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星期專訪》林裕順:公款公用除罪 教授民代應一體適用

自由時報/ 2013.06.10 00:00
記者林慶川/專訪

立法院日前以「密室協商」及「夜襲」方式通過會計法增修案,引發國人不滿,總統馬英九在修法七天後,終於出面向國人道歉,並指將要求行政院提出覆議。警察大學刑事警察學系教授、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委員林裕順認為,不管是學者還是民代,均應一體適用「公款公用」除罪化原則,這也是這類案件除罪化的「底限」。

林裕順表示,修法過程應該透明、公開,且須經過充份及理性的討論,他也呼籲朝野不能把法律當成工具,尤其不能當成「御用工具」,如此,人民才會信賴法律的公平性。

記者問:會計法第九十九條之一修法的背景?

林裕順答:應該是為了馬英九特別費案,才開始有了修正的構想,首長特別費當初被分成兩部分,一是要「領據核銷」,另一是要「發票核銷」,其中「領據核銷」部分,依早期行政慣例,首長都當成是實質津貼,實務上,政府不會要求實報實銷,也沒有多退少補的問題,不會去管究竟如何使用,但是依照行政院相關函文及規定,用途應是要限於「公務上」的招待或餽贈。

事實審(指地院及高院)當初認定領據核銷部分應屬首長實質津貼,但最高法院最後卻認為,此不屬實質津貼,因此,必須實質檢查支用狀況,若因公支出就未涉不法,此意即「公款公用」應該是一個「底限」。

這次立法院修訂的會計法第九十九條之一第三項有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所有非關研究執行之財物,而報支政府機關補助之研究計畫費者,不適用前項規定。」由此看來,此次修法為教授除罪化的標準也是「公款公用」。

此次修法,形式上是要解決教授研究計畫費的核銷問題,如果是「公款私用」的話,還是不能除罪化,但行政機關支用的特別費,及民意機關支用的研究費、業務費等部分,卻不適用第三項規定,就是因為沒有一體適用,才會遭質疑為特定人士護航,這次的修法,可以說是「標準很不一致」。

問:民意代表不問情節一律免責,教授要公款公用才能除罪,合理嗎?

答:民代若是將錢拿去喝花酒的也能免責,人民當然不會信服,其實,不僅是教授要「公款公用」,民代應該也要符合這一個標準,才能除罪化,因為,「都是在同一時間立法的,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區分呢?」此修法過程中,可看出民代與教授除罪化的立法設計門檻就不一樣了,根本不平等。

問:一定要修會計法,才能為誤蹈法網的教授解套嗎?

答:貪污治罪條例是刑法的特別法,因為罪很重,一旦觸犯,追訴過程的彈性就降低很多,以中正大學教授林昭任被控貪污案為例(最高法院今年四月十二日宣判,認為他不具授權公務員身分,發回更審),最高法院也已解套,就沒有貪污治罪條例的問題,可回到普通刑法追訴,若類似案子,檢方認定不屬於授權公務員,可以透過職權不起訴,或緩起訴來處理,這樣已經足以給這些研究人員一些警惕。

例如,前幾年轟動一時的公務員刷國旅卡換現金案為例,那時候因為牽連甚廣,檢方最後採自首繳回,就給予緩起訴,甚至透過職權不起訴來結案,我認為,如果單純要為教授解套的話,不一定要修法才能解決,也可以授權檢察官在追訴犯罪時,隨著時代的演進,有一個裁量空間。

問:為何認為此次立委以消除「歷史共業」為由來修法,將成為歷史「造業」?

答:修「教」字其實不是最大的重點,修法的重點應該是,要說服人民這個修法是有正當性的,馬英九因為特別費案被起訴,經歷過這一段訴訟過程後,應該最知道修法的關鍵在哪裡。

密室協商修法是很嚴重的問題,我們定期舉行立委選舉的目的,就是要立委可以反映當時的主流民意,立法過程一定要透明跟公開,「有陽光的地方,就不容易腐爛」,但台灣因為政黨惡鬥,及立法本身程序有問題,立法慣例就是先採用協商的方式進行,這次修法方式,在立法史上留下很大的污點。

問:修會計法,即可為貪污罪解套,是否不當?

