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Google 中油 工人

環境前線:韓國核電業的啟示

立報/本報訊 2012.12.24 00:00
■王舜薇甫結束總統大選的南韓,由保守陣營的新世界黨女性候選人朴槿惠勝出,寫下東亞政治史的新頁。由於朴槿惠在選舉政見中,承諾要將基礎科學研究與創新發展的經費,在2017年前增加到GDP的百分之五,國際科學期刊《Nature》雜誌在大選結果出爐後,特別評論朴槿惠入主青瓦台,意味著韓國未來在生物科技、天文科學、醫藥和國防武力研發上將加速前進,並形容朴槿惠是核電的「熱切支持者」。事實上,朴槿惠的父親,也是在獨裁時期執政長達十八年的朴正熙,在位期間即藉由大舉投資科技研究和產學合作來完成南韓的現代化與工業化,包括創立南韓最重要的科研機構──韓國科學與技術高等研究院(KAIST),以及大量完成國家的能源基礎建設,包括水力發電、太陽能、地熱、核電等。▲南韓全羅南道的靈光核電廠6號反應爐,圖攝於 2012年11月5日。(圖文/路透)朴槿惠若延續其父的發展主義意識形態,一方面在對外國防要面對北韓的挑釁和科技競逐,另面對國內則要因應日益上升的能源需求,以維繫統治正當性,因此在南韓能源結構中佔有舉足輕重地位的核電,勢必會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雖然同黨的現任總統李明博近年來大張旗鼓,建立核電輸出國的品牌形象,但是隱藏在其榮景下的負面消息卻讓這樣的發展路徑蒙上陰影。這對於同樣位在亞洲核電圈的台灣來說,都將造成不容忽視的影響。成為核電輸出大國的野心自從1978年首座核電廠落成啟用以來,南韓在核電上的發展可謂一日千里。根據世界核能協會(WNA)的資料,南韓目前有23座運轉中的反應爐,在全亞洲排名第三(前兩名為日本和俄羅斯),提供國內三分之一的電力需求,佔比為亞洲第一;2011年,南韓將國內核電發展的目標,訂在2030年將增加到40座反應爐,屆時提供國內59%的電力。此外,同一時間還要輸出80個核能機組,預計獲利高達三千億美元。在核電發展史上,南韓一直是信心滿滿。1986年蘇聯車諾比核災發生,各國紛紛暫停核電計畫,但是南韓卻並未卻步,反而藉機向美國等核電廠賣家談判轉移技術,大舉發展核電,奠下日後成為核電輸出國的基礎。時過境遷,來到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的悲劇,使世界各國陸續暫緩核電興建計畫,甚至積極研擬廢核時程。但即便面對這樣的趨勢,韓國輸出核電的各項投資計畫木已成舟,就算顯得左支右絀也得硬著頭皮繼續。2009年,南韓拿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核電廠標案,將為該國興建四座核能機組,目前第一座已經開工。在南韓政府與媒體的聯手下,這項出口案被塑造成一則經濟奇蹟的神話,新聞版面也一面倒地歌功頌德。然而後來陸續有反核人士踢爆,四百億的數額是南韓政府自己膨風,與阿國的官方數字根本不吻合,逼迫南韓官方後來只好又把金額下修為兩百億。事故、醜聞不斷南韓得標國外電廠後,曾經有某台灣知名理工學者撰文指出「南韓都能輸出核電廠了,台灣呢?」文中對台灣的核工人才發展限制和科研環境抱以悲觀態度,認為台灣再不加把勁趕上,就會被晉身為核電技術輸出國的南韓遠遠拋在後面。然而,近期不斷爆發的核電廠事故和人為醜聞,讓韓國公眾對於國內核電業的信心一落千丈。今年剛入冬的十一月初,南韓全羅南道的「靈光」(Yeonggwang)核能發電廠內的五號及六號機,被發現疑似使用「未經核准或檢驗」的零件,造成反應爐產生裂縫,被要求緊急關閉,這對於依賴核電供給能源需求甚深又適逢嚴冬的南韓而言,造成了缺電威脅。