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國鋼鐵商壞帳多 銀行追債無功而返

自由時報/ 2012.10.22 00:00
記者羅倩宜/專題報導

中國鋼鐵貿易商引爆壞帳危機,未來一個月至少有30件訴訟開庭,貿易商表示當初根本不需要這些放款,是金融海嘯後四兆人民幣寬鬆的後遺症。如今銀行告上法院向鋼鐵貿易商索討,不僅凸顯鋼鐵業的左支右絀,也暴露中國金融體系的壞帳問題。

時間拉回八月初,中國建設銀行控告上海鋼閩金屬等四家鋼鐵貿易商,理由是上海鋼閩未如期償還近千萬元人民幣的貸款,其他三家須承擔連帶保證責任。該案經法院調解,建設銀行同意分期延償。

貿易商壞帳連環爆

但接下來,鋼鐵貿易商的壞帳連環爆,上海高等法院曾在10天之內受理12件銀行訴訟。九月底上海銀行同業公會被迫出面協調債權銀行與債務人,但無具體結果。十一長假後的一個月,將有近30案陸續開庭,單是光大銀行一家,就有11件必須出庭。

過去十年,中國大開鋼鐵產能,但全球不景氣導致終端需求追趕不及,產能過剩造成鋼鐵業極度蕭條,上海鋼材期貨價格如今平均每噸只剩3400元人民幣,從2009年的高點跌掉一半。信評機構惠譽上週才警告,中國鋼價將持續低迷到明年,中國最大的寶鋼也說,目前面臨史上最艱困的第三季。

大型鋼廠普遍虧損,小型鋼鐵貿易商更是首當其衝。在本業不佳,銀行又加緊催討貸款的情況下,許多貿易商乾脆聯合起來,停止還款,迫使銀行採取法律途徑。根據統計,截至九月初,上海地區鋼鐵貿易商貸款餘額為1975億元人民幣,占當地中資銀行貸款餘額的4%,其中至少有275億轉為不良貸款。

相關單位紛紛卸責

針對鋼鐵貿易商引爆的信貸危機,官方、銀行與貿易商則是各說各話。今年4月,中國銀監會通令各地銀行,指出許多鋼材貿易商以需要流動資金為名,透過質押或聯保取得貸款後,轉向投資房地產及高利貸等用途,因此有必要加強檢查並緊縮放款。言下之意似乎是貿易商騙取銀行融資轉作高風險用途。

貿易商也有苦難言。上海舜澤貿易公司李姓負責人表示,「金融海嘯後,政府釋出大量寬鬆,銀行來求我們借錢,你很難拒絕。借了一堆用不到的資金,只好轉做其他投資。」投資的標的包括股市、房市、甚至還轉借出去放高利貸。但隨著經濟下滑,這些投資血本無歸。

貸款利息相當驚人

當初銀行捧著錢上門時,放貸的利息相當驚人。業內人士指出,例如民生銀行對中小型鋼鐵貿易商就收取年息24%,是官方利率的4倍。民生銀行高層則說,鋼鐵貿易的放款風險大,利息自然也收得高,「根據目前規定,我們對鋼鐵貿易商的放貸,沒有一筆能算是壞帳。」中國官方規定,債務人超過九十天未償本金且未償還利息,才算是壞帳,否則只能算是問題放款。

在銀監會緊縮放款的要求下,今年六月,中國第八大的民生銀行告上法院,向上海舜澤追討300萬元人民幣的借款,舜澤負責人試圖賣掉質押的兩處公寓,但因房市不景氣,無功而返。類似這樣的案件十分普遍,美國財經網站CNBC指出,中國銀行鎖定追討的大多是50人以下的小型貿易商,因為大型鋼鐵公司通常有國家撐腰,現金也比較充裕。

美國財經網站CNBC表示,2008年之後,中國推出4兆人民幣振興,銀行業對鋼鐵貿易商大舉釋出流動性,結果不但融資過剩,而且管理不當。

中國鋼鐵業的問題究竟有多嚴重?根據中國鋼鐵協會,截至去年底,鋼鐵業總計有4千億美元的債務(相當於南非的GDP),部分大型鋼廠欠款甚至高達3千億人民幣。

中國銀行業的壞帳也愈來愈高,因此鎖定了鋼鐵貿易商開刀。根據官方最新數據,今年第二季,中國大型銀行獲利成長寫下金融海嘯以來最低,壞帳則連三季攀升至目前的4565億元人民幣。四大行庫之一的中國銀行表示,目前正在努力管控對產能過剩產業的放款,例如鋼鐵業及造船業。

放款過度傷害難救

不過,放款過度的傷害已經造成。中國最大鋼鐵貿易商無錫一洲的負責人李國清在今年年初潛逃,留下10億人民幣的債務。其他貿易商借了兩三千萬元跑路的更是比比皆是。官方過度擴張流動性,貪圖利息收入及無限量換取經濟復甦,如今要在鋼鐵業不景氣的時刻,自己吞下這個苦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