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地震 妙禪 空汙

從「賭爛」談起

立報/本報訊 2013.07.25 00:00
■曾泰元

國民黨舉行黨主席選舉前,馬英九連任黨魁之勢早已底定,不料半路竟殺出個程咬金。有分析指出,這位攪局的「程咬金」可能會吸收對馬英九不滿的「賭爛票」,讓馬贏得難看。

每逢選舉,總有人想利用選民的不滿情緒,撈一手「賭爛票」。選舉我沒研究,不過看到「賭爛」二字,總讓知道「賭爛」來龍去脈的我頭皮發麻。

「賭爛」來自台語,指的是一個人對某人或某事極度不滿,滿腔怨憤。「賭」應為台語「戳」的近音假借,「爛」則是台語裡男性生殖器(爛鳥)的簡稱轉寫,所以「賭爛」的本意大約是「男人氣憤到想拿尖銳的器物來戳自己的下體」。這對許多人而言,是個十分粗鄙的說法。

▲國民黨主席選舉2013年7月20日結果出爐,總統馬英九連任成功,隨即在國民黨中央黨部舉行當選記者會。警方在黨部周圍加強警戒,以防止抗議群眾闖入。(圖文/中央社)

粗鄙之語本不登大雅之堂,然而隨著語言在地化的抬頭,曾幾何時,這村夫俗子掛在嘴邊的草根詞語竟也逐漸成了時髦的象徵。選舉時投的「賭爛票」,指的是選民若對某黨或某人不滿,票就轉投他黨、他人或改投廢票以示抗議之舉。這個令人難以啟齒之詞,也因媒體頻繁的使用而廣為流傳,似有登堂入室成為標準語之態。

類似的例子還真不少,粗俗的話語俯拾皆是。不管帥哥美女,出口「屁啦」閉口「好屌」,左一句「三小」右一句「剉賽」,滿嘴的「靠北」和「靠腰」,看得許多人飽受虛驚,也只能無奈地搖頭嘆息。

性行為、生殖器、排泄物的詞語一直都是世界上各種語言裡的禁忌,也是許多髒話與粗俗字眼的來源。不過年輕的一代卻正在打破這個禁忌,把粗俗當時髦,把講髒話當成是彼此認同的通關密語。

隨著語言在地化的抬頭,台式國語也蔚為風潮。這個「台式國語」有別於發音、語法被認為不夠標準的「台灣國語」,是把事物概念用在地慣用的方式來表達,是一種有台灣特色的國語。

有人認為這其中的某些發展,特別是上述詞彙的流行,代表的是語言的粗俗化與墮落。

古今中外,這種語言中「保守/開放」的拉扯比比皆是,語言使用者打破成規並不足為奇。語言學界一般認為,這是語言活力的展現,語言就在這些拉扯中不斷前進,在破與立之間取得一個平衡。不管喜歡不喜歡,新的成分總會進來,錯誤不雅的總會出現。一開始許多人會因這些成分的「入侵」而反彈,日積月累之後,大家也就能逐漸接受。這是語言的常態,我們理應以平常心加以看待。

事實上,我們現在認為是對的,不乏積過去之非以成今日之是者;現在覺得是好的,很多也曾經有過粗俗、不入流的過去。而且語言內有自動調節的機制,創新得不到共鳴,就會逐漸為人所淡忘遺棄。看不慣的人皺皺眉頭、自己不用便是,無須杞人憂天,哀人心之不古,更無須以語言興亡為己任。試想,如果人心真的不古,那麼這千百年來,我們不是早就墮落到地獄的底層了嗎?如果語言即將滅亡,那我們正在讀的,又是什麼呢?

(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