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遊台東/有畫家與飛魚的晚餐 再訪比西里岸部落

NOWnews/ 2013.04.10 00:00
記者田欣雲/台東報導

這次來比西里岸(PiSiLiAng,阿美族稱三仙台),雨比上回小了些,走進活動中心,沒有Paw-Paw鼓樂隊相迎,等著我的,是社區新研發的飛魚風味餐,那先醃後烤、花費數小時的料理工夫不提,光是衝著送上餐桌後、縈繞鼻頭舌尖的炭香味,就足以讓人靜下心來,與這又多又細、冷不防還扎你一下的小刺分個高低,細心品味。

既然吃魚急不得,乾脆慢慢享用,邊吃邊聊。席間,畫家談起了教畫歷程,並說自己現在不授兒童班了,「教小孩子畫畫,等於買小送大」,這是從何說起?

「你看過安親班外頭掛的畫嗎?為什麼每幅都這麼像?畫『我的家』,房子是平房,前面有小河,後面有山坡,旁邊長棵樹,一定有雲朵般的樹冠,天上太陽一條線一條線放光芒。畫好帶回家,家長說:『畫得好棒!』以為獨一無二,帶到班上放在一起,都是一個樣」,想想,好像真是這樣。

「因為學費是家長付的,畫是畫給家長看的」,所以畫畫不能天馬行空,不是玩樂,要畫出個所以然,老師得向孩子父母交代,不然,繳學費換來塗鴉之作,豈不白花錢?可是在畫家眼中,技巧是可以學的,但想創作的意念卻更為重要,抹殺了創意,還談什麼畫畫?

「請小朋友畫『我的母親』,因為是最親近的人,每個都很有想法,畫得不同,太好了!但媽媽看到卻生氣了,怎麼鼻歪嘴斜?這麼難看!我請她坐下,給她支畫筆,『您也有母親吧!畫張我的母親如何?』她呆坐半天,不知從何下筆。」畫家陳述著,我思考著。

突然,背後的舞台上響起一陣鼓聲,打斷話頭,擊鼓的男孩,是比西里岸Paw-Paw鼓隊中唯一的漢人,「別打了!每次都這麼愛現,沒看見客人在聊天嗎?」正張羅著飛魚餐的男孩媽媽趕緊斥喝,卻被我們攔了下來,好說歹說,男孩才重新拿起浮球做成的Paw-Paw鼓,演奏他閉眼也能擊出的輕快節奏。

我們上台,我們拿鼓,我們向孩子求教,請他教我們打鼓,一拍一拍,摸索著指掌與鼓皮的抑揚頓挫,彈指間,我學會了怎麼發聲,雖掌握不好節拍,但Paw-Paw鼓帶給他的樂趣,我也慢慢懂了。

將定置漁網的廢棄浮筒,變身成一個個Paw-Paw鼓,是阿美藝術家范志明的巧思,現成為比西里岸阿美部落的特色表演。500元(觀眾每人)的欣賞費,有人向鼓團反映太貴,但當知道這筆錢將分作就學基金、家庭收入與孩子零用金等三份使用後,大多都能理解,也願意讓孩子們快樂地表演下去。

對繪畫的想法,對音樂的天份,那些原本人人都有、俯拾即是的樂趣,早已忘了消蝕在哪段成長歲月。但願這樂趣,能伴著他們一塊長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