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左右看:以色列密集空襲加薩

立報/本報訊 2012.11.21 00:00
左看:自衛與屠殺

不分晝夜的空襲轟炸,這一週來,加薩已有140人死亡,千餘人受傷。一如2008年,在以色列大選前,加薩成為代罪羊的宿命。

當年共有1,400名巴勒斯坦人死於以色列所發動的「鑄鉛」行動,那場屠殺,共持續近一個月。以色列轟掉聯合國辦公室與存放人道救援物資的倉庫,丟下國際禁用的白磷彈,攻擊醫院設施與醫療人員。紀錄片《射殺大象》(To Shoot An Elephant)正是那場不幸的見證者之一。

加薩地區生活貧困,多數人營養不良,依賴人道救援物資為生,加上以色列長期的圍堵封鎖,過著如囚禁般生活。儘管如此,以色列依舊說要自衛,對加薩發動殺戮密集轟炸,並準備從地面入侵。

以色列前總理的兒子在報紙撰文,說要學美國用原子彈炸廣島,把加薩也炸成平地,才是解決之道。上週被無人機炸掉的賈巴瑞,其實正和以色列談著停火協議,卻被以色列「定點清除」。這就是以色列官方語境下的「自衛」,世人應正名為「謀殺、屠殺、種族清洗與反人類罪」。陳良哲/研究生

右看:淚水與死亡

一位住在以色列的婦人義憤填膺,控訴那因火箭彈而起的空襲警報,已打亂家人原本平穩安逸的日子。她擔心孩子安危,眼角像是有淚,口中控訴著巴勒斯坦是多麼暴力不義。眼淚是真實的,擔憂是確切的,但她願意的話,可否搬去加薩再多些不同體驗?

對加薩的巴勒斯坦人來說,死亡是生活的一部分。一個正在家門前踢著足球的小孩,無緣無故地被侵入該地的以色列軍人射殺身亡,身上還穿著厄齊爾23號的球衣。這是個什麼樣的殺戮?一個熱愛足球的孩子,就這樣被奪去數十年的未來人生。這是11月8日,早在這波衝突之前,13歲的巴勒斯坦男孩Ahmed Abu Daqqa的生命句點。

只是我們該如何告訴孩子,有一個國家,占了別人的家園地土,殺了那裡的原始居民,至今數十年,國際社會仍為其撐腰,甚至讓她們可淚眼斑斑說自己是活在恐懼之下的受害者,藉此繼續毀人家園奪人性命。至於被她們所殺害的生靈,又有誰能為其伸冤呢?

孩子問,為什麼以色列可以霸凌她人數十年至今?我還沒能找到答案應伊。詹奕宏/文字工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