南韓的核能安全委員會(Nuclear Safety & Security Commision)為了擴張調查規模,特別成立調查小組深入23座核電廠。而國營的韓國電力公司(Korea Electric Power Corp,KEPCO),其總裁與執行長金重謙(Kim Joong-kyum)為了替核電廠負面消息負責,已經向韓國經濟部請辭下台。經過進一步調查發現,從2003年到2012年間,韓國核子反應爐所用的超過7000組零件,被證實其檢查報告多屬造假,雖然電力公司偽稱已經過國際認證單位UCI的認可。▲當選南韓總統的朴槿惠,20日在首爾的新世界黨總部舉行解散競選團隊的儀式,並向國旗致敬。(圖文/路透)對此,國際能源總署(IEA)提出警告,認為南韓應該要改善核電監管與資訊公開,並且加強與核電設施所在社區的溝通工作,否則其核電發展將面臨公信危機。然而,在南韓政府身兼監管與產業促進者的雙重角色下(在台灣也是同樣情形),要建立權責分明的監督機制,仍然相當困難。亞洲核電共同體的縮影:電廠老舊、人口稠密不過近期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更大的隱患藏在核電發展的整體脈絡中。日本朝日新聞旗下的周刊「AERA」今年十月份的專題報導中,以日本「零核電會」(註一)評估日本核電廠的三項標準,來檢視亞洲幾座重要的核電廠。這三項標準是:一、反應爐的壽命、機型和事故發生機率的關係;二、地層的穩定性對核電安全的影響;三、社會環境條件對於核安的影響。報導指出,韓國核電廠最大的問題就是老舊,以及層出不窮的人禍。其中,位於釜山市的古里核電廠一號機,自1978年開始運轉,原本應該在2018年就要除役,但韓國政府決定延長十年使用期。今年二月,古里電廠發生全廠電力中斷事件,導致反應爐冷卻水系統失靈,但廠方在事故一個月後才上報主管單位,後續在核電廠內部也發生採購賄賂的不法情事。八月古里電廠再啟,但九月又發生了廠內員工違法服用興奮劑而遭到逮捕;另外,被視為南韓新能源之光、啟用不到兩年的新古里電廠一號機,在十月初也因為機械故障而緊急停機。經統計,今年以來南韓已經發生七起核電廠故障停轉,這對於理應建立正面市場信譽的技術輸出國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好事。日本媒體特別指出,韓國東南部的核電廠由於距離日本列島相當近,一旦有核電事故發生,放射性物質可能會隨著西風被吹送到日本列島。也因此,在相當靠近韓國的九州地區,民眾對於韓國核電廠狀況的關注,遠遠大於對日本本土核電廠的關注。此外,雖然韓國的地震發生頻率相當低,但是境內還是發現活斷層「梁山斷層」,附近有蔚珍、古里、月城等三座核電廠,分別距離人口稠密處均僅有三十公里。綜合來看,電廠老舊、地質脆弱、人口稠密,地理位置的接近,水文風向的相互影響,似乎是同處亞洲核電圈的我們,不得不共同面對的難題。台灣的脫核機會與持續關注亞洲核電相較於韓國,台灣的核一、二廠共四座反應爐,也名列亞洲最老的核反應爐,且位於極度稠密的人口居住區及地震帶上,一旦發生事故則後果不堪設想。但是台灣並沒有如韓國那樣依賴核電,只要執政者的政治意志能夠認真思考廢核民意,脫離核電威脅的機會指日可待。不過從福島核災禍及全球的情況,我們必須體認到,關注單一國境內的核電業往往只能解決當下的問題,跨越國界給予聲援和打破資訊壟斷,是建立反核連帶的第一步。註一:零核電會(原発ゼロの会)是由日本參、眾兩院七黨派共九名議員,在2012年三月組成的廢核立法結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