答:法院一般都是用貪污治罪條例或是刑法來追訴瀆職犯行,從來沒有用過會計法,很多法律人也認為,以此次的情況,修法也是要修貪污治罪條例,怎麼會是修會計法?「這真的是很弔詭的情形」。

會計法的立法目的及條文內容,是規定會計人員如何報帳、支用及核銷,第九十九條則是規定,各機關主辦會計人員,遇到不合法的會計程序或會計文書,要如何處理,但會計法第九十九條之一的條文看起來真的很「無厘頭」,因為,一般增修條文「之一」,一定跟前條有一些連帶關係,或是要補充前條文的不足,但這兩條並不相干,所以一般人看不懂,這跟會計法有什麼關係?但會計法畢竟還是法律,背後應該有高人指點可透過此種修法來解套。

問:外界質疑,藍綠聯手修法,是「假為教授除罪化之名,行援救顏清標之實」,你的看法?

答:修了會計法後,大家曾討論,顏清標放出來後還有沒有參選資格,我在日本留學過,在日本,不只是貪污罪,政治人物只要是牽涉到一般訴訟案件,他的政治生涯即宣告結束,當年,前日本民主黨幹事長小澤一郎的秘書幫他報政治獻金時,涉及虛偽記載被調查,還沒有牽涉到小澤一郎,小澤就下台了。

西元二○○九年,小澤一郎曾幫助民主黨,把執政五十多年的自民黨打敗,完成政黨輪替,小澤一郎最有可能當首相,但因此政治獻金案醜聞,和首相一職擦身而過。

二○○○年美國總統大選,小布希跟高爾對決,發生選舉糾紛,因為聯邦最高法院表決後,票數是五比四,就差這麼一票,小布希勝選,之後,整個國家馬上恢復到正常運作,我要強調的是,民眾對司法的信任度高低與否,是很重要的。

另外,林益世案跟阿扁案的不同標準,也引來爭議,歷來此類案件都是採「法定職權說」,但到了阿扁時,改採「實質影響力說」,感覺司法穩定性及安定不夠,無法維護法律基本的尊嚴及權威,立法是要補法律的漏洞,當人民對法律沒有信任感的話,我們空有民主的自由,沒有真正的法治,那是很大的悲哀。

問:馬英九已表明此修法窒礙難行,將提覆議,你認為要怎麼修法,才能符合人民的期待?

答:我們不能把法律當成工具,尤其不能當成是「御用工具」,我一直堅持一個修法原則,就是「公款公用」才能除罪化,提覆議的話,我建議,只要修正第九十九條之一的第三項,即規定「公款公用」原則,不僅適用教授,也應適用於民意代表。

不過,現在傳出,執政黨有意到九月再修法,這是不恰當的,行政機關不能因為一些雜音,就暫不處理,還是要盡快弭平此爭議。

問:你認為立法院接著要如何修法,才能讓民眾信服?

答:立委有各方利益的考量,對於此類案件,要「政治解決」也沒關係,但立委要對所持的立場提出辯護及負責,在此會計法增修過程中,我們沒有看到立法理由,到底為什麼這樣設計,為什麼教授的研究經費必須要「公款公用」才能除罪化,但民代卻不用,除罪化的日期是怎麼訂出來的,總要給個說明,修法如果大家經過公開及理性充分討論,大家才能信服。

我還滿佩服台聯黨立院黨團總召林世嘉,他第一時間認為做錯事,就道歉下台負責,可說敢做敢當,不過,這個修法,到底是國民黨的責任?民進黨的責任?是行政部門主動?還是立法部門主動?至今朝野還是說不清楚,這就是密室協商的惡果,對法律尊嚴最大的戕害。

問:此事件後,應如何挽回民眾對法律的信任感?

答:我們現在把法律弄成太複雜,把法律搞到專家才能弄懂,這種觀念是很落伍的,我認為,台灣現在都是「由上而下」來考慮法律及審判制度,民眾普遍認為,台灣的司法審判,都是「專家集團」所做的評價判斷,法律制度的建置及審判的公平正義的判斷,應該是「由下而上」,讓人民看得懂,讓人民參與,才能減少法律規範與庶民價值的落差。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