現代人得以了解蛋白質結構,對藥物設計影響深遠,也有助於後來3D電腦計算繪圖的發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