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從兩極分化的社會脫困──歐巴馬勝選的理由

立報/本報訊 2012.11.08 00:00
■胡祖庶(寄自德國法蘭克福)2008年,歐巴馬作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帶有非裔血統的民主黨候選人參加大選,擊敗共和黨對手馬侃而成為美國第44任總統。在他4年執政期間,面對美國80年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他出色地挽狂瀾於既倒,使美國從一場因小布希而染上的「懼恐-好戰-嗜次貸-卯吃寅糧綜合症」中逐漸康復,尤其在撤軍、反恐、醫保改革、教育改革、金融監管改革、救援面臨倒閉的汽車工業與大型金融機構、促進國際多邊會談合作方面有不凡的政績。接過一個巨大爛攤子但歐巴馬從小布希接手過來的是一個美國史上少見的巨大爛攤子,要收拾起來費時、費錢又費力;加上共和黨國會議員不僅不幫忙收拾,還扮演礙手礙腳和扯後腿的角色,要在4年內把除了停戰撤軍、環保問題和克服諸多社會弊病之外的經濟整頓好,並使之復興起來,談何容易!為了阻止經濟陷入崩潰,歐巴馬著手打造一條使美國經濟長期復蘇之路,目的是建立一個更現代、更均衡的美國經濟,為創造千百萬新就業機會、煥發商機奠定基石。但這樣一種經濟藍圖的實施見效緩慢,其又可能受世界經濟各種因素的影響,因此表面看起來似乎歐巴馬的經濟工作並無多大建樹。今年的美國大選,共和黨提名億萬富翁羅姆尼挑戰歐巴馬總統連任,他們就是主要針對歐巴馬政府在經濟方面的政績不顯著集中火力發炮。但在世界政治與經濟格局已大變的情況下,羅姆尼和共和黨根本拿不出什麼能讓選民相信的經濟妙方來振興美國經濟,解決高失業率的問題。若再搞小布希搞過的那一套,只可能將美國經濟帶入更可怕的深淵。所以,不管羅姆尼的競選班子如何描述歐巴馬「無能」,前總統柯林頓為了讓選民能夠瞭解共和黨的本性,對其兜售的貨色作了一個既精闢又詼諧的總結:「我們(共和黨)留給他(歐巴馬)一個爛攤子。他收拾的速度太慢了。炒他魷魚,讓我們回來重新主政吧。」歐巴馬作為第一個有色人種的總統爭取連任,由於在上屆選舉中已證明他不可能獲得大多數白人的支持,因此,今年大選面對羅姆尼和共和黨使出渾身解數的挑戰,他沉著應戰,依靠他經驗豐富的競選團隊,力爭從婦女、青年和少數族裔選民群體中獲得較多的選票,終於獲得超過269半數的332選舉人票,再次擊敗對手,獲得的選民票數也多出對手2.2%。歐巴馬總統的連任來之不易。瞭解美國國情的人都知道,他未來4年的執政也將被共和黨設置的重重障礙所束縛。民主黨雖然在國會的參議院與兩位獨立參議員能保住55席的多數黨地位,但眾議院仍歸共和黨控制。國會兩院黨派和觀念的對立將一如既往,難以調和。因為,在近20多年共和黨新保守主義思潮的影響和小布希的8年執政下,美國社會已變成一個多方面兩極分化而難以調解癒合的社會,在今年的競選和兩黨的綱領中尤為明顯。一個兩極分化的社會兩極分化表現在收入方面,是佔有17%總收入的1%富人在一極,僅占83%總收入的99%民眾則另一極;如果以社會財富論,則是1%富人佔有社會總財富的35%,99%民眾僅佔有社會財富的65%。在醫療保健方面(即未通過歐巴馬醫改法案之前),是享有醫保的86%和沒有醫保的14%這兩極──這是在發達國家中不應該出現的兩極化現象。在經濟和金融的發展觀方面,是主張自由放任市場經濟的為所欲為者,和主張必須設立有效機構來進行一定程度監控的自由市場經濟行為的兩極。在國防方面,是加大國防預算以保持美國稱霸地位,和有節制地提高國防預算以減輕國家財政赤字負擔的兩極。在外交方面,是主張依靠美國實力盡可能地實行單邊主義政策,和保持美國實力實行多邊主義政策的兩極。在稅收方面,是主張減少富人納稅,和主張多徵收富人所得稅的兩極。在環保方面,是否認氣候變化與二氧化碳排放有關,和重視二氧化碳排放量對氣候影響的兩極。在有關同性戀、墮胎問題方面,是絕不包容妥協,和主張包容合法化的兩極。共和黨特別是其極端派「茶黨」代表的是前者一極,民主黨則代表後者一極。兩極之存在本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一極堅踞一方,不以整體利益為重而表現出毫無妥協或不往中間靠的強硬態度,甚至連已經過民主合法程式通過的法案也拒不接受,力圖推翻。主導共和黨的「茶黨」一派就是如此可怕的一極。他們之中兩位出來競選參議員的候選人竟針對墮胎問題說出「婦女的生理在遭強姦時會自動啟動避孕機制」以及「強姦導致懷孕是上帝的旨意」如此荒誕透頂的話來。在世界許多地區,尤其在中東,我們都可看到這類自私自利、唯我是尊、不具人類崇高理想的政黨都呈現出美國「茶黨」那種愛用各種手段搗亂以達到奪權目的的特徵。它們的基本信條是「會鬧的孩子有奶吃」,不達到目的就不斷地鬧。美國這樣一個高度文明的國家竟湧現出如此多的「茶黨」追隨者,實在是其一大悲哀,也是其一大恥辱。