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柯文哲自述:因扁的特別讓他成次等囚犯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2.07.20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2.07.20 謝莉慧/台北報導

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今(20)晚11點左右在臉書發表一篇扁案的QA說明扁案保外就醫的相關問題,同時,他也希望「正確處理扁案」,以及身為外科重症醫生的他為何要去看阿扁,而扁究竟是「特權」還是「次等囚犯」? 最後,他問,讓阿扁病死獄中,真的符合台灣社會最大利益?總要想出一個解套方案。以下是他在臉書的自述文,為避免斷章取義,本文真實呈現。

柯文哲今晚在臉書上問的第1個問題是,「為什麼要在我的facebook(臉書)說明扁案保外就醫之相關問題?」他說,「因為扁案讓台灣付出很大的社會成本,高喊『阿扁無罪』者和詛咒他死者,數目相當。社會上,藍綠壁壘分明互相敵視,政治上,內鬥空轉造成經濟日衰。大家總該在這個歷史事件中學到一些教訓

就像醫學的進步其實是無數的醫生從失敗的案例中去檢討改進,所謂「失敗為成功之母」就是這個意思。另外媒體一向「各盡其能、各取所需」,我講同一句話,第2天10家報紙寫的都不同,連我都搞不清到底我當時是講了甚麼,所以乾脆在自己的facebook說明,還可確定是我的真意。還有最讓我受不了的是台灣的政論節目,針對不確定的消息大做評論。只要不是本人被錄音錄影的言論,大家聽聽就好不必當真,請以這個facebook所刊載的為準。

對於這個案件,柯文哲說,「我的真心建議是『面對它』,扁案是台灣歷史的不幸事件,但能否因為這個案子而讓台灣未來的獄政、人權、司法、政治更健全?『處理它』,以減少藍綠衝突,符合社會正義,對得起歷史,就需要政黨跟國家領導人的智慧了。『放下它』,讓台灣迎向未來才是真正的目標。

其次,結束扁案,不是無罪開釋,不是不知所以的特赦,不是錢款不明不白無疾而終,而是正確處理扁案。

扁案本來就應該在司法系統內尋求公平正義,洗錢、逃稅,確定的,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我們也沒話說。但也不要違反程序正義,先押受審、中途換法官,特偵組教唆證人偽證,傳訊3歲孫女……,弄到最後司法之公平正義本身被懷疑。目前已經存入特偵組帳號的七億海外款項,是否已追查完全?全民都希望知道答案。已經4年了,早該水落石出了,早該全部結案了。不應把司法當作政治工具,甚至政治提款機,遇到困難,就拿阿扁出來抖一抖打一打。風頭過了再收起來,準備下一次再用。是該結束了!

第3, 為什麼是外科重症的柯文哲去看阿扁?柯文哲在臉書上表示,「說來話長,只能說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陳致中如果找得到別人幫忙也不會來找我。我的原始目標只是讓台灣社會盡早脫困減少內耗,現在發現實在是苦差事,我只是講話大聲,不是搞政治的材料。夾在藍綠之間,即使在綠營之內也是各有堅持,甚至流彈四射,現在只能硬著頭皮盡速完成。」

第4,扁是特權? 還是次等囚犯?柯文哲指出,雖說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是阿扁畢竟當過8年台灣總統,如何當作一般囚犯處理? 一般囚犯出來看病,不需要超過170名警力,不需要荷槍實彈身穿防彈衣之警力,不需要等批准要2個月,不需要觀察國內政治局勢才能決定是否可以出來戒護就醫。一般囚犯每天可出去工作8小時,可以和獄友團體互動,晚上再回牢房睡覺,而不是以安全為理由幾乎整天被關在1.3坪的空間,醫學上這是一種「知覺剝奪」的虐待。事實上,因為他的特別,使他變成次等囚犯。

讓前任總統躺在地上睡覺,趴在地上寫字,坐在地上吃飯,穿著囚衣,面目猥瑣,不管是洗澡上廁所,再24小時監視器盯著,這實在很奇怪。說得出名字的國家都沒有發生過這種事。其實我最生氣的是你抗議,他就改一點,還當作施捨要你感激。我說給他一個桌椅,他就在牆上釘1個板子,讓你坐在地上寫。你再抗議,他就準備桌椅,每天1次讓你坐2個小時,時間到了,叫你回去繼續坐在地上。你再抗議,那就1天桌椅坐2次。真的不需要這樣!

另外,給所有的受刑人一張床睡覺,其實這無關藍綠,台灣號稱人權立國,卻讓受刑人睡在地上。把人當人看待,是文明國家的起碼要求。如果說綠營政治人物很多坐過牢,阿扁也執政8年過,當時也沒給受刑人一張床睡覺,所以現在應該繼續這樣。這是甚麼邏輯? 以前錯了,現在也可以改進啊!也希望受刑人都得到該有的醫療,健保已實施17年,竟然到現在受刑人都沒有健保!總之,把人當作人看待。歧視和虐待不會使台灣社會更好。

最後,柯文哲談到「讓阿扁病死獄中,真的符合台灣社會最大利益?」總要想出一個解套方案。

柯文哲指出,扁案的司法過程顯然已無法說服全民尤其是綠營的支持者,在藍綠對壘之下,司法案件變成政治事件。解決扁案,不是為了阿扁,是為了台灣。讓阿扁病死獄中,不符合台灣社會最大利益。當然也不是讓阿扁出來搞一邊一國,因為這也不符合台灣社會最大利益,如何在中間取一個平衡點,讓藍綠雙方都可接受,獲得台灣社會最大利益,這需要雙方的政治智慧。只要以天下蒼生為念,不要有政治或個人私利的念頭,這個問題是可解決的。

該講的都講了,該做的也做了,剩下的就交給歷史,天佑台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