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財源滾滾 開工 走春

原地保留攏係假 大埔居民好怨

立報/本報訊 2013.07.02 00:00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苗栗縣政府3年前以怪手搗毀大埔農田,引發反徵收運動;3年後爭議未決,竹南大埔自救會、捍衛農鄉聯盟、台灣農村陣線及全國數十個反圈地、反迫遷團體共5百餘人,2日頂著烈陽,在行政院前抗議政府將違法拆遷苗栗縣大埔住戶。

苗栗縣政府發出公文,要求大埔居民彭秀春、朱樹、柯成福、黃福記等四戶限期7月5日前搬遷,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提到,事情非常緊急,苗栗縣政府發公文要大家自行拆遷,將7月6日以後的附近路權,借了2週,同時有電力及水公司勘查斷水斷電的線路。

大埔自救會葉秀桃說,政府說原屋原地保留,可是1050個日子過去了,它還要拆大埔的房子,大埔人被逼得躁鬱、憂鬱、焦慮,半夜一接到電話,都驚慌到不能睡覺,甚至朱家72歲阿嬤,為了不甘土地遭到不公不義的掠奪而自殺身亡,政府不應再凌虐農民了。

▲苗栗大埔朱阿嬤兒子朱炳坤不畏豔陽,不忘阿嬤的遺志,繼續為土地守護。(圖/楊子磊 文/李宜霖)

行政院99年8月23日發函大埔自救會成員公文寫明:「其所有之建物及基地同意原位置保留」,99年12月28日內政部都委會746次會議,也已依此裁決做出正式決議,但苗栗縣政府以縣都委會第228次會議推翻中央決議。

不理法院 縣府先拆再說

詹順貴律師表示,最高行政法院在101年11月15日的判決書顯示,當時內政部核准大埔區段徵收時,根本沒有詳細審查苗栗縣政府當時是不是有跟被徵收住戶,做實質協議,也沒實質審查徵收有無公益性、必要性,有無符合比例原則,就通過核定。

面臨拆遷大埔四戶之一的張森文沈痛表示,別人都很高興來到台北,他們卻是很痛苦地來,台北雖然是個很漂亮的地方,但是他們來都是抗爭、抗議。住了30幾年,政府為何要欺負他們,房子拆了再拆,只剩下6坪大。99年8月,最高首長吳前院長答應原地原屋保留,劃地還農,結果今年6月11日就收到縣府的公文,叫他們7月5日要自行拆遷,否則強制拆除。他質疑,有權狀的合法房子被扣上帽子說違建、違法,最高行政法院仍訴願中,政府連法院的白紙黑字都不屑,政府的作為簡直跟強盜沒兩樣。他的妻子彭秀春泣訴:「把我的房子還回來,我要我的家!」

詹順貴律師認為,大埔案的法律訴訟仍在進行,苗栗縣府趕在7月5日拆,就是意識到判決被撤銷的機率非常高,先把房屋拆了,造成既定事實,最高行政法院即便判決撤銷徵收,縣府只會兩手一攤,房子已經拆了,能奈我何,苗栗縣府是豺狼心態。

行政院發言人鄭麗文表示,吳前院長先前於任內承諾保留大埔地區原建物,是此原建物必須符合交通、公共安全、公平性及都市計畫合理性等原則。大埔四戶不符合以上4點原則,苗栗縣政府才會行文要求拆遷。

大埔自救會嚴正回應,行政院3年前白紙黑字的公文,明文寫著大埔自救會成員「其所有之建物及基地同意原位置保留」根本沒提及任何前提要件,況且行政院在協商前,早就知道大埔居民各戶的狀況,決議是在行政院有充分資訊下做成,行政院回應根本是公然說謊,意圖混淆視聽。苗栗縣政府宣稱會影響交通安全的彭秀春、朱樹等戶,前者位在道路轉彎截角,根本沒佔用馬路;後者則位在超大角度鈍角,完全不影響行車視線。內政部都委會第746次會議本將彭秀春之房屋畫為特殊截角,就是其不影響交通安全最好的證明。

縣府研議 如請鬼拿藥單

行政院表示,會將民眾陳情轉請主管機關苗栗縣政府研議處理,自救會回應,苗栗縣政府就是準備拆屋的惡霸,把訴求轉請苗栗縣政府研議,根本就是「請鬼拿藥單」。政大地政系徐世榮教授表示,官員一派胡言,行政院要把責任推給苗栗縣政府是不對的,因為中央政府掌握都市計畫核定權,有土地徵收的核定權,中央政府必須承擔責任,而不是推給苗栗縣。他質疑,大埔區段徵收案總面積156公頃,只有28公頃用做產業區,其餘大多是住宅區,根本就是給建商炒地皮。

大埔住戶張森文怒吼,他們是最直接的受災戶,行政院回應都是假的,他們不承認先前決議,政府反悔,把他們推翻掉,一定要抗爭到底,如果他們被弄掉,以後台灣沒有救,徵收狀況會非常悽慘。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提醒,大埔人面對的所有問題,絕對會是台灣社會未來無可迴避的問題,這是一齣戲,劇本固定,在全台各地不斷上演,愈演愈悲哀,你我都是劇中人,沒有人能迴避。

大埔自救會與聲援團體、人民持續在行政院搭棚抗議,要求政府立即停止浮濫圈地,全面檢討不合理的徵收制度與個案。

▲苗栗灣寶農民洪箱聲援大埔,反對怪手毀壞家園。(圖/楊子磊 文/李宜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