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絢爛虛幻的華麗夢境 踏進蜷川實花眼中世界

蕃騰人物/曹雅婷 2012.07.31 18:31

探討對美的執著 不是女性拍攝無法忠實呈現

這次來台主要為新片《惡女羅曼死》做宣傳的蜷川實花小姐,其實當初在拍完她的第一部電影《惡女花魁》後就迫不及待的想拍這部電影,本身是原著岡崎京子老師粉絲的她,對這部作品簡直愛不釋手!尤其是劇情探討女人對美麗過度執著的價值觀,「是不是每個女孩子心中都有著莉莉子(劇中女主角名)呢?」,身為女性的蜷川導演產生了共鳴,「若不是女性來拍攝不是就無法忠實呈現裡面的觀點了嗎?」她想。但可惜是中途遇到了漫畫翻拍權在其他導演身上、自己本身工作量繁多、小孩誕生等等事務打斷,不過最終,前年夏天得到了翻拍權,長期以來的渴望得到了實現與滿足。

當初選角在日本也掀起極大的話題性,女主角澤尻英龍華在這部電影前已被冷凍好幾年沒有演出,而這就是蜷川導演除了美貌與演技外更加決定她是對的人選。主角等於整部片的靈魂,即使有著莉莉子因全身整形的驚人美貌、或精湛高深的演技,不過一部份有著和莉莉子的相同際遇─曾經被大眾與媒體捧到很高之後卻摔落地上、得到了掌聲亦受到詆毀,澤尻英龍華曾看到的人生風景與其他的女演員一定很不相同,而實際參與演出後,證實了她的確是最合適的莉莉子。

走出自己一條路 擺脫第二代的束縛

1972年在東京出生的蜷川實花來自於藝術世家,父親蜷川幸雄是日本知名的劇場導演,是日本當代戲劇的代表人物之一,母親亦是演員。從幼稚園以來,其實蜷川導演有個想當女演員的夢想,但她太希望大家把她當做獨立的個體而非「蜷川幸雄的女兒」,再加上從國中開始就喜歡拿著相機到處隨意地拍照,大學時代第一次以個人創作的黑白相片入選「攝影一坪展」就擠進前十名,在和戲劇界的蜷川幸雄全然無關的攝影界得到了肯定。

蜷川實花道:「即使跟後來獲得的獎項相比是個最小的獎,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依然是我最開心的時刻。」雖然走不同的方向,但父親給蜷川導演「不認真是絕對不行的」的創作態度,以及「當大家都往右邊的路走去,如果你想走左邊的路就朝左邊去吧,如此你就能夠成為一個獨立走下去的人」家訓,讓她以堅持和百分之百的努力在創作這條路上行走著。

投注所有心力 世界觀由電影更完整呈現

蜷川實花從事職業攝影師今年已經是第17年,其實最剛開始並沒有強烈當導演的想法,而是那時候《惡女花魁》的製片宇田充自己找上門來,說有適合蜷川老師的劇本要不要試試看,而這一試就因此踏入了電影的大門。拍照與拍電影完全不同,連大腦用的部位也不一樣,作為導演需要用盡所有的心力,甚至當初在拍攝《惡女羅曼死》的時候,莉莉子房間的許多家具也是從導演家連夜搬出到片場的,提到這蜷川導演笑道:「拍戲的那一兩個月家裡像是被闖空門一樣光禿禿的。」

拍電影很刺激,想法可以藉由影片完整呈現,原本的世界觀從2D變3D、從平面轉化為動態影像,讓解讀能闡述地更清楚。而目前兩部電影都以蜷川著名的濃郁色彩充斥全片,不過其實沒想到她最早期曾經有5到6年的時間拍攝黑白相片,黑白作品亦大量累積,說到未來可能有機會出版黑白攝影集,但近來像《大藝術家》這樣的黑白電影尚未有此打算。

經驗越多感動越少 藉由大量攝影與旅行維持創作能量

拍照原本就是蜷川導演的興趣,不過當經驗累積的越多、獲得的感動似乎就越少了,她有些苦惱地說:「這也是最難的部分阿。」因為要盡量地將感動自己的部分放入照片這才可以感動人,所以需要大量去攝影,藉由這創作過程中不斷的有新發現,或者是旅行,身處在和平常習慣不一樣的地方,知覺會特別的敏感,常會因此注意到有趣或特別的事物;而這就像演員,即使在同一個場景,因為不同的台詞或當下不一樣的心情也會使表演方式有差別,而身為攝影師或是導演就是如此,在另外一方面的她,也會希望自己能將此捕捉下來。

台灣是第二個家 最愛親切台灣人

最後我問了蜷川來過台灣幾次?導演立刻就笑了出來,原來她上個月才來過台灣並待了大概一個禮拜的時間,每年會來三到四次,算起來總共大概有二十幾次那麼多了。台灣人很親切很熱情,這是她最喜歡台灣的地方,在世界各國中和台灣人工作經驗是最好的,甚至她的工作人員也有同感。「除了相處愉快,東西好吃也是重點喔!」她笑咪咪地再次補充,也因為對這塊土地的熟悉,每每來到台灣反而有她「回來了」的感覺。所以她也很開心這次新電影除了在日本外,台灣是國際首映的地方。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