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大 兩岸

貓眼的世界:只剩灰塵的夢

立報/本報訊 2013.03.14 00:00
■黃懷軒當我已沒甚麼好說的時候,大概就只能說說自己。但就某個意義而言,其實「我」又有甚麼好說的?但不論我說了些甚麼,若是不說「我」,其實我甚麼都說不出來。

我從小喜歡畫畫,小時候家裡窮得要被鬼抓走,從沒上過畫室學過畫,但還是忍不住一路隨興畫畫畫,家人、師長、朋友刻意非刻意的阻止我,因為畫畫沒前途。繞了一大圈最終我仍舊走上了需要靠畫圖維生的行業。我仍然時常有想要畫畫的念頭,不帶任何附加價值的畫,這念頭成千成百的不時出現在我腦海,但我終究還是放下了畫筆,拿起了工程筆,現在甚至連筆都沒得拿,只剩下電腦鍵盤上的一堆快捷鍵。

因為我不是梵谷(Vincent Willem van Gogh),不是莫內(Claude Monet),不是李梅樹,不是陳澄波,我沒有能力與勇氣放棄一切只畫圖,我沒有勇氣轉過身背對我所愛的人對我的一切期望,因為我是世俗的。於是我努力想要放棄自己成為別人心目中的樣子。梵谷、莫內、席勒(Egon Schiele)、莫迪里亞尼(Amedeo Modigliani)、常玉、李梅樹、陳澄波、洪瑞麟…等等等,在某種意義上都是忘記世人只記得「我」的人,包括維根斯坦,這個改變我一生的哲學家,共通點都是他們早已遺忘世界,即便肉身在此,思想與靈魂卻在九霄雲外。

天才與凡人都是人,差別只是世界的不同,天才的世界是一人宇宙,凡人則只是宇宙裡的一個點。天才就是遺忘世界的人,他們只活在他們心中的那個世界,只想著心中的那個夢,除此之外,不論現實世界的行不行、苦不苦,一切都是如幻影般的存在,只是干擾、磨難,或是多餘,天才只以心裡的那個夢為真。

天才活在夢境裡,但凡人也並非這麼現實,凡人們不知道他們其實也活在夢裡,只不過他們總把夢境當成虛幻。義大利名導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說「唯有夢境是真實(原句忘記了,大概是這意思)」,只是絕大部分平庸如我的人總向著相反的方向走,於是夢依舊是夢,現實依舊是現實,八竿子打不著,就只能在張牙舞爪的現實裡浮沉。

柴米油鹽早已將心中的夢壓得煙消雲散,連渣都不剩。整理書架翻出從前的畫冊與畫筆,厚厚一層灰,撥去了灰塵胡亂畫些什麼,像是想進入千年舊夢找些甚麼,但夢境裡頭空空如也,除了灰塵甚麼都不剩。(展示設計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