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吉娜吉普賽:暗夜森林(上)

立報/本報訊 2013.09.23 00:00
圖文■徐明涓

印度東南方有個自治區,名叫曙光村,同樣來自台灣的阿曼達與男友艾瑞克一同住在這個南部小鎮已多時,長達4個半月的印度行自然是少不了拜訪他倆的行程。

在清奈度過了印度的第一晚後,我回到昨日早上才剛抵達的火車站搭乘地鐵,前往清奈機場等待阿曼達在曙光村的鄰居拉里。拉里來自北部的德里,與家人住在曙光村已超過10年,剛好去其他城市出差,預備從清奈機場搭乘計程車回家,他答應阿曼達順道讓我搭便車從機場前往曙光村,前提是我分擔部分車資。

幸虧避開尖峰時段,地鐵不如昨日擁擠,我比預估時間提前1個半鐘頭抵達機場。機場內外人來人往,我從容地閱讀等候,偶爾抬頭望向入境的旅客,近2個鐘頭過去,一名高大、面善的印度男子走向我,問:「妳是Gina?走吧!」他正是拉里,話才剛說完便轉頭直奔機場外圍的停車場,我連忙加緊腳步跟進,沒幾秒鐘,一台計程車駛向我倆,拉里示意我上車,倆人迅速離開混亂的人群與機場。

一路上,我與拉里並沒有太多的對話,昨日的顛簸與不適,讓我享受片刻的寧靜,正慶幸可以好好觀賞南印度沿途的風光。反倒是拉里先開口了:

「第一次來印度嗎?要來多久?」

「嗯,大概要走4個多月吧,想繞印度一周。」

「為什麼想繞一周?」

「好多人都說印度很危險,我不這樣認為,所以想親自來看看,破除迷信吧!」

「別聽他們胡說!印度值得你這麼做!」

好呀!當下被印度人鼓勵,我計畫進行4個月的印度旅程,說什麼也要完成。

住在尼拉唐岡森林區的安柏

阿曼達與艾瑞克已在家等候我多時,待計程車抵達目的地,他倆領我前往答應讓我免費住宿的安柏,她位於森林的屬地「尼拉唐岡森林區」。安柏是個近60歲的法國女士,獨自在曙光村生活,有個女兒在台灣工作,當她看到阿曼達在社區留言版發放讓我這個台灣來的背包女生借宿的訊息時,主動聯繫告知,樂意提供免費住所給我。我從阿曼達那得知消息時,高興地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哇!得到免費住宿已經很囂張了,居然還要住在森林裡呢!

即使是夜間,我都可以看得出來,位於曙光村東北方的「尼拉唐岡森林區」占地廣闊。計程車抵達「尼拉唐岡森林區」時,或許因車子引擎發出的聲響,在已經夜深的森林顯得格外喧擾,只見一個中年婦女拿著手電筒,從黑暗處靜悄悄地走出來。

「妳好!」我大聲地向她問候,她是安柏,「尼拉唐岡森林區」的主人,頭上捆綁著印度普及的華麗頭巾、腳上毫無遮蔽物,赤腳走在草叢密長的森林小徑裡,印度長裙飄逸地在她身上飛舞,那雙藍綠色的雙眼在微弱的光線下專注地直視我,彷彿童話故事裡獨居在森林裡的巫婆,提著煤油燈前來接待遠道而來的訪客,如同神聖祭典般地隆重。我直覺地感應到,一定可與面前這位年近60的法國女士變成朋友。

「妳一定很累吧?我帶妳去房間看看。」安柏的口氣比她的外表平易近人許多。說完拿著手電筒領著我們3人,沿著綠草叢生的小徑蜿蜒前進,在鄰近約20公尺的小屋前停下。我看著外觀類似太空來的蘑菇建築物,不禁倒抽一口氣,那模樣好不壯觀呀!

