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原住民族權利運動的里程碑還是絆腳石?下

立報/本報訊 2013.07.25 00:00
■洪簡廷卉

回到台灣,層次不同的問題,卻也讓人思考,廣邀中央相關部會、直轄市、縣市政府、原住民族地區鄉(鎮、市)長及學者專家共同與會,並提供具體重要施政建議的「全國原住民族行政會議」,無疑是個對原住民族政策有所影響的會議,但是否也是個排他性的高層級會議?屬於特定群組的參與人員的視野和見解,真的貼近部落族人的需求嗎?而2011年的「原住民族頭目及長老交流會議」,據稱是邀請具真實代表性的頭目和長老來共商政策,也在會議名稱上強調是「交流會議」,卻在形式上未有雙向溝通、討論之實,甚至因此被批評是場缺乏部落與民族性的「政治動員秀」(註1)。再看各層級的「公聽會」,不也往往落入「被稱作公聽會的單向說明會」之窠臼?

參與的定義要深思

當聯合國、各國政府,包括台灣政府,都一再強調原住民族的決策參與權,也一再聲明對此權利之落實時,所謂「參與」的定義究竟為何?直至今日,許多的決策參與,不論是中央或地方層級,形式上的邀請特定對象「坐在會場、簽到、領取資料」仍是常態,並把這樣的「列席」稱作「參與」,也許有發言機會,但真的可以有「討論」之實、「達成共識」之效嗎?這樣的參與符合了什麼樣的「參與」定義?各類會議狀況不一,參與程度和力度、效度也不一,當然不能以偏概全、一言以定之,然而,共同思考如何才能確切而有效地落實原住民族的決策參與權確有其重要性。另一方面,回到台灣原住民族本身,族人應自覺而自發地自主培力,培養有效參與的能力,理解會議目的並準備訴求、建言,爭取利用各種場域及管道發聲。被動地等待被給予機會,只會失去更多決定權。

參與過程裂與和

自2011年7月份起,筆者持續參與世界原住民族大會相關的原住民族自發準備進程,誠如來自世界不同地區的原住民族人對於該會議所達成的共識之一,即若要確保2014的大會不會流於空殼形式,世界原住民族須要先自主團結並組織,在內部達成共識,並明確地、系統性地採取共同行動,才有可能將對此大會的預期效益轉化成實質成果。

自2012年秋天以來,各區域和婦女、青年工作小組針對該會議所舉辦的準備會議(preparatory meeting)迄今皆已舉辦完成。筆者也參與了2012年11月於泰國曼谷舉行的亞洲區準備會議、2013年4月於芬蘭伊那禮(Inari)舉行的青年工作小組準備會議,以及2013年6月於挪威奧塔(Alta)舉辦的全球原住民族準備會議。

各準備會議中,皆產出一份反映區域需求或特殊群體需求的宣言(註2),6月的奧塔會議,則是把所有的區域性及婦女、青年宣言的內容,集結成一份全球原住民族共同宣言,以此作為依據,向各國政府及相關組織進行遊說,以求在2014年大會上將產出的宣言中,確實將經過全球原住民族代表討論而共識決通過的重要原則、訴求、建議、行動及政策方向納入其中。

摸頭會議?世界發聲?

這樣的進程對原住民族群有至關重要影響,然而也造成了原住民族群間的撕裂甚至分化,在各個工作小組中,或多或少出現了權勢和利益的鬥爭,少數人用盡手段,要成為全球協調小組(Global Coordinating Group,GCG)的成員,或是要將自己的派系人馬滲入不同工作小組中,製造不少紛亂,太平洋工作小組、北美工作小組因此產生較嚴重的分歧。

有些族人代表因此提出,這樣的大會根本就是國家政府的陰謀,用一個根本沒有原住民族的完全有效參與的象徵性、摸頭安撫的高層級會議,就讓原住民族群自己互相鬥得四分五裂,國家政府再趁機介入離間、坐享其成。這確實是需要思考的部分,究竟這樣的高層級會議,是國際原住民族權利的重大進展里程碑,還是有可能讓國家政府介入其中,而成為絆腳石?青年工作小組在這方面迄今雖有針對保留參與權而起的較激烈的討論,但尚未有內鬥的情形發生,亞洲、拉丁美洲較有影響力的幾位前輩,卻不斷嘗試要將勢力深入青年工作小組內部,影響青年工作小組GCG成員的選舉。

