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干涉自由的政府 放空人民的腦袋

立報/本報訊 2012.12.20 00:00
書名:貪婪惡棍:該如何阻止企業共產黨、金融匪類、吸血鬼噬盡咱們的民脂民膏作者:迪倫.瑞特根譯者:劉忠勇出版:經綸天下 2012/07書名:資本主義沒告訴你的23件事作者:張夏準譯者:胡瑋珊出版:博雅書屋 2012/09■Fran T.Y. Wu繼《富國的糖衣:揭穿自由貿易的真相》後,張夏準又出版了一本批判自由市場和全球化的《資本主義沒告訴你的23件事》,對照台灣經濟學界和政府仍將新自由主義奉為不能被挑戰的「信仰」,以為簽TPP和ECFA就能「救經濟」,更顯出這類書籍的出版意義。首先,需要揭穿的當然是「自由市場」的迷思,市場從不真的自由。資本主義固然不像共產主義是中央規劃的經濟,但大致上仍然是部份計劃的經濟。很簡單地說,政府的資金在研發和基礎建設的投資之中,都佔有相當大的比重,政府也會用各種誘因(如補助、賦予獨占權、稅賦優惠)和懲罰(如規定)來和私部門合作。例如以前的法國、芬蘭、挪威和奧地利都是透過指揮式規劃進行經濟升級的,日本、南韓和台灣也都是如此。而幾乎在所有的資本經濟中,政府也都會透過對研發的贊助來規劃國家科技發展的未來,美國就是如此,對電腦、半導體、航空、製藥、生物科技等產業的研發都給予了很高比例的贊助。台灣當然也不例外,甚至連匯率都是由政府控制的,好讓出口導向的台灣產業更有競爭力。政府透過指導式計畫(indicative planning)規劃國家經濟本無可厚非,但正如瑞特根(Dylan Ratigan)在《貪婪惡棍》中指出來的,這有時卻會適得其反,特別在「金權政治」的現況下。以購買汽車來說,理論上,消費者會依據市場價格來決定消費行為,看是要買傳統汽油發動的汽車或是油電混和的汽車,但問題是,石油公司利用政治影響力(政治獻金、國會遊說)取得補貼、稅賦優惠,導致石油變得比較便宜。也就是說,自由市場無法幫助消費者決定是否繼續使用石油或改用其他燃料,因為市場已經被操控了。而這(隱匿資訊)不只讓消費者無法做出適當的選擇,也會扼殺創新的種子,因為無法取得利潤的市場就沒有動力去開發替代能源。又如台灣的「兩兆傷心」產業,政府長期補助根本應該倒閉的公司,對於健全經濟環境自然也不會有助益。其次,張夏準還認為我們的投資一直受到「後工業時代知識經濟」的誤導。他認為「外包」確實是產業空洞化的重要原因,可是卻不是富裕國家產業空洞化的真正原因。富裕國家的公民或許是生活在一個後工業社會,但是就生產而言,卻還不到可以宣告一個後工業時代已經來臨,因為製造業仍然很重要。特別服務業的「可交易性」低,製造業的製成品可運往世界各地,但大多數服務業的提供者和消費者得處在相同的地點,換言之,服務業佔經濟結構比重高的國家,其出口收益就會較低。更別提隨著製造業生產力的提升(人力解放)和產業外移,富裕國家絕大部份比率的勞動力就轉移到低技能的服務業工作,例如在大賣場補貨、速食餐廳炸薯條、清潔辦公室和保全,而這些都不需要大量的教育。換言之,張夏準認為「知識經濟」是一個本身就有問題的概念。除了知識本來就和財富有關係以外,最關鍵的是,隨著去工業化(de-industrialization)和機械化(mechanization),富裕國家對大多數工作的知識要求可能都已經下降了,甚至,高等教育「和經濟成長之間也沒有單純的關係存在」。事實上,許多職業的一般工作人員所需要的跟生產相關的知識量也皆已減少。隨著經濟發展與生產線的拆解,現在個別員工對本身的工作可能都已不太瞭解。例如電子製造裝配廠生產線上之勞工僅只是組裝工,並不需對產品具備太多的知識;目前3C賣場的員工也未必瞭解賣場內出售的商品。當然,這又和以下思維有關:「資本家故意透過最機械化的生產(就算這些方式並非最經濟的),使得員工『去技能』(de-skill),好讓員工更容易取代,因此易於掌控。」換言之,員工被變成包曼所說的「廢棄品」,而這又會更弱化工會和勞動權益的談判條件。最後,張夏準也直言:「增加富人稅,資本主義並不會崩潰」。事實上,「涓滴經濟學」(trickle down economics)並沒有效果,或者說,以為任憑市場邏輯運作就能自動發揮涓滴效應,已被證明是不會有效的。頂端人口的財富增加,或許會向下涓滴、嘉惠到窮人,但這不是必然的,反而國家透過稅制和轉移等社會福利政策,還比較有可能重分配經濟成長的果實給人民。特別在國家其實已經給予企業、財團很多補貼、優惠的情況下,如果還一逕地只補貼財團、對富人減稅,且同時對受薪階級加稅,等於是又進一步地把所得逆分配給上層階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