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大阪 捐精 分屍

謝開創模式 蘇再陷困境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3.07.04 00:00
蘇貞昌早年在擔任民進黨秘書長時,曾經當面向我說過:選舉最重要的是兩件事,一是選票,二是銀票(台語)。時隔多年,當時的蘇秘書長,到現在依舊沒有任何改變。

現在的蘇貞昌主席,儘管主觀上無意對兩岸議題有過多著墨,但是,當他眼見謝長廷接連登陸訪問、赴港辦論壇,確實是既懊惱又著急。

因為,蘇貞昌一方面不樂見明年可能與他在黨主席之爭交手的謝長廷,奪走中央黨部在兩岸議題上的話語權;二方面,長期居住在大陸的兩百萬台商,有不少人是選票、銀票兼備。所以,所謂的「華山會議」,就是在蘇貞昌在害怕失去選票、憂慮痛失銀票的複雜心態下應運而生。

所以,儘管有人批判謝長廷「背叛民進黨」,有人調侃他一事無成,純粹是自我感覺良好,但從蘇貞昌的反應來看,假如謝長廷此行是空手而歸,又何必如此大驚小怪?所以,必須這麼說,謝長廷的這一小步,已經替民進黨帶來結構性改變的可能,骨牌效應是一觸即發。

至於謝長廷之所以能扮演那位推倒第一張骨牌的人,關鍵因素大致如下:

第一,這次的研討會,是首次有民進黨籍公職、學者,大規模的在中國大陸土地上,與中國大陸官方學者、官員,合辦政治含量極高的學術交流活動,開啟雙邊交流的第一扇窗。

第二,「兩岸的創新與發展」研討會,紅、綠學者、官員、公職人員,各自堅持立場,面對面直接表達主張,儘管交集不多,但這已經是具體實踐「面對差異」的第一步。

尤其,儘管這場對話名為「研討會」,但就實際狀況來說,這已經是某種程度的「辯論」。包括對中華民國國號、中華民國憲法等主權問題,亦或是ECFA或近期簽署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雙方都在現場進行實質交鋒。這種務實、而非務虛的對話模式,若能持之以恆,勢必能讓雙方化解歧見,不排除能藉此逐步達成共識。

第三,謝長廷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首度在深圳會面,雖然外界無法精確掌握雙方對談內容。但是,從新華社立即在當天晚間發布訊息,並公布雙方握手合照的動作來看,應當可解讀為北京當局對於和謝長廷合辦香港論壇一事,有一定程度的重視及肯定。

尤其,中央電視台在七月一日「海峽兩岸」的新聞節目中,又以大篇幅報導謝、張會面的消息,這又進一步透露出,謝長廷這趟民共交流新模式,中國大陸方面不僅是可以「忍受」,甚至是已經同意「兩邊未來可以繼續這麼做」。

儘管現階段這套民共交流模式,仍必須由與中方具有互信基礎的維新基金會出面進行,但這確實也替民進黨各派系帶來啟發。未來,綠營相關智庫,包括新境界基金會、小英教育基金會、台灣新社會智庫、新台灣國策智庫等,都可考慮採取相同途徑,擴大民進黨與中國大陸的交流。尤其,有志參選2016總統的蔡英文,更是不可迴避思考這種可能性。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謝長廷開創民進黨先例,首度在中國大陸與台商協會舉辦座談會。

這項行程雖然沒有受到太多媒體關注,但是,民進黨因長期主張台獨,使得大部分的台商為了避免惹麻煩,對民進黨的公職人員大多是敬而遠之;某些獨派的公職人員,更是被台商視為拒絕往來戶,就怕引發不必要的爭議。

但此次謝長廷與深圳台商協會座談時,「ㄇ」字型的座位安排,中間所坐的就是國台辦官員,謝長廷一行人及台商則分坐兩邊。這個畫面,清楚傳達出國台辦願意替謝長廷背書的訊息,這當然有助於台商放下心中的大石頭,毫不避諱地與綠營人士進行對話。

換言之,未來兩百萬名大陸台商,除了國民黨之外,又將多了另一個尋求服務的新管道,這當然也有助於民進黨及謝長廷爭取台商選票。

民共關係在謝長廷的策動下,已經出現谷底翻身的跡象。接下來,民進黨中央要如何應對,中方必然是高度關注。

只是,蘇貞昌主導的「華山會議」,真能延續民共交流的正向氣氛嗎?雖然不該急著下結論,但如果從兩件小細節來看,結果恐怕並不樂觀。

首先,所謂的「華山會議」,並非蘇貞昌「主動認為有必要」才舉辦,而是民進黨中生代立委在今年五月時集結,公開呼籲黨中央應召開「中國政策大辯論」;接著,媒體又報導謝長廷準備在六月時前往香港舉辦論壇,終讓蘇貞昌在雙重壓力下,臨時指示幕僚規畫辦理一種趨近於辯論,但又不能叫辯論的會議,否則一旦擦槍走火,恐讓他無端得罪獨派,明年主席連任大位也將不保。

因此,幕僚想破頭後,才終於擠出以「華山論劍」為概念的會議,一來可避開「辯論」的火藥味,回應黨內期盼,二則又可搶回兩岸議題主導權,不讓謝長廷專美於前,算得上是一石二鳥。

窘的是,自從民進黨中國事務部開始對外界推銷「華山會議」後,黨內獨派隨即出現不滿聲浪,認為「華山」這兩個字是大陸的山脈,質疑蘇貞昌怎能打著中國名號談黨內之事?這確實讓向獨派靠攏的蘇貞昌感受到明顯壓力,所以,近期中央黨部開始不再稱呼這場會議為「華山會議」,而是改稱呼「中國事務委員會對中政策擴大會議」。

簡單說,「華山會議」是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被生出來;而且,事後連名字都被獨派架著脖子走。這樣的會議,還能給人多大的期望呢?

更甚者,謝長廷之所以願意出席首場會議(七月四日舉辦,謝聽完蘇貞昌致詞就會離場),主要原因,不過是為了避免讓自己留下「不團結」的話柄,所以才意思意思的到場簽到、致意,也算是給了蘇貞昌面子。

問題是,被視為可能代表民進黨參選下屆總統的蔡英文,雖然是因為出訪以色列無法到場,但早在一個月前,蔡辦就明確表示「該我們主持的其中一場華山會議,我們會到」,這等於是暗示,除了黨中央硬塞的功課之外,蔡英文並不認為有參加華山會議的必要性。

一位將左右民進黨能否重返執政的領袖,都是如此看待「華山會議」了,未來除非蘇貞昌出現不同想法,否則,九場會議辦下來,必然會是雷聲大、雨點小,空有刀光劍影,卻無實質結果的空殼會議。

但無論如何,謝長廷既然已經替民共開啟新型態的交流模式,且華山會議在眾人的期待下,也勢必會出現大量的火花。所以,蘇貞昌應當把握扭轉民進黨命運的契機,別再把目光只擺在選票與銀票;否則,歷史絕對會記住誰是「卡住」整局骨牌秀的人,無論這個人未來要參選主席連任、角逐總統,都將事與願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