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C羅 柯P 軍改三讀

美少女資深以後:2013新年連假

立報/本報訊 2013.01.01 00:00
■崔妮就在年底最後兩週,我請了一位外部夥伴來做共識營,帶領我們了解彼此的想法、個人的發展及辦公室整體的方向。或許是因為我跟帶領者事前溝通過很多次,他也真的很會帶,加上夥伴之間也準備好坦承相見,因此,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共識營真的有凝聚共識的效果,有了具體的方向感,有了光亮。這在跨年前夕,算是給工作夥伴彼此很棒的新年禮物。人人都在狂歡跨年的這個時刻(或許這也是媒體塑造出來的感覺,畢竟每節新聞都在報大家去哪裡玩了),其實台灣有好幾個地方也有抗議集會進行著。有一群長輩在12月30日下午,一邊在總統官邸要求馬總統出來面對;另一邊在西門町跟民眾下跪道歉,為了他們準備癱瘓跨年夜捷運系統而道歉。這群老人家,因為資方惡意關廠付不出薪水跟資遣費,16年前政府出面給錢,並承諾會去跟資方追討,但16年後卻跟這群被資遣退休的勞工討債,而不是找資方追討。在正式管道都得不到協助的情況下,他們已經北上抗議過好多次了。而詭異的是,如果你去看主流媒體,中天新聞說,這群關廠工人抗議是因為領不到薪水(不是因為被討16年前的債嗎?);華視新聞說,關廠工人在西門町下跪是表達自己很悲憤(不是為了可能癱瘓捷運跟大眾道歉嗎?)。新聞記者或編輯台連人家在幹麻都搞不清楚,或是刻意淡化,媒體都在幹麻啊?媒體真的不能越變越單一,或只為某一些意志發聲,於是12月31日,我待在家看反媒體壟斷跨年晚會的網路直播,來自全台各地的年輕人聚在一起,看著大家分享想法,思考台灣的未來,更重要的是要跟政府表達自己嚴正的關注,而不是用煙火追求當下的爽快。另外,在蘭嶼的跨年,則是到惡靈之地核廢料場進行驅除惡靈跨年活動,同樣要在新的一年,要求儲存場的土地永不續租,本島的廢核運動組織則要求核四預算刪除,並邀約民眾一起加入,這些訊息基本上也都在非主流媒體流傳著。種種社運跨年,少數插在各種跨年出遊的新聞中,更多的當然是不被看見。連蘇打綠青峰在跨年晚會中支持反媒體壟斷的一段話,都在重播時被中視剪掉。媒體是否公正中立客觀多元?媒體會不會因過度集中,使我們無法知道多元的事實,以前不曾發生過這種憂慮,早年政府控制媒體,後來有資本就可以開媒體,也有不同政黨傾向的媒體。到了現在,如果資本跟政治結合,包下了絕大多數的媒體,我們該怎麼辦?(社工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