從歐巴馬執政的前4年來看,歐巴馬是極少數政治家中能受人尊重的一國之首和一家之長。他個人和家庭成員從沒鬧出過什麼醜聞,他不搞黑金政治,沒有不良個人作風,沒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斂財之舉,一切從政者必須透明之處他都做到。他已表現出能與共和黨任何人接觸交談和與各世界領導人平起平坐、共同協商的能力。他的內閣成員並沒有排除共和黨人和前政敵。人們也看到,在一些難以在國會通過的議案中,他曾做出妥協姿態尋求共和黨的合作,可惜均未能如願以償。政府本身才是問題?2008年在民主黨初選中,他與希拉蕊打得不可開交,並因而與前總統柯林頓結怨甚深。然而他當選總統後,卻出人意料地任命希拉蕊為國務卿,4年來兩人合作無間,而且與柯林頓的前嫌也渙然冰釋。一個政治家有如此胸懷很不容易。柯林頓今年在為歐巴馬助選時便實事求是地說道:「歐巴馬總統接手的經濟狀況比我那時糟得多。沒有一位總統,包括我和我之前所有的總統,能夠用區區4年修補好他所面對的千瘡百孔。」他還說,對於美國人而言,最關鍵的問題是:你想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如果你想生活在一個「萬事靠自己」和「勝者為王」的社會,那麼你該去支持共和黨。如果你希望你的國家能讓人們分享繁榮和責任、讓人們都有參與和發展的機會,那你該投歐巴馬和拜登的票。現在可以肯定的是,未來的4年,人們起碼可以相信美國不會淪落到成為一個「狼狼廝殺、羊被狼吃」的社會。自然界有時發生的一些事令人感到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巧合。就在離美國大選一旬之前,大自然讓一場美國史上罕見的超級風暴「珊迪」登陸美國的東北岸,造成大範圍生命和財產的損失。面對這場災難,美國選民能不好好重新思考常掛在共和黨政客嘴邊的「政府不是解決問題的依靠,它本身才是問題」這句雷根名言嗎?他們心裡顯然要問:災民在損失如此慘重的情況下還能「萬事靠自己」嗎?政府能不主動組織抗災和伸出救援之手嗎?私營公司會去修好一切遭受破壞的基礎設施嗎?更有意思的是,原屬共和黨和一直保持中立立場的紐約市市長彭博看到紐約市遭到如此異常風暴的嚴重襲擊後,覺得有必要挺身出來表態,指出氣候的反常變化是不容否認的事實,因此他支持歐巴馬連任總統,因為他認為只有歐巴馬能領導美國走上保護氣候的道路上。在歐巴馬許多未竟的事業中,如何克服重重阻擾使美國國會能通過一項關乎人類生存的保護氣候的法案,可能是他今後4年執政最大的挑戰之一。實現創國先輩承諾歐巴馬得以再接再厲,再幹4年。今後可不再有競選連任的後顧之憂了,許多事可放手去幹。4年前他在勝選發表演說時,鑒於當時所要應對的是金融風暴所造成的巨大破壞及國家巨大赤字和失業人數的挑戰,在激勵和鼓舞民眾的措詞表達上比較謹慎保守,以避免引起民眾不實際的過高期望。目前情況已有所好轉,因此在今年的勝選演說上,他比較慷慨激昂,傳遞了更加樂觀自信的資訊。不過,共和黨有美國大批富人和財團的支持,很有可能會繼續與歐巴馬的施政「對著幹」。歐巴馬如果在國會再得不到共和黨的合作,他現在可以放手走向群眾去尋求基層百姓的支持。這在他勝選演說中已透露出來:「今晚,儘管我們歷盡了艱辛,儘管華盛頓首府的不良政風讓人沮喪,對於未來,對於美國,我的內心卻從未如此充滿希望。我請求你們繼續持有這種希望。我所說的當然不是那種盲目樂觀的希望,即無視任務之艱巨與道路之艱險的希望;也不是那種空想理想主義的希望,即允許人們袖手旁觀、無所作為、不去拚搏的希望。我一向堅信,希望是我們內心存在的一種執著,儘管明知事不可為,但只要我們敢於執著地追求、執著地努力、執著地奮鬥,前方總有美好的事物在等待著我們。」在俄亥俄州的哥倫布市,總統歐巴馬在台上與饒舌歌手Jay-Z及「工人皇帝」歌手布魯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向群眾揮手,圖攝於5日。(圖文/路透)「在美國,我相信我們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繼續為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更多的機會和給中產階級更多的保障而奮鬥。我相信,我們能夠實現我們創國先輩的承諾,即只要你肯付出辛勤,不論你是誰,不論你來自哪里,不論你有何種膚色,不論你是黑人或是白人、西班牙裔人、亞裔人或是印第安人,不論年少或年長,不論貧窮或富有,不論健全或殘疾,不論是同性戀者或是非同性戀者,你在美國就能夠取得成功。」歐巴馬日理萬機之際,不忘抽空打籃球。他在籃球場上的多次橫衝直撞已給自己撞掉一顆牙。未來4年在政治沙場的搏鬥也少不了要掉幾顆「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