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真情人物》詹順貴 用訴訟伸張環境正義

自由時報/ 2012.12.16 00:00
記者劉力仁/專訪

環保是不是經濟絆腳石的爭議話題,最近不斷升溫,環保署倡議環評法否決權及主審權,應該由環保署轉移到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譬如台塑環評案由經濟部、國家公園環評案由內政部主審。

曾任環評委員的環境律師詹順貴說,「乾脆把環評制度廢掉比較快。」他批評環保署,以往太過於向財團傾斜也就算了,現在還打算自廢武功。

出身清寒 特別關懷弱勢

過去幾年,環境訴訟成為環境運動強大的支撐力量。雲林林內焚化爐、新店安坑垃圾掩埋場環評案、台東杉原美麗灣度假村、中科三期、中科四期環評案,環保團體一次又一次勝訴,這裡面都有詹順貴的影子。他將環保議題從街頭運動帶進法庭,透過法律把環境訴求從「正當性」提升到「合法性」。

會走向弱勢團體、環境律師,其實有跡可循。台大法律系畢業的詹順貴,祖父是佃農、父親是工人,小時候家境不好,讓他對弱勢族群特別關懷,因為熱愛賞鳥,發現賞鳥環境不斷遭到人為破壞,埋下他走向環境律師之路的種子。

應家人要求 唸了法律系

跟詹順貴聊起成長過程,他的思想啟蒙很本土、也很中國。小時候因為父親工作關係住高雄,小學五、六年級就讀原高雄縣橋頭鄉甲圍國小,導師是本土文學大師葉石濤。

但當時他不知道葉石濤是何許人也,一直到就讀台中一中時,才漸漸瞭解,他曾經受教於本土文學大師、被白色恐怖迫害的葉石濤。

高中考大學時,詹順貴原本想讀中文或歷史,但家人認為沒前途,所以乖乖去唸法律系。但他晚上常去旁聽文學課程,尤其對論語、易經更顯興趣,去年三月以一○四歲高齡過世的國學大師愛新覺羅.毓鋆,詹順貴在大學時曾經是他的門生,至今對毓老儒者風範念念不忘。

現在遭遇事情難以抉擇時,他還會自己卜個卦自我指點迷津。他與朋友合夥開的律師事務所取名「元貞」,也是從易經首卦乾卦「元亨利貞」得到靈感生生不息固守正道。

他說:「傳統文學是相當迷人的,可惜國民黨將這些經典文學用八股方式教導,學生還未能進入文學世界,興趣就已經消耗殆盡。」

民國七十七年,詹順貴一退伍就考上中國國際商業銀行,曾經當過四年的銀行法務人員,當時跟周美青同一個部門,雖然周在總行,他在分行,但這應該是他這一輩子最接近「權力核心」的機會。

待銀行太安逸 毅然離開

詹順貴回憶說,當年銀行工作福利相當不錯,一年約可領十八個月薪水,還有配股、優惠存款利息,也不太加班,生活很輕鬆。但幾經考慮,他還是決定離開銀行業,他說服自己離職的理由是「銀行的工作太安逸了…年輕太安逸不好」。

由於曾在銀行工作,他剛當律師時專長其實是金融法。民國八十年代,台灣興起高爾夫球場興建潮,環團四處抗爭,他協助環保團體分析法令,開始踏入環保訴訟領域。

他也投身「環境基本法」、「國土計畫法」、「環境損害賠償法」、「海岸法」等法案及民間版草案之研擬。

除了環境議題,他還長期關注智能障礙者,曾經擔任心路社會福利基金會、智障者家長總會義務律師長達十年。另外原住民議題、最近火熱的反媒體壟斷,詹順貴也沒缺席。由於常打義務官司,他常笑說,自己是同輩律師中,最不會賺錢的。

十年孤單 激發鬥志能量

但想到弱勢民眾不懂法律,又無力聘律師,難保自身權益,他還是忍不住一頭栽進去,只求環境正義得以彰顯。以大埔事件為例,詹順貴說,農地被徵收,不只財產權,社會脈絡、人際關係、精神依靠都被斬斷,不幫這些農民怎麼行?

去年律師節,中科三期環評訴訟律師團獲選為優秀公益律師,詹順貴更和其他四位律師穿著「土地正義」T恤上台,舉起「停工不停產」布條,向馬總統當面抗議「行政霸凌司法」。

國內法律系教育著重民、刑法、金融法等,詹順貴組一個「律師天團」,成員包括新生代律師及大學法研所研究生,定期聚會研究爭議性開發案,希望帶領更多法律人進入此領域。

詹順貴部落格取名「獨立蒼茫」。他說,投身環境訴訟十幾年,回頭望幾乎看不到同行,很孤單,讓他不禁想到杜甫的「此身飲罷無歸處,獨立蒼茫自詠詩。」

但或許也正是這股孤單,激發了他的鬥志。在法庭上,詹順貴瘦弱的身影,才能散發巨大的能量,成為弱勢民眾依賴的對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