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正視台灣超高齡化老人照護暨長照機構人力短缺嚴峻問題

美麗島電子報/劉建國 2013.08.15 00:00
依聯合國世衛組織(WHO)所訂指標,老年人口總數達全國總人口數的7%以上為高齡化社會。而根據內政部統計,至去年底,全台灣65歲以上高齡人口數占總人口比率為11.15%,故台灣不僅已是高齡化社會,更是超高齡化社會。

邁入高齡化社會,老人照護政府責無旁貸,目前我國機構聘僱外籍看護工(國內看護工稱為照顧服務員),其服務類型約略以服務地點區分為「機構式照顧服務」及「居家式看護服務」二類,依衛福部最新統計,「機構式照顧服務」至去年12月底止,本國籍看護人數共有11,203人(含護理之家);至今年5月底止,外籍看護共有11,477人;而「居家式看護服務」分為由機構或私人家庭居家看護兩種,至去年12月底止,提供十年長照計畫居家服務之本國籍看護共有7,079人,至今年5月底止,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共有195,905人;另據統計,101年受評鑑之311家護理之家之外籍看護工人數為1,755人,如依全國共423家護理之家推估,外籍看護工人數約為2,400人,由以上可知,外籍看護工在台總人數約共有21萬多人,遠遠超過本國籍人數。

有鑑於家庭類外籍看護工於雇主處所逃逸滿6個月後,就可以申請遞補,惟屬於老人與身心障礙者,其照顧的最後一道防線-「長期照顧機構」,則必須在逃逸外籍勞工尋獲、遣返出境後,機構才能再申請。顯然長照機構外籍勞工逃跑問題已嚴重影響機構之照顧品質,機構若要補充本國籍照顧人力,則會出現訓練不足或沒人願意應徵的斷層窘境,形成冗長的人力空窗期,無法順利遞補。因此,為維護各機構之服務品質,政府須嚴肅、正視該問題,而筆者日前亦邀集勞委會職訓局、衛福部社會署、照護司及內政部移民署等主管機關,以及聘請對於勞工議題有深入研究的兩位學者,還有台灣失智症協會、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台灣長照發展協會全聯會、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台灣護理之家協會等團體一同召開「檢討政府針對現行『外籍勞工逃逸行為政策』暨其對長照機構之影響」公聽會,共同商討如何改善外籍勞工逃逸而造成人力空窗期的嚴重問題,並深入探究外勞逃跑原因,以期匯集各方寶貴意見,作為政府制定政策之參考。

筆者以為,因外在環境之誘因造成長照機構之外籍勞工逃跑事件頻傳,截至目前為止,全國外籍勞工約46萬(至102年6月),逃跑人數高達4萬人,原因包括:受其他外勞慫恿轉介、聘僱期即將屆滿、期望較高之待遇、生活及工作環境無法適應、溝通不良、仲介服務費太高、外籍配偶或仲介媒介、勞資爭議等。按台灣老人福利機構協會抽樣統計全國大部分長照機構之外籍看護工逃跑原因,「不明人士接洽慫恿」佔46.0%,而逃跑時間於工作期滿前,更佔了53.3%,究其背後動機不外乎聘僱期即將屆滿、想賺更多錢;惟不論外籍看護異動原因為何,長照機構需承擔空窗期之狀況,使其責任過重,亦變相增加聘用外籍看護之風險成本。一旦逃逸狀況發生,形成仲介公司好像不必負起任何責任,但機構卻須承擔後果之不公平現象,加上,對其逃跑行為,政府鮮少落實取締且不甚重視、沒有任何約束力,致使非法媒介與非法聘僱大行其道,讓長期照顧雪上加霜!其次,政府現行已經放寬家庭類看護工逃逸遞補之規定;但是對於長照機構看護工之遞補仍屬嚴苛,必須在逃逸外籍看護工尋獲、遣返出境後,機構才能再提出申請,此與家庭類相較,家屬可後送機構,等待6個月期滿再聘,反觀,政府對於機構中長輩的照顧權益和安危,又該如何給予完善的保障呢?

由此顯見,政府對於長期照顧政策,並沒有做好應盡的責任,長照機構外籍看護工逃跑問題已嚴重影響機構之照顧品質,基此,筆者在該次公聽會結論中也要求行政院經建會應於兩個月之內會同衛生福利部及行政院勞委會等相關部會研商提出未來十年老人長期照顧需求評估報告,包括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人數預估、機構式照顧服務與居家式看護服務之護理人員、本外國籍看護工等人力需求表、以及現有問題和解決途徑等內容。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