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吳茂昆 火彩虹 兒茶素

吉普賽人在歐洲的昨日今日明日

中央社/ 2012.10.28 00:00
(中央社記者林琳柏林特稿)德國政府在柏林市中心國會大廈旁的樹林園區裡豎立紀念碑,悼念在1933年到1945年間被納粹黨殘害的吉普賽人。遲來的正義讓社會大眾注意到吉普賽人在歐洲的處境。

德國歷史學者指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黨計劃性滅絕吉普賽人,由歐洲各地被逮捕送進集中營處決的吉普賽人估計多達50萬。

露天紀念館的玻璃圍屏上詳列當年納粹黨殘害吉普賽人的紀錄。紀念館27日開始對民眾開放,從早到晚人潮不斷。

人們站在玻璃圍屏前回顧歷史的傷痕、在紀念水池前憑弔。從林間透出的哀戚音樂增添現場肅穆氣氛。

在歐洲的吉普賽人被稱為「羅姆人」(Roma)和「辛堤人」(Sinti)。德國歷史學者指出,從600多年前開始有東來的辛堤人和羅姆人定居在德國地區,不過他們多半自成生活圈,難打進當地社會,也備受歧視。

一些經歷納粹迫害卻存活的吉普賽人及戰後出生的吉普賽裔人士了解到,若要擺脫社會對於吉普賽人的歧視,他們必須學會融入並且主動爭取基本人權。

「德國辛堤人及羅姆人中央委員會」主席羅斯(Romani Rose)從1970年代就積極推動辛堤人及羅姆人族裔的民權運動。他在1982年成立了這個組織。

當時的德國總理施密特(Helmut Schmidt)接見委員會成員並且首度明確地表示,納粹於二戰期間殘殺辛堤人及羅姆人是種族主義的滅種罪行。

德國政府在1980年代才承認這個弱勢族裔在二戰期間和猶太人一樣受到殘害,也才開始有關於設立贖罪紀念碑的討論。

德國政府1992年決定建立紀念碑,但計劃一直延宕,因為德國辛堤人及羅姆人中央委員會反對紀念碑上用他們認為有歧視貶低意味的「吉普賽人」稱謂。

紀念碑在20年後才完工,24日由德國總理梅克爾主持紀念碑揭幕儀式,德國辛堤人及羅姆人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們也應邀出席。

二戰後直到柏林圍牆倒塌前,在德國地區的吉普賽人口並不多。1990年代東歐開放,許多在東南歐國家生活難以為繼的吉普賽人紛紛攜家帶眷往西歐逃亡。

德國收容的難民有不少是從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來的辛堤人及羅姆人。羅斯估計目前全德各地的辛堤人和羅姆人總數大約有7萬人。

羅斯估計的數字可能並不包括最近以來陸續從巴爾幹半島、主要是塞爾維亞和馬其頓,穿越東歐國家到德國來尋求庇護的羅姆人。申根地區旅行免簽證的便利給德國、法國、義大利等帶來許多頭痛的經濟難民問題。

德國社會並不歡迎不通曉德語且生活習慣不同的不速之客,羅姆人在德國討生活很困難。柏林街頭經常會看到拉著手風琴的吉普賽面孔,路過的行人多半對單調淒涼的樂音無動於衷。在觀光景點出現的強索施捨的吉普賽婦孺,更加深德國人對這個弱勢族裔的偏見。

德國民眾在紀念碑前憑弔,為幾10年前受害的辛堤人和羅姆人感傷。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他們對於處境艱難也難扭轉現狀的吉普賽族裔會有多大的同情,卻是另外的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