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I 假鈔 爆走倉鼠

漫長的偵訊 累癱員警 應訊恍神沉默 回話最久得等三分鐘

中時電子報/陳鴻偉、林郁平/台北報導 2012.05.26 00:00
王淵昨天與警方完成第一回合應訊,被移送地檢署收押,警方從前天早上抓到他,雙方互動約廿四小時,王淵只在最後的三、四個鐘頭配合,近距離接觸他的員警說,王淵常盯著一個方向像在思考,大部分都不發一語,即使做筆錄時,也常出現「恍神」、「沉默卅秒」的情況,所以案子都問很久。

王淵講話時,帶著一點山東外省腔調,從廿四日落網一直到晚間進入拘留所,這段期間,他被帶到大安路和桃園大溪搜索,但絕大部分都是不發一語,千篇一律只說:「律師來我才要說。」晚上也拒絕夜間偵訊。

昨天清晨六時天亮偵訊再起,這時王淵已和律師溝通過,對方似乎勸他配合警方偵訊,用「犯後態度良好」爭取減輕量刑,王淵睡了一覺可能有所覺悟,才開始講比較多。

檢警對王淵問案前,已準備上百捲詳細蒐證、剪輯的監視畫面,通常先直接問:「你有沒有做?」王淵則回說:「好像有…」、「有嗎我忘了…」專案人員這時再出示監視影片,幫他「回復記憶」。

王淵看到證據,通常就出現恍神或沉默的情況,通常過了卅秒之後,他才會繼續做反應,從偷車到買香菸都是如此。

最關鍵的搶銀行部分,警方在他承認有偷機車、有買香菸後,緊接著訊問他:「經過交叉比對,偷機車買香菸的就是搶銀行的匪徒,所以是不是你幹的?」

接著就出現偵訊中最長的沉默時刻,時間長達三分鐘,王淵的眼睛又盯向遠方,好半晌才鬆口坦承「沒錯,就是我幹的!」此話一出,他才開始敘述自己當天如何事先查探、如何躲進銀行和開槍搶劫。

至於槍傷保全,王淵辯解,他當時都是往地上打,目的是為了嚇阻對方,並沒有傷人之意。整場筆錄問了三、四個鐘頭,讓幾乎整晚沒睡的專案小組筋疲力竭。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