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台大 胡大剛 中國新歌聲

驚濤駭浪中的十八大及其異彩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2.11.20 00:00
中共十八大固然呈現了令人肯定的進步性異彩,但也仍令人感嘆其權力運作太黑箱作業,太不透明了,只是和過去比起來十八大怪象太多又太龐大,也正好因既夠怪,夠多,又夠大終於足以做為深刻瞭解十八大的依據。

胡錦濤乾淨地裸退,軍委主席不延任,打破中共近四十年來卸任總書記佔著軍委主席位置干政的慣例,使「中共實現了接班人一步到位」的改革,留下了他「最大的政治遺產」。

只是這漂亮的一著誕生不易,是一波波驚濤駭浪衝激出來的,代價至少是胡溫屬意他們進到政治局常委會帶動改革的人馬被元老們封住只剩下李克強一人。其結果是常委年齡偏大,有強烈保守色彩,令國內外都大失所望。

這很跌破了眾人的眼鏡,因為薄熙來事件曝露出來貪腐、為非做歹,和唱紅打黑唱,以及延生到失控的保釣群眾運動,搞得群情嘩然,人心惶惶,大家都認為這不正好創造了大改革的空前機會,中共怎樣會推出這樣保守的領導班子現在看來改革的動力的確是存在,也發生了作用,他讓胡丶習用來成功地阻擋江及毛左和極右民族主義的奇異合體力量進入軍委會,但當他們要進一步在政治局常委會中複製他們另一個的成功時他們失敗了。於是出現了胡裸退之外的另一個異彩:政治局江和元老派掌握了絕對多數;但中央軍委胡習成功地全盤掌握。這結果大家在看淡中國政改前景時卻也對令大家神經緊繃的東亞軍事情勢稍稍鬆了一口氣。

由於江澤民御任總書記後仍留任兩年軍委主席,胡錦濤又圑派出身和軍人沒有淵源,於是中共1990年開始強力進行的激烈民族主義教育在2005前後開花結果,養成了強烈國民情緒並和國家強力崛起的勢頭架構起中國強大的民粹氛圍,而鷹派軍人在2008後順勢突破了軍人長期遵守的傳統,開始頻頻公開對國家外交政策高調放話。此後東亞海上風雷一年緊過一年,直到今年達到高峰。在這同時,大家聽到太子黨出身,既有軍人家世背景,又和軍中著名的鷹派太子黨劉源上將等將領關係深厚的中國未來領導人習近平在國際場合幾度高調民族主義色彩的發言,講些如「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劃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寬廣的太平洋兩岸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等豪氣話都很不安,憂慮他一旦上台,鷹派將領將隨著習進駐中央軍委會。但現在事委會的人事佈局卻正好相反,這的確是好事。

薄案既牽涉到權貴資本主義體制無比巨大的利益糾結及造成的社會矛盾,也關連到和過去陳良宇、陳希同迥然不同的左、右及民族主義意識型態,路線以至於強大的群眾動員問題,要簡單處理根本不切實際。也因此,在十八大開會前丶後種種不同凡響的異象層出不窮。薄家既打黑又貪腐到無比地黑,直到謀殺英國人,王立軍叛逃美領事館,情節固然傳奇透頂,此後在中國規模空前的民族主義群眾運動保釣中各地最壯觀的標語竟是擁毛保和貪腐無比的薄,更是矛盾錯亂。這使胡丶習非斷然依目前名單進行軍中人事佈局不可。

中央軍委會改組,原來呼聲高的三位太子黨,海軍司令員吳勝利、二砲政委張海陽、總後勤部政委劉源,都沒被晉陞。10月25日,胡、習把解放軍四總部全部換上自己的人。11月初的中共十七屆七中全會增補范長龍、許其亮為軍委副主席。房峰輝出任總參謀長,其它三總部軍頭也全是胡習新近提拔的親信,胡錦濤的親信張陽出任總政主任,掌握著軍中人士佈局的權力。習近平的軍中班底人馬張又俠出任總裝備部部長、趙克石出任總後勤部部長。首都,七大軍區也同樣由胡習安排,江派無插手餘地。

情勢的不安也使十八大的維安做得誇張無比。10年前十六大,安保投入人數是30萬人,當時震驚了世界。然而據這次十八大,僅北京市就有140萬治安志願者投入各種防控、網路防控等工作。全國各地還奇特地展開「護航十八大」行動,強調「廿四小時不眨眼、全天候動態監控」;「雷霆行動」動員數萬警力誓師「安保決戰廿天」;動員六萬警力為期一個月的「安保攻堅戰」進入「戰時狀態」;武警舉行「安保誓師動員大會」;甚至出動了裝甲車、火箭炮...不一而足。為什麼得這樣?保釣驚人的失控群眾場景,恐怕就是唯一講得通的依據。

時局的不安,也使歷屆大老全被驚動,尤其是軍中人事這樣地鐡腕安排和盛傳的「薄下汪上」進行民主政改的呼聲,讓幾乎歷屆政治局中還健在的「黨和國家前領導人」,都出来了,江澤民、李鵬、萬里、喬石、朱鎔基、李瑞環、宋平、尉健行、李嵐清、曾慶红、吳官正、羅幹等老人全回朝,在41席主席團中佔了12位,並全力演出把胡溫改革大將全拉下馬的戲碼,最後胡以自己裸退和所有大老齊退落幕。

從薄案發生,東海、南海風雲...到十八大閉幕,國外局勢丶國內社會的動盪和黨內權力丶路線競逐互相衝激,波濤洶湧壯闊無比,真是大國局面。

軍中唱紅打黑左翼和民族主義右翼的合體,在戰略思想上強烈傾向海權主義,於是三年來亞洲東緣海域自必風雨交加雷電。現在軍方人事佈局強烈民族主義右翼出局之外,三位副主席,四總部司令竟都沒有海軍將領,大家足以喘一口氣,但是東亞就從此單純地平安下去嗎?中國就又回到陸權戰略了嗎?習近平過去在國際上那些充滿大國民族主義色彩的講話就可以忘了嗎?這未必。

習近平在當總書記第一次記者會中說「全中國需要更多地了解世界,世界也需要更多地了解中國。」語氣坦誠,更比以往溫和多,但他希望世界怎樣瞭解中國並沒說清楚,這且先擱下,我們回過頭看胡錦濤這位被認為更溫和的總書記的政治報告吧:

「建設與我國國際地位相稱、與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相適應的鞏固國防和強大軍隊,是我國現代化建設的戰略任務。」

「中國將致力於成為一個“海洋強國"」

這些字句豈不是充分表示海權思想已強烈地成為中國戰略思想?無論如何,鷹派少將羅援贊不絶口。

也許,我們可以這樣看:縱使同樣是海權思想,但從古典的、帝國殖民主義的馬漢海權思想到當今約瑟夫•奈伊相互依頼理論的海權思想,內容已大異其其趣;同樣的,中國主張海權的人,無論思想內容,路線穩健激進之間也可能同樣大有區別。其實這種區別之大對立之激烈,我們在這次釣魚台群眾運動過程中己似乎已充分領教到了:官媒上鼓吹不惜一戰的和指責義和團的固然交錯並陳;在網路也高唱釣魚台是中國不可分割的歷史領土的和引經據典說釣魚台是日本的齊po不予封殺。(想想才前幾天,連十八大,政治局常委都是網路敏感詞 )。於是我們似乎看到,中國正透過這一段的歷史進程,進行著民族主義的自我辯論和自我教育,目前我們還看不到他的結論,我們因此擔心,但也因此仍懷抱希望。

(未結束的冷戰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