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勞權意識抬頭 中國青年拒吃苦

立報/謝雯伃 2012.04.17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張淑香(音譯)8年前離開位於中國內陸的窮困村莊,從那時起,她待過20家工廠。現在她在富士康代工廠的裝配線工作,裝配包括蘋果旗下的產品。她希望富士康是她工廠打工之路的最後一站。權益受損 勇於爭取據《路透》報導,這名26歲的工人待過的工廠從生產咖啡機、珠寶、蘋果電腦LED螢幕到現在的電腦主機板。每一次,她都因為抱怨薪資過低及主管不講道理而辭職,然後跳槽到下一家工廠。「工廠裡的工作太辛苦了。」當她被問道富士康的生活時,她這樣回答。她計畫在6月前離開這裡。「從去年起,我就一直告訴自己,我絕不會再踏進工廠工作,不過我現在卻還是在這裡。」張淑香代表著中國數千萬名年輕工作者在期待和機運上的改變。他們離鄉背景,將他們的國家變成了世界工廠。他們態度的轉變讓諸如富士康和其最大客戶蘋果電腦等數以千計製造商面臨嚴重挑戰。這些製造商一直仰賴中國工人。一度他們認為中國能源源不絕提供便宜又順從的員工。富士康因生產蘋果iPhone和iPad的代工廠工作環境不佳,遭到外界抨擊。老闆郭台銘承諾,將持續提高工人薪資並減少工時。張淑香現在在主機板裝配線上工作,工廠位在鄭州郊區的工業區。今年3月,蘋果執行長庫克訪問中國曾前往當地視察。張淑香表示,在決定是否辭職前,她會靜觀富士康及蘋果簽署的條約,承諾改善工作環境後,會有哪些改變發生。對中國政府來說,滿足張淑香和其他民工的心聲至關重大。官方統計,全中國有1億5,900萬名民工。新一代的民工更為年輕,接受過更好的教育,也對科技更為嫻熟。他們當中許多人是獨生女,比起他們的父母,對於嚴苛的工作環境較不能接受。他們也益發關注自身權益,更注意隨經濟快速成長,出現諸如服務業等更多就業機會,能替代千篇一律的工廠工作。「當感覺自身權益受損,或是他們並未獲得應得利益時,他們願意採取集體行動、抗議、罷工、示威等方式來爭取。」香港工人權益團體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r Bulletin)發言人克洛索(Geoffrey Crothall)表示。「工人們知道,如果他們堅定立場,要求更好的薪資和工作條件,雇主們勢必要接受其中一些要求。」新世代盼薪資更優渥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資深中國分析師林德康(Duncan Innes-Ker)表示,持續經濟成長、政府政策支持提高基本工資和人口分布數據,這些因素完美聚合,為中國勞工爭取更高薪資提供了完美支持。北京顧問公司龍州經訊(Dragonomics)預測,中國15到24歲年輕工人的數目在未來12年內可能會減少1/3,讓年輕藍領世代獲得更多談判權力。中國民工2011年的平均月薪比2010年增加了21.2%,來到2,049元人民幣。諸如廣東等沿海地區的薪資增加幅度較內陸地區來得高。儘管工資調漲,此番薪資水準仍舊遠低於西方已發展經濟體。日前一個平常午後,河南省省會鄭州一處人力招聘中心外,一群人站在佈告欄旁觀看招聘啟事。許多公司招募的是門市管理人員、零售助手和會計。有些工作的薪資從1,200元到6千元人民幣不等。22歲的謝文(音譯)曾擔任護士,目前失業。當被問道是否考慮過到工廠做事時,她面露恐懼。「聽起來不錯,但這類工作沒有成長性。如果你想要賺很多,你就必須要加很多班。」她說,並補充說她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份工作「太累」,「我不想要輪任何晚班,也不想加班」。27歲的金晶(音譯)是她的朋友,1個月前辭去在藥房的工作,目前也在求職。金晶表示,她之所以辭職是因為那是「無意義」的工作。從2004年起,她換過了4、5個工作,現在她想找銷售方面的工作,希望薪資1個月有2千元,月休4至6天,並能有伙食補助和加班費。20歲的竇金(音譯)高中畢業後,曾在一間電子工廠的品管部門工作過一年。「那份工作很累。我必須要輪晚班,一次要12個小時。」竇金表示。她後來在一間小公司找到接待員的工作,負責接待訪客,替訪客倒茶水。「我並不覺得自己從這份工作中能學到什麼。」她說,並補充道,她希望能從下一份工作中學到一些技能,進而開一家自己的店。一名楊姓男子在人群中穿梭,試圖招聘電話行銷人員。他發放的傳單上寫著月薪3到5千元人民幣,但沒有太多人感到興趣。「工人越來越挑剔了,他們想要高薪,想要一份離家近,又不用負太大責任的工作,」他說:「我想這是不切實際的。」成本低廉 外商難撤離雖然這一代年輕、更為挑剔的民工可能為中國的出口商造成威脅,林德康表示:「外國公司要撤離中國的一天還很遠,因為其他地方太昂貴了。」「很難找到一個地方擁有與中國相似的強項,」他說:「歸結來說,中國有無數高度專業廠區的群聚區,這幫助製造商大幅降低成本。」30歲的張重豐(音譯)是張淑香的哥哥,也在富士康工作。他表示,年輕工人的汰換率很高,特別是那些1990年後出生的工人。「一旦他們感到憤怒,他們就會辭職,」張重豐表示:「他們當中很少人能吃苦。」「吃苦」是張家兄妹父母一生辛勞的寫照。他們的父母今年61歲,終身都是農民。一個午後,這對老夫妻坐在葉張(Yezhang)村住宅的小院裡。葉張村離鄭州約1個小時車程。兩老正在揀選剛從田裡收成的菠菜,準備要賣到鄭州去。當被問到自己的生活和父母的生活有何不同時,張淑香笑說:「在那時怎麼會有工廠呢?那時,到處都是公社。」張淑香對吃苦其實略知一二。她18歲時,母親幫她付給仲介6百元人民幣,幫她在東莞一間工廠裡找了份工作。2004年,她搭了2天的巴士到達廣東省。沒幾天後她打電話回家哭訴。在富士康深圳龍華廠工作時,張淑香表示她在2011年底住院了2周。她指責,這都是因為她的主管設下了不合理的工作目標。她最後以自己的腳做了抗議,在康復後約3個月辭去工作。目前,張淑香每天被要求以手工黏貼5千組主機板元件。雖然工作內容很無聊,張淑香表示,鄭州廠比她過去工作的幾個富士康工廠都來得好。目前她每天工作約8小時,1個月休8天假。富士康付她的底薪是每個月1,550元人民幣,去年只有1,320元人民幣;現在還有加班費。她住在宿舍的4人房,月租是150元人民幣。她的居住環境採斯巴達式管理,設備簡陋,只有2張金屬上下鋪和一張書桌。張淑香表示,在2010年服務的富士康深圳廠中,裝配線的工人不准彼此交談,上廁所的時間也不能超過10分鐘。「在那時,我一直想到一句話:『我們是人,我們不是機器。』」她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