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Q寶物語/緣份早注定 蘇格蘭摺耳貓之初體驗

欣傳媒/欣傳媒 2013.01.06 00:00

欣傳媒 | 咕多寶

我們這輩子會認識誰,跟誰做朋友,跟誰是親密伴侶,會養什麼動物,哪隻動物會是我們的小孩,冥冥之中早有定數,不是我愛穿鑿附會,回頭看看生命的軌跡,也許你就可以理解我這樣的說法不無道理。就說我和蘇格蘭摺耳貓咕嚕的緣分吧,對我這種堅持生命本無貴賤亦無價的奉行者而言,要我花錢去買隻寵物,簡直是天殺的罪孽,但是我得承認每次經過x貓園或是任何一間買賣寵物的商店,總忍不住駐足再三逗弄其中可愛到每隻都想擁有的貓狗們,當然對於貓狗血統品種的常識也都是在那些寵物店中獲得的,好吧,這樣的店還是有其價值,就是讓我認識了台灣常見的配種買賣貓種-蘇格蘭摺耳貓,不過要我花錢去買,門兒都沒有!但我家的咕嚕卻是一隻不折不扣配種來著的蘇格蘭摺耳貓,無庸置疑,他那圓滾滾的大眼睛,招牌摺耳正說明他的血緣是無須滴血驗親的。從決定要養隻貓陪伴開始,我便在網路上四處尋覓有緣貓,愈醜我愈喜歡,像是玳瑁色彩的、調色盤打翻在臉上的(毛色不均),每條生命各有其無法取代的獨特,我特愛台灣人最不喜歡的穿白襪的貓,再加上全身黑,那簡直是天生尤物,活脫脫是名魔術師在眼前;不過,這些網友的貓經過幾番走訪後讓我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可能是萬人迷,但在貓類眼中似乎不怎麼管用,第一時間貓咪願不願意接近你決定了你跟牠的緣分,於是我開始接受朋友的建議到寵物店選一隻跟自己有緣的,當然,這是要花錢買的。雖然百般不願,但在貓類加諸心靈的創傷未癒(寄養家庭的貓咪躲人,當時就以為是與其無緣),我也興起不妨一試的念頭。走進一家精緻的寵物店,店家介紹一隻已六個月卻遲遲乏人問津的美國短毛公貓,活潑調皮、健壯漂亮,見到人就猛磨蹭。「賣不出去」的這隻公貓讓我母性悲懷油然而生,想想,當初其他同伴都被帶走了,這隻貓就這麼一直被關在鐵籠中,等待有緣人,一等就是七個月,(寵物店的貓狗常態是在出生一兩個月後才會拿出去賣)這隻美短想必也日夜期盼他的家人帶他回家吧!店家殷勤的推銷著這隻過大的貓,我的內心天人交戰著:買,不買;買,不買!「好吧,明日下班,我來帶走他!」在心中暗暗自忖著,於是我又天人交戰的離開了。對,以上所言都跟那隻蘇格蘭摺耳貓咕嚕無關,但卻鋪陳著未來的緣分。話說因為不甘心就這樣決定「買」了一條命,回家的路上,經過離家最近的最後一間寵物店時,我竟鬼使神差的把車停了下來,看到寵物店的大門上貼著:內有貓咪待認養!我便毫不猶豫的推門走進去。「我想要認養貓」,我指著玻璃門上的紙條。店家抱出來一隻懶洋洋肥大的貓置在椅凳上,說,「這隻兩歲,主人移民留下來的摺耳貓喲。」喔,又是一隻被棄養的貓,雖說是請寵物店代為另覓新主,這貓終究還是離開了原來的家庭和主人,他,也會難過吧!我想。想著想著,舉手向貓摸了過去,呃,原本懶洋洋趴著的貓竟瑟縮了一下,眼神流露出警戒(這原本是正常的反應,對當時未曾有養貓經驗的我而言又是一驚)。他不喜歡我?那我也不養他!賭氣地想著。有點不知如何收場,店家仍兀自介紹有關這隻癡肥貓的身世(不喜歡他了,形容也就不友善些)。驀地,一隻個頭嬌小、琥珀毛色的虎斑貓唏哩呼嚕的跑到我的跟前,安靜卻熱情的在我腳邊一蹭再蹭。「這也是要送人的喲」店家如是說。啊,我喜歡你(妳),默默對著這隻友善的貓這麼暗說著。隨即邊與他玩耍,邊伺機檢查全身,是隻肚皮上有琥珀點點的小貓咪喲。「老闆,我希望我的貓是不會跳來跳去的,還有不要長太大,是隻母貓會比較文靜。」這是我當時對家貓的「需求」。

「這隻(指指我腳邊的小不點)都符合。」真的嗎?這就是會成為我家人的貓嗎?一時間,我身上的血液像是加了高溫,飛快地奔騰流竄著,好興奮啊,不行不行,別讓店家看出來,免得橫生枝節。「那她是什麼貓呢?這麼可愛,為什麼要給人呢?」雖說不用花錢,但身為準貓媽也是需要知道孩子身家背景的。「這是蘇格蘭摺耳貓,因為貓咪太多了,就想分送人。」聽聽,太不合常理了吧。是的,所有的不合理和說詞都只能騙外行人,那天,我就是這名外行人,也因為這樣我帶走了這隻已經九個多月大卻嬌小到不行的蘇格蘭摺耳貓,因為她唏哩呼魯的聲音太大,所以取名咕嚕。一開始咕嚕來到我家日子並不平靜,這才解開名牌貓種竟白白送人的疑惑。(欲知詳情,請待後續)Q就是讓人毫無理由寵愛牠,只要是Q寶就有故事一籮筐,要跟你分享!更多人與動物之間的互動故事,請上【Q寶物語】專輯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191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