像是中國近年來聯合印度、俄羅斯、越南等國,在聯合國內部對原住民權利施壓,也是2014年世界大會的反對國,又因為中國的政治、經濟勢力影響亞洲國家政府對原住民族權利的態度,有些亞州國家的原住民代表便對台灣原住民族人不甚友善,甚至先直接用強硬態度,以國籍為由,反對身為台灣人的筆者擔任GCG青年成員,並質疑筆者在準備進程中的角色和代表性。所幸,青年工作小組以及亞洲工作小組中,一些成員皆表態認為,即便台灣在國際政治上的困境並面臨體制性、結構性的權利侵害,也不應將住在台灣的原住民族人排除在國際人權保護機制之外,否則便是原住民族自己將炮口對內的權利侵犯。

原住民族應自治互助

6月的奧塔會議的大會上,筆者積極爭取將台灣原住民族相關訴求納入奧塔討論結果文件中,提出不管所居住的國家的國際政治狀況為何,或是否承認原住民族之特殊地位和身分,任何原住民族都不應該被排除在國際人權保護機制之外。這樣的訴求也得到青年工作小組、亞洲工作小組以及非洲工作小組的支持,以不同陳述方式但原則不變地納入「奧塔結果文件」中:

主題二:落實原住民族權利的聯合國系統行動

3.建議各國在相關原住民族群的要求下,提供法律上的承認,肯認其原住民族身份,符合原住民族權利宣言的規定,確認原住民族的固有權利。

10.根據對所有民族的自決權利的普遍應用,建議聯合國根據國際法所保障的我們原來存在的、固有的主權和自決的權利,承認原住民族和國家。我們呼籲,原住民族在最低限度應透過我們自己的政府和議會,直接參與聯合國系統,擁有永久觀察員地位。我們自己的政府應特別包括我們的傳統議會和當權單位。

發聲 不可缺席

和世界原住民族大會相關的進程和後續探討將會是接下來2到3年國際原住民族事務的重頭戲,雖然對於該會議的實質效益和影響力是有些疑慮,但原住民族人若不參與其中,便是消極放任由國家政府來主導該會議的籌備和進行,更不可能藉由該會議確實推進原住民族的權利。

此外,該會議的結果文件,會是聯合國大會的決議性文件,也就是具有準國際習慣法之重要性,一旦缺席,就自己宣告放棄可能產生影響的機會,因此,大部分的世界原住民族仍積極參與準備進程。

雖然國籍依然是挑戰,台灣原住民族更是不能缺席,因此筆者將會積極擔任經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專家機制認可的全球原住民青年工作小組的主席,作為參與、追蹤準備進程和相關發展的有利立基點。

以原住民青年的角度出發,確保原住民青年的參與和影響力外,也努力於台灣原住民族得以實質而有效地參與各項準備過程,甚至是大會本身,培力更多台灣原住民族人,使得受國際政治現實限縮的台灣原住民族得以實質且有效的參與。

(全文完,作者為卑南族,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團員/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原住民族研究發展中心助理)

註1:施聖文,2011,部落新聞眼:沒有部落與民族性的頭目會議,載於台灣立報網站: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2776

註2:各區域及婦女、青年準備會議所產出的各個宣言,以及更多詳盡資訊,皆可在GCG所建立的世界原住民族大會網站上取得:http://www.wcip2014.org/

奧塔結果文件全文:http://www.wcip2014.org/wp-content/uploads/2013/06/Adopted-Alta-outcome-document-with-logo-ENG.pdf

作者在奧塔會議時,代表全球原住民青年工作小組發表對奧塔結果文件的修改建議。(圖文/全球原住民青年工作小組提供)

會場一景。(圖文/全球原住民青年工作小組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