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自製電擊器 實習醫生自殺

中時電子報/【林郁平、邱俐穎/台北報導】 2013.06.21 00:00
  國防醫學院大六實習醫生許景皓,20日上午被發現採極為罕見的方式,用電線接連鋁箔紙,以自製電擊器的方式貼在胸口,通電自殺身亡。接到噩耗的許父,老淚縱橫的說,兒子曾抱怨生活得很痛苦,沒想到一語成讖,竟會想不開輕生。   國防醫學院政戰主任劉建華表示,經查閱許姓同學筆記本、電腦,皆未留下隻字片語及輕生的相關訊息,目前已組成專案及關懷小組擴大了解原因。 國防醫學院大六生 沒留遺書   今年暑假即將升大七的許景皓,廿四歲,日前與同學開始分批在三軍總醫院實習,並按照學校規定住在學校的醫護宿舍內,三人一室。   警方調查,許景皓的兩名室友前晚值晚班,因此房間內只有許一人獨處。昨天上午九點卅分,教授發現許景皓沒有參加實習會議,於是請室友回宿舍叫他,卻發現許已陳屍在房內。   室友表示,回房間後他看到許景皓衣著完整躺在床上,原本以為許還在睡覺,便拍拍許的身體想把他叫醒,不料一碰才驚覺他的身體冰冷,嘴角還有白沫,再仔細檢查,發現已無呼吸心跳。 電線接錫箔貼胸 皮焦黑潰爛   室友當下緊急替許進行CPR急救,不料,雙手在壓許的胸部時,突然感到一陣電流,手整個麻掉。室友趕緊拉開許的衣服,才發現許的胸口左右各貼了一片連接電線的鋁箔紙,電線仍在通電中,長期的電擊讓鋁箔紙下的皮膚已焦黑、潰爛。許男經校方送醫急救,仍宣告不治。   檢警調查,宿舍內沒有打鬥或外力介入的痕跡,已排除他殺的可能,但因許沒有留下遺書,是利用自己的醫學專業,用罕見的電擊方式導致心臟休克自殺,背後原因仍要再調查。 老父悲痛 同學說他個性內向   許住在北市東湖地區,父親是退休公務人員。許父昨天接到消息趕到醫院見愛子最後一面時,難忍悲痛的說,先前雖曾聽兒子抱怨生活過得很痛苦,但實在想不透他為何要自殺;好不容易栽培到醫學院快畢業,如今卻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許的同學表示,許沒有交女朋友,平日喜歡看動漫、上網,也沒聽說他有金錢糾紛或壓力。室友則指出,許的課業成績平平,最近因為學長認為他的實習表現不太理想,讓許顯得悶悶不樂。但許自己沒做好的工作,也不見他心急或想要趕著完成,仍是慢慢的做,屬於個性內向、慢性的人,懷疑他可能是因課業壓力過大,才會一時想不開。   警方指出,用電擊自殺在國內十分罕見,六年前曾有一名交大張姓男研究生,就疑似模仿「完全自殺手冊」,以相同方式在宿舍輕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