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立報犇報聯播: 荷清苑書簡--關於打坐禪定

文/吳國禎(北京清華大學物理系台籍教授)台灣友人給我發來一篇德國醫學界的報導,說是他們發現了「沉思」(meditation)可以起到身體的調節,從而治療好如感冒等的病症。其實,這樣的情況,在我們東方的社會並不是新聞,而是很多人都有過的經驗。例如說你因工作忙,晚睡了幾天,抵抗力弱了,招了寒氣,喉嚨感到不舒服。這時,睡前、睡後在床上多待久些,打打坐,沉思一番,經常會有很好的恢復效果。箇中原因,應不難理解,就是對腦的功能調節了,會促進身體的自我調理和治療的效果。當然,每個人的情況不會完全一樣,所有的感受和效果,也不能有個統一的效果標準。這篇文章還提及,對腦的功能的研究,以瞭解治病的方面。值得注意的是,他們的著手點,都是從西醫的手段的,而不像我們更多的是憑藉經驗。這讓我聯想起我們熟悉的打坐的功能。我一直以為(相信)打坐(別方面類似的氣功,禪定亦然)的作用,在於能調節腦的功能,以致起到對身體機能(包括肉體和意識)的改進作用。我常寫書法,1、2個小時寫下來,心境非常專致,平和,感覺就一如打坐一般。20多年前,我也有過和「特異功能」者接觸的經驗(當時,北京中關村、科學院一帶流行練氣功)。我深感如此。關鍵點在於能調節腦的功能,而不是別的神秘、不可知的作用。只是我們不少的人對它的認識,更多的是往抽象的非物質的效果方面去理解(如修煉、意境等)。這就造成對它研究理解的停滯不前。這和我們的教育從中學就文理分家有關。這造成很多「文科」的人缺少現代科學的觀念。當然,這也和學習「自然科學」的人其實未必真正瞭解何謂「科學精神」,而直斥之為迷信有關。這話可能說重了。我很難接受,一個人沒有了腦的活動(死亡),還有什麼「身外之物」。我們對這些的瞭解也只能從「唯物的角度」來切入──關鍵點在於腦的功能,在於對腦的瞭解。北京西北郊的大覺寺是很有名的。大殿前有「動靜等觀」四個大字。有人就謂:我們老祖宗已知道「相對論」了,因為相對論就說了沒有絕對的靜和動,它們只能是相對的。這不對吧!我看到不少人篤信佛法,但似乎急於聯繫到物理等自然科學,以證之於佛法。往往這些論證,因缺少對自然科學之基本瞭解,而錯誤百出。網上經常可見的,以自然科學論證佛學,就是例子。所謂「真理」均有其範圍,一旦逾越了,就是謬論!此類之文,徒無益也,甚或徒害於佛教/佛法。簡言之,不宜以錯誤之理,來支援任何心中所崇敬的任何事物和事情。如此,則是極愛之,而徒反害之矣。不言吾人所不知之事,乃謂之有智慧,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是很重要的。但是我給學生上物理課,我則強調對物理的理解,要重視「悟性」的培養,「直指人心」的感悟。而不是在公式上打彎。========================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兩岸犇報部落格:http://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FACEBOOK犇報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