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高度雷同的兩個政黨-民主黨和民進黨

新頭殼newtalk/野嶋剛 2013.03.05 00:00
看到日本的民主黨,總是讓我不自覺地聯想到台灣的民進黨。難道只有我這麼認為嗎?這兩黨除了名稱上相似,包括政黨的成長和取得政權,甚至連同失勢的軌跡,簡直就像是孿生兄弟。 若以時間點來看的話,民主黨似乎是追隨著民進黨的腳步。   民進黨在2000年總統大選時取得政權,終結了國民黨近半個世紀的一黨專政統治,由陳水扁就任總統一職。然而,民進黨執政的這八年期間,不管在外交、兩岸關係或是經濟政策上等幾乎都受挫。對民進黨的人而言或許多少有些辯駁,但是「政權交給了民進黨是失敗的」「民進黨所謂的政黨交替,也不過是虛有其名而已」的批評,在台灣社會裡已經有某種程度的定型,這也是事實。   若反觀日本,現在也有很多的日本人開始覺得先前民主黨的執政意義,充其量只是政權交替而已。民主黨在2009年的眾議院選舉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將執政長達半世紀的自民黨拉下台。當時的日本社會對於民主黨寄予厚望,希望能會為萎靡不振的日本帶來一股新氣象,懷抱著求新求變的期待而投給民主黨一票。這和台灣的2000年總統大選時許多民眾將票投給民進黨陳水扁時的心情是不相上下的。但是,日本人對於現在的民主黨只剩下「辜負眾望」的失落感。   本來,民主黨內有很多理想家型的政治人物,學歷高,自尊心也高,也很能言善道。卻缺少了腳踏實地的聽取地方民意並調整複雜的利害關係能力,在政策的執行力上也非常薄弱。這段話若套在民進黨身上,也完全說得過去。   上個禮拜,民主黨首次召開敗選後的第一次黨大會,民主黨今後的目標為何?又該尋求誰的支持呢?面對這樣至關緊要的課題,在大會上很難說有令人滿意的答案,甚至可以說其結果讓人感到無比失望。黨大會的目標是制訂綱領,卻只推出「共生社會」的抽象概念,原本預定要放入綱領內的「中庸之道」「自由」等的字眼卻消失了。   自民黨的安倍政權上任以來逐漸強化偏右翼的保守路線,而作為兩大政黨的另一方理當打出「自由」的口號,但是民主黨原先就是廣泛地集結了從保守到自由的黨員,所以遭到黨內部分人士的反對。對於敗選原因的總結並無完整的討論,未來的路線也尚未確定。這和台灣的民進黨從2008年淪為在野黨之後,遲遲無法對敗選原因的進行全面檢討,在中國問題上也沒有推出任何明確的路線一樣;敗選後的兩黨都仍處在原地踏步的狀況。   甚至,還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相似之處,即是對民進黨或民主黨來說,曾經擔任執政的領導者都成為了政黨欲重建時的絆腳石。關於陳水扁在台灣的情況,就毋須加以詳述了。我個人認為以目前陳水扁的健康狀態來看,應該比較適合在家療養。然而,就陳水扁和其家族成員的犯罪來看,這已經成為了民進黨沉重的負擔。   在日本,民主黨的鳩山由紀夫、菅直人和野田佳彥這三位前首相也一致受到負面評價。民主黨的某幹部對我如此說道:「鳩山搞砸了日本和美國的關係,菅執意要和小澤拆夥而引起黨的分裂,野田在不恰當的時期解散國會則是最大戰犯」。   鳩山上禮拜決定退出民主黨而獨自採取行動,他和菅同樣身為創黨的核心人物卻在此時離開,就無疑印證了民主黨現今局勢的低迷。   2月24日所召開的是討論民主黨如何重新再起的黨大會,而身為新代表的海江田萬里在會場上面色凝重地如此問道:「為什麼失敗?是哪裡做錯了?抑或是哪裡不足夠?」我想這也是國民所想要知道的。若是這些疑問一日不解決,民主黨就沒有復活的機會吧。   或許,對於2008年失去政權,在2012年再度敗選的民進黨來說,也背負著同樣的課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