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社論:雞排博士與教育浪費的省思

立報/本報訊 2013.03.14 00:00
放棄繼續攻讀博士學位,「轉型」跑去創業賣雞排,該怎麼看?

在台灣巨富郭台銘眼中,這位雞排攤的宋姓「老闆」,顯然是大材小用、人力浪費,甚至脫口而出:「應該課教育資源浪費稅。」

郭台銘的批評,言之有理。台灣的高等教育,無論公私立,都脫離不了政府的補助。如果政府拿納稅人的錢,一路培養像宋姓老闆這樣的「人才」,最後卻去從事國、高中生就勝任有餘的工作,無異「教育投資」付諸東流。

但人們不應因果倒置,更不該「譴責受害者」。嚴格講,大材小用是台灣長期以來的普遍現象,應該全面看待與檢討。

不妨回想,所謂「台灣經濟奇蹟」所指為何?不就是以一群學歷超過技能要求的勞動大軍,進行產值的堆積木遊戲?還有,即便進入電子業當紅的1990年代,我們不也目睹台成清交的博、碩士紛紛進入科學園區,從事「看機台」的工作?

在台灣,大材小用古已有之,只是於今尤烈罷了,甚至就是台灣競爭力的核心秘密。說來諷刺,台灣這個電子王國從群雄並起,到郭董一人、一家獨大,成其全球最大的台灣代工集團,這裡頭難道沒有「教育浪費」的活教材?

尤其是,台灣的政商高層天天嚷著沒人才,但聽在耳裡的基層卻不免狐疑:我們的產業結構,究竟容得下多少人才?實際上,連商管學院的教授們都不得不承認,對於一般想要步入職場的新鮮人而言,只要碩士畢業就堪用,繼續念博士,絕大多數都是「教育浪費」。

說來悲哀,我們的政策思維正在加速製造像宋老闆這樣的人物。台灣的產業政策,美其名是與國際大廠「合作」、「策略聯盟」,但萬變不離其宗,仍是希望扮演追隨者,以爭取代工訂單為著眼。偏偏高等教育唱起前進百大尖的高調,於是乎,一個不想突破,只圖偏安;另一個卻想撐竿跳,攻克頂尖堡壘,其反差之大,不難想像。

教育浪費稅,是個概念,卻投射出一個巨大的現實陰影,問題是,究竟誰該埋單?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