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偏見殺人!與《候鳥來的季節》

立報/本報訊 2012.09.27 00:00
2012年9月1日《聯合報》論壇版刊出周妙卿的投書,認為既然三審的法官們都接納了檢察官們的起訴與指控,每次都判處蘇建和、莊林勳、劉秉郎死刑,當年的法務部長馬英九竟然不簽署死刑的執行命令,引發囉囉嗦嗦、拖泥帶水的後遺症,根本就是在踐踏三審的權威——你我能不驚駭周妙卿這麼嗜血的腦殘思維與垃圾文字?在我幼年,壽山搶案一案雙破,兩個城市兩組刑警各逮捕幾位青少年,兩邊的涉案人都招供認罪但彼此互不相識。刑求逼供、屈打成招引起輿論嘩然,口誅筆伐。從老兵王迎先在李師科案的冤死到後來的江國慶案,正因為檢察官與法官(還有前國防部長陳肇敏)的狼狽為奸,縱容刑警搶業績爭功的不擇手段、踐踏人權,才會讓台灣的司法蒙羞、政府失去民心,台灣的冤獄居世界之冠。不料現今依然有人瞎了眼睛,不去指責警方辦案粗糙草率與逼供迫害,反倒抱怨歷任法務部長(還有繼任的葉金鳳與往後民進黨的陳定南)不簽署槍決令。周妙卿是變相歌頌某些酷吏(無論是親李登輝的李元簇或是反李登輝的王建煊)不分青紅皂白的嗜殺嗎?蔣氏王朝土崩瓦解,餘孽卻此起彼落。偏見殺人!不僅是周妙卿這篇有毒文字,也不侷限於台灣一大堆人渣刑警、檢察官、法官。蔡銀娟導演的電影《候鳥來的季節》裡林家民(溫昇豪飾)與林家雄(莊凱勛飾)這雙兄弟的父母,種種的偏見與歧視,讓兒子與媳婦都不快樂,差點毀了長子的婚姻與家庭,既欺虐次子的越南妻子,又間接害死次子。《候鳥來的季節》(威視)幼年,在雲林家鄉,家雄雖然是班上前五名的學生,而且考上高職,可是家民是全校第一名,深受父母、老師期待,家雄就被比了下去。甚至,在父母付不起哥哥大學學費時,弟弟只好輟學去打工來支撐哥哥順利完成學業。父親病危時,哥哥遠在天邊服兵役,弟弟近在眼前盡心照顧竟不討喜,父親臨死想看到的只是哥哥。母親特地為哥哥裝潢一個房間,哥哥卻寧可定居台北。長輩的可怕還不止這些。家雄失學,原先女友辛梅的父親鄙夷他學歷比辛梅低,棒打鴛鴦,斷送這樁戀情。家雄的母親安排娶位越南女孩,大筆聘金(以及家雄爆肝住院的醫藥費)全都算到家民頭上。越南媳婦雲鳳(海倫清桃飾)嫁過來,本是婆婆心願已遂,不料竟對媳婦百般挑剔。婆婆不悅雲鳳聽不懂台語,惱怒早先出錢要雲鳳在越南補習北京話(普通話),莫非雲鳳沒有依言照辦?幸虧兒子家雄明理,表示「學國語哪有這麼快?」,何況媽媽你「剛才講的是台語!」這位可怕的媽媽代行父權還禍延長子夫妻。家民不在乎有沒有小孩,都會男女夫妻二人活得逍遙自在。本省男孩家民與外省妻子含櫻(白歆惠飾)超越省籍的愛情,還因為女方學些台語去見婆婆而更被尊重、體諒。只是,婆婆強求媳婦生子、家民忙著賞野鳥與救野鳥的狂熱,無暇陪妻去人工受孕,含櫻不免惱恨去看西醫、中醫都是她單獨赴會,彷彿生孩子是她「一個人」的事。家民的煎熬則是正逢候鳥來臨的季節,何況鳥寶寶出了事,含櫻還反嗆:「鳥重要還是我重要?」家民困惑妻怎麼連更弱勢的鳥都要嫉妒?本片卻在悄悄比較人與鳥的「異」、「同」兩種面向,尤其是此刻與往後的關於生育、關於病痛、關於死亡。家民的母親以及她背負的傳統充滿偏見,擾亂了也破壞了現代都會男女的平靜和諧生活,阻礙了個人活出自我的自由。人,成了只是生育的工具。從不省思生下來的孩子倘若遇上江國慶、蘇建和的處境,外加周妙卿的落井下石!且看家雄並非不努力打工,但這位勞工階級遭逢雇主落跑、工資沒有著落,又如何養家?而越南媳婦雲鳳正因為窮父母亂生大批小孩養不起,等於變相把雲鳳賣到台灣,拆散雲鳳跟越南男孩的痴戀,何等殘酷?本片並沒有醜化男主角兩兄弟的媽媽(鄉村傳統女人),也洞見了現代都會女性(含櫻)的盲點。可喜的是,一波多折,終於醒悟,拉拔養育無父無母的孩子遠比是不是親生重要,而且台灣人到末了養育的是越南裔的嬰兒,取名林之鴴,超越血統的愛,超越物種的愛(片中用極尊重野鳥的方式觀賞。拍攝高蹺鴴的美景,是小說作家奇才兼生態攝影家李志薔的手筆!),無所不在的愛。家雄在雲林老家把醫師要他換肝診斷書藏在衣櫥抽屜,竟外翻出雲鳳收藏的越南男友來信與照片。此情此景,讓我哭泣。窮國女孩在台灣孑然一身,隱私能往哪裡藏?就像我家鸚鵡、鵪鶉、小白文鳥在房間籠裡,偶然抓到一個玩具或青花菜顆粒,無論怎麼藏著,我在籠外都一覽無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