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考察教育特色 英師走訪世界

立報/本報訊 2012.11.08 00:00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周遊列國考察世界各地的教育風格,可以創造出什麼樣的教育靈感?英國媒體《衛報》作者,小學教師德魯瑞(Emma Drury)訪問了不同國家教學的教師,考察各地的教學特色。葛林(David Green)在不丹教科學。他表示,不丹最有名的可能就是兩件事:國民快樂指數,以及身為藏傳佛教的最後淨土。他剛來到不丹時,對這兩種文化面向的價值觀深深影響不丹教育一事,感到非常著迷。在不丹,公開發言是被讚許的。學生們會針對諸如國民快樂指數的價值等題目發表演說,學生們曾演說的題目還有「我們為何要保護森林」和「慈悲:最重要的價值」。不丹:在禪修中領悟、學習不丹學生每天都會練習禪修,朝會時進行5分鐘的靜默反省;每堂課開始前,也會靜坐幾分鐘,老師利用這段時間教導學生鍛鍊心性。課程會在學生把前一堂課的紛擾安定下來後才正式開始。如果老師要教「水循環」這個概念,會先引導學生把自己想像成河中的石頭,感覺水從你的身邊流過,然後你隨著水流進入大海,回到天上,再隨雨降下,回到河中。葛林認為,這是一種很棒的破冰引導,不丹的學生非常喜歡這種方式,認為這種方式很有益處。曾有一名教師教導學生以禪修的方式來品嘗巧克力。學生們必須把巧克力放在嘴裡,緩慢仔細地品嚐這顆巧克力15分鐘。■ 不丹僧侶在首都定布的德千福當(Dechenphodrang)寺廟教室裡讀書,圖攝於2010年9月20日。(圖文/路透)在西班牙加泰隆尼亞擔任中學教師的海丁頓(Brett Hetherington)則認為,如果要找出海外教育特色,那麼就是在英國已經被講到疲乏的「創新」;他自己則稱之為「創意教學法」。他的教師生涯在澳洲展開,在當地教了4年書。當地教師被鼓勵要多嘗試不同的教學方式,偶爾請一些意想不到的客座講者來班上分享,或在戶外的陽光下朗讀詩歌。澳洲:不完全信仰成績澳洲有一兩個省份並不太仰賴測驗成績去評量學生的知識和能力。這讓教師能夠更有彈性地去讓學生培養創造力,而非只是為了測驗而死背。他表示,在西班牙,年紀較長的學生會自然而然地照顧、幫助年紀較小的學生,不是為了加分,或因為身為級長才這麼做。此外,西班牙的學校午餐品質普遍良好,這也是英國可借鏡之處。待過日本的他也說,在日本,每天下午會看見老師和學生一起打掃走廊、教室和廁所。他認為,一般人對這個儀式的關注不大,事實上,師生一起從事「骯髒的」工作是值得探討的行為。紐西蘭:培養多元感官在紐西蘭奧克蘭教授食品加工科技的海德沃斯(Gill Hedworth)在2006年來到紐西蘭。他前往紐西蘭是為了體驗該國的教育風格。起初,他在南半球最大的中學蘭吉托多學院(Rangitoto College)擔任食品暨織品科科主任。他在該中學任教2年後,於2008年回到英國。然而,他決定返回教師崗位,同時也想念陽光,於是他在今年1月返回蘭吉托多學院任教。他認為在紐西蘭學到許多能夠帶回英國的教學觀念。他所任教的學校是所職業學校,但是不同科別的學生整個學期的課程大綱都圍繞著一個主軸在進行,這個主軸就是VARK(視覺/聽覺/閱讀及書寫/運動感覺)均衡發展,整所學校的目標是在所有課程中培養學生的多元感官。職業訓練同時也強化學習能力。蘭吉托多學院也對有潛力成為領導者的教師提供培訓計畫,每學期舉辦兩次早餐創意簡報,同時成立教育論文讀書會。這對培養教育體制內的人才有很大幫助。另一項海德沃斯認為值得讚許的計畫是,讓12和13年級的男孩擔任學業表現不佳的9、10年級學生的導師;蘭吉托多學院成立了體育班,讓特定運動項目表現優異的學生利用上課時間和放學加強練習。該校的學生代表也很活躍,每學期都會為學生舉辦2場活動,像是校園偶像選拔,或是海灘日。海德沃斯認為,看到學生全權負責規畫這一切,讓他很驚喜。中國:語言當技術 不當知識康寧罕(Michael Cunningham)在中國廣州教英語。他認為中國對語言學習的概念有一點值得學習,那就是中國把語言當成一種技術,非而知識。他認為,一個人可以對如何騎腳踏車鑽研許久,甚至和別人解釋這門技術;但是,要到了真正上了腳踏車,自己練習之後,你才能真正用上技術。同樣地,語言學習也需要多多練習,字彙和文法不能夠抽離語言整體的架構。他說,中國理解到學習一串單字,比不上學習這些字在片語中或句子中如何使用來得重要。中國學生不會只死背book這個單字,而是會學習a book、this is a book或I read a book about England等用法。他表示,這樣的練習更能讓學生在教室以外活用英語。▲ 在上海的迪士尼英文學習中心,外籍老師教導5至7歲的學童英文,圖攝於2010年7月27日。(圖文/路透)而巴拉格瑞(Amanda Barragry)則在美國紐約擔任藝術教師。她在英國接受藝術教育訓練,也曾在當地教學過短暫期間,隨後搬到紐約。她很快發現,在美國許多學校中, 藝術被認為是奢侈的課外活動。大多數都會區特許學校的目標在於,一整天內塞滿數學、英語、科學和社會等課程,好讓學生通過申請大學的必備測驗。她花了5年時間,才找到一間真正重視藝術,也把藝術融入整個課程的學校任教。她目前任教的這所學校鼓勵發展深沉的注意力和實際的問題解決能力,以期培養學生成為具有彈性及創造力的思考者。她所任教的學校與林肯中心合作,由林肯中心派舞蹈教師來教授該校數學科學生佛朗明哥舞,讓學生們學習使用身體去配合舞蹈形式,進而與代數中的常數和變數產生聯想。她從在美國教學的經驗中學到,藝術對學校的重要性,她認為這概念必須要先在美國推廣成功。包威爾(Sarah Powell)是在卡達教書的幼教教師。她的學生大多數都是卡達兒童。每週二會提早放學1小時;空出來的時間成了教師交流時間。她認為這個時間的功效很大,因為提早放學,教師體力仍足夠,不會像平常在放學後再舉辦教學交流一樣,沒有太大力氣專注,只想回家。他們還舉辦工作坊,讓教師延伸發想他們在教學交流時激發出的情感,鼓勵教師分享想法和實踐方式。她表示,工作坊對教學助理也有所助益。在卡達,許多教學助理來自肯亞、迦納和蘇丹,英語非他們的第一語言;這類;包威爾曾為這些助理開設英語發音工作坊,讓教學助理對發音有更多了解,教導學生們閱讀和寫作時有所幫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