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左右看:何物導演?

立報/本報訊 2013.03.25 00:00
左看:遵奉星星反天體把玩笑開大了

戲劇,無論是舞台劇或電影,在戰後台灣始終是一個弱項;無論是純藝術性或商業導向,一直到今天,我們拿不出可供世人贊嘆的作品。

所以,近年來頻見有人出示導演的身分參與到專業之外、廣告之外的社會抗爭,堪稱是導演暴起了,這或許與「海角七號」開啟國產片起死回生的新希望有關。但暴起的導演更多是受惠於社會大眾的期待,而不是憑藉自身的實績與實力,畢竟台灣人喜看台灣故事,尋常之至,不看才離奇,台灣的導演方正是雪恥之始,絕不應恃寵而驕,自視高人一等。

事實上,導演愈來愈脫離個體戶、藝術家的位格,他非他,不過是電影工業的一個現場工頭,更正確說,他是在出資人(製片)的卵育下,並誓以更大回報的資本代理人,所謂創意、特效與其說是來自個人才華,不如說是砸錢羅致,像李安,悠遊於中西古今乃至虛擬的文化場景,無關他自身,無關其工作團隊,關鍵是大投資,投資之大,已是華爾街的天量投入,一旦失利,即成5年前的金融海嘯,明白這一層,才會袪除對導演的浪漫想像。

抑有甚者,好萊塢帶動的明星制、導演制,都是促銷的手法,突顯個人、張揚個性乃訴諸,並強化資本主義原子化人的意識形態,時下,遵奉星星反天體,未免玩笑開大了。趙萬來/大學教授

右看:共造一個弱智三立方的新台灣

愚癡台灣的癥候之一是,把戲劇當真實,戲子成偶像,從而導戲的王祿仙儼似當代的通人、大德,瞎掰劇情之外,還要在光天化日下指導芸芸眾生反核啦、拒旺中啦、買特定商品啦……等等,何止撈過界,簡直是出入陰陽兩界,暗室、明處一樣騙人團團轉。

並且,戲劇騙人很低檔、很弱智,遠不如金光黨,先不說戲裡人物必有份量明顯級差化的主角、配角,迴異庶民的日常境遇,劇情還會定時出現跌宕有致的高、低潮,引人入勝,卻非平頭百姓的生活經驗;當然,這一切都可視為對平直、單調人生的潤飾與昇華,收到娛人效果,同時也愚人的是,這種戲劇張力必以有限的角色、封閉的劇情為前提,也就是運用極簡的變數,組合成極複雜的情節,現實則大大不然,我們每天接觸到人來人往,意圖都不明,分不清誰是決定性或輔佐性,也難保生出什麼結果來,不過是緣起緣滅的遭遇。

偏偏有人尾隨人家做戲之後,細細品評戲裡的社會人生,成為影評人一族,勿寧是弱智的弱智,這種宅男女的說戲如同聚蚊成雷,寖假取代社會觀察、社會科學,也托高了導演成為準神明,果然,導演們終於從水銀燈走到太陽下,要在現實世界創作新天地,眾生再次傾倒,共造一個弱智三立方的新台灣。甘向西/政治評論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