▉在曙光村下榻的森林小屋,外觀好像蘑菇,彷彿只有在童話世界才存在。

些微的興奮與難得的平靜

眼前是2樓挑高的建築物,正門內左手邊有簡易的廚房,上頭擺著瓦斯爐、碗盤與幾瓶看不出內容物的瓶罐子;右手邊有通往閣樓的樓梯,樓梯下是坐臥式沙發,鋪著印度風格的印染布料遮蔽灰塵,另外還有一張桌子、躺椅,昏暗的燈光下可看見旁邊擺著可擺水果或雜物的吊籃,靠牆的角落擺著一個大型的木箱,木箱內是蚊帳。整個屋子彷彿特別設計的燈光與氛圍,讓我聯想起電影學校學到的德國表現主義也不過如此。屋內除了安柏外的3人,頓時啞口無言,每個人心中讚嘆這令人驚艷的屋子,此時無聲勝有聲。

眼前的一切已經夠震撼了,安柏又說:「有任何需要再跟我說,洗手間與浴室在外側。對了,浴室是露天的,希望妳不會介意與大自然共浴。」

我的印度之旅才剛啓程,就要讓我驚喜連連呢!

那天夜晚送走了阿曼達與艾瑞克,我靜靜地坐在桌子旁的躺椅,平視眼前的景象,一切如超現實般地不可思議,四周安靜無比,但森林內的昆蟲鳥獸在屋外爭相鳴叫,好比立體環繞音響。用筆記本慢慢地記錄下此刻的難忘情景,阿曼達忽然傳來了手機簡訊:「很替你開心,能夠在如此神奇的屋子裡好好看看自己的內在美,一切都會更好的!」

熄燈後,我爬上了閣樓的床鋪,四周飛滿了不知名的昆蟲,不時地掉落在不敢亂動的身軀上,捨不得閉上眼睛,帶著興奮的輕微恐懼,腦海中無法深思過去,但也無法計畫未來,身心皆達到飽和,平靜極了。前一晚待在髒亂的廉價旅館的難受,完全化為烏有,忽然間,我開始思念起家鄉,一切既靠近又遙遠。然而,印度之行如果如此平順,就不像是人們口中的「瘋狂國度」了。

▲這是我在曙光村森林裡住的小屋內部,與大自然為伍的日子至今依舊難忘。

不要期待 接受一切

幾日下來,不想老是麻煩艾瑞克的摩托車接送,我決定在摩托車出租行租一輛車代步。當車行夥計推出出借的摩托車時,我忍不住笑出了聲,眼前是一台50c.c.的舊款摩托車,大概是台灣20年前的才有的老舊款式吧?除了看似幾乎解體的外表,發動引擎還會轟隆轟隆地發出巨大聲響,排氣管不停地排放出大量廢氣,很難想像居然還在使用。我對老闆提出換車的要求,但這下子可有得等了,外頭擺的數十台摩托車全是待修的狀況車,加上絡繹不絕的客人不斷進出,所有員工都忙壞了,哪有空理我呢。

我繼續耐著性子等待。一個年約20多歲的陌生男子站在一旁,似乎也在等待夥計空閒下來。來來去去的人們,讓原本忙亂的車行夥計們更顯得無頭蒼蠅般地進進出出,似乎只有我們兩人願意等候。忽然,男子向我走來說:「你要很有耐心,他們都這樣做事的。」男子說他來自加拿大,看似年輕的臉龐卻留著絡腮鬍,上身穿著麻料長袖衣衫,下半身僅用一條布料圍著遮蔽,腳上則不見拖鞋蹤影。

我說:「曙光村不適合我這個過客。不過,留在這裡也不是我來印度的原因。」

他反問:「那妳來印度的原因是什麼?」

我停頓了2分之1秒,說:「我來看看真實的世界是什麼模樣。」

他輕聲笑了出來,口氣聽不出來是嘲諷還是苟同,有幾秒鐘的時間,我們彼此等待著雙方接話。然後,他終於開口:「在印度旅行,送妳一句話:『不要期待,接受一切。』(Expect nothing, accept everything.)」我不曾記得男子的姓名,也不再記得我們之間完整的對話,但這一席話讓我至今難以忘懷,萬萬也沒想到,一個陌生男子的諫言,卻讓我往後4個多月的印度之旅如此受用。

(下下週續)

寫信給吉娜:

ginafilmgypsy@gmail.com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