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有策略沒銀彈 愛滋歸零大難題

立報/陳玫伶 2012.04.04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法國籍教授巴瑞-西諾希(Dr. Francoise Barre-Sinoussi)是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據《半島新聞網》報導,當她在1982年發現第一型人類免疫不全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1, HIV-1,俗稱愛滋病病毒)時,她並不明白她的研究後來會撼動全世界,「我們認為只有一個小族群會被病毒感染,真的很天真,我們不清楚這個流行病的厲害。」她說。巴瑞-西諾希的話的確是該警惕,從她發現愛滋病病毒至今,已有6千萬人感染,超過3千萬人死亡,後者的人數相當於半數英國人口。但是她並不因此灰心,「我相信科學,長久來看,我們將發現新的策略,我的夢想是在死前終結愛滋病。」她說。她所言並非不可能。愛滋病防治在2012年出現了一道署光,《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於去年發表的研究中,發現治療愛滋病的抗反轉錄病毒治療法將有效降低96%把愛滋病病毒傳染給性伴侶的機率。經由性伴侶感染到愛滋病病毒的機率大約有3成,這項名為HPTN 052的研究被認為將扭轉HIV/AIDS的疫情,如此高的成功率幾乎是科學文獻中前所未聞的,但實際情況能否達成仍言之過早。治療與防治 雙管齊下這項科研結果「預防作為治療的策略」(The treatment as prevention strategy, TasP)被美國《科學》雜誌選為2011年10大科學突破,並且獲得《時代雜誌》、《刺胳針》和無疆界醫師組織的回應,學者認為這可能是10年來的最重大進展。國際愛滋學會(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主席凱特比拉(Elly Katibara)受訪時表示:「TasP是一個亮眼的發現,在治療人們的過程中,你進行的是兩項工作(意指預防和治療)。」2005年時,每一個聯合國成員都承諾將在2010年達成進行HIV防治、治療和照護工作,目標是在2015年之前將感染病例數降至零,儘管愛滋病防治工作並沒有傳出捷報,世界各國都致力於執行治療和預防策略,並且投入科學研究,希望能早日發現有效方針。加拿大卑詩愛滋病卓越中心(British Columbia Centre for Excellence in HIV/AIDS)主任蒙塔納(Julio Montaner)和特比拉早在90年代中期即開始進行TasP的研究。蒙塔納說:「我們有機改變歷史,我們的人生中將有機會看到愛滋病根絕。」1996年,感染HIV/AIDS的人約有1千萬,儘管科學家呼籲需要對抗疾病的資金,各國未有實際行動,疫情於是快速蔓延。2012年的今天,有3,400萬人為愛滋病毒帶原者,其中2/3落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地區,半數以上是婦女和小孩。對抗愛滋病病毒傳染和治療愛滋病有關的經費幾乎達1兆美元($1tn),且造成生產力下降和其他社會經濟問題。曾任聯合國愛滋病駐非洲特使的經濟學家路易斯(Stephen Lewis)說:「TasP已經成為國際愛滋運動的核心,每個人都被說服了。」但是,說得容易,真要介入可不簡單。對抗愛滋、肺結核與瘧疾全球基金(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Tuberculosis, and Malaria)是愛滋病防治的最大金主。因為G8國家違背先前的財政承諾,迫使全球基金凍結愛滋病治療經費,拒絕2012年提出的所有新計畫需求,也包括TasP的執行經費。全球基金於2012年短缺了2百億美元。無疆界醫師組織在3月底出版的報告書中描述了全球基金赤字的影響,該組織HIV醫療顧問伊莎貝爾 翁德賽-梅耶(Isabelle Meyer-Andrieux)說:「這項打擊迫切地影響了那些只能提供藥物的國家。」舉例來說,剛果共和國有1百萬HIV帶原者,因為資金不足造成幼兒科的HIV病房必須關閉。據聯合國愛滋防治計畫,若補足2百億美元缺口,將可預防1,220萬人成為愛滋病病毒感染新例以及2011年至2020年間會有740萬人免於因愛滋病併發症而死亡。2百億美元看似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但是若和發展經濟學家薩克斯所說,美國每天花19億美元在國防支出上相比,就不足為奇。診療時機 看法分歧缺乏資金並不是唯一的障礙,在治療何時啟動的基礎也有不同看法。臨床上,HIV經由CD4淋巴球數在體內的狀態,世界衛生組織指引上建議CD4淋巴球數低於350時必須治療。如果所有病人都接受治療,則將可預防20%的感染機率。聯合國愛滋防治計畫策略和成果部門主任史瓦特蘭德(Bernhard Schwartländer)說:「這個目標是在控制疫情,而非根絕疾病。」但是在北美洲和已開發國家中,CD4淋巴球數少於5百時即開始治療。蒙塔納說:「CD4淋巴球數少於5百的人在3到5年內有8%的機會降至350,如果我們更早治療,不僅可以預防疾病,也可以預防這期間的傳染。」世界衛生組織愛滋病部門的羅英茹(Ying-Ru Lo)表示:「對許多中低收入國家,WHO的指引考慮到他們的成本和系統成熟度。」事實上,不少病患因為不夠嚴重而被治療單位拒絕,其中約有1/4的人不會再返回接受治療。住在尚比亞路沙卡的HIV帶原者席威茲(Kenly Sikwese)告訴記者:「我許多朋友未達接受治療的基準,他們也不會再去檢查,再回來時已經坐著輪椅或病發了。」照護難深入貧困區域刊載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劃時代研究第一作者柯恩(Myron Cohen)表示,治療需要公共衛生的合理性,以符合實際情況。「我們必須找到每個人,讓它們接受治療……這是研究要求的。」他說。但是治療和檢查的可近性程度同樣說得比操作容易,特別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執行有更多困難。史瓦特蘭德說:「為了治療,我們要拓展檢查這件事在溫哥華發生,但是當你到坦尚尼亞中部沒有水沒有電,事情變得更困難。」蒙塔納對此表示意見,他說:「這又是跟資金有關,在這些一樣偏遠的地方,你看到人們喝可口可樂,因為他們成功地作了市場行銷。」如果汽水公司可以滲透這些地方,健康照護也可以做到。TasP的研究象徵一個抵抗HIV/AIDS的新世代,但是終究能改變的是什麼?提供治療的資金短缺是生命存亡之間的問題。至少聯合國宣告因為致力於包括教育、預防垂直感染、男性割包皮和治療等政策,還有超過7百萬人接受抗反轉錄病毒藥物治療,至2011年底的盛行率創了新低紀錄。AIDS相關疾病致死案例自2005年已經降了21%,愛滋病病毒新帶原人數在1997年後也降低了21%。2010年有660萬人接受治療,比前一年增加了135萬例。在波札那已經開始執行TasP,80%的愛滋病病患接受治療,降低了30%的傳染率。壞消息依舊是資金不足問題。蒙塔納承認現況是:「我們至少要提供所有CD4淋巴球數低於350的人藥物治療,必須預防愛滋病病毒帶原者產婦分娩時垂直感染,以及避免帶原者經由性行為傳染給伴侶。」2012年可能不是愛滋病根絕的一年,但是健康照護專家表示這可能是轉勢的時機。蒙塔納說:「我們有10年的機會去控制疫情,在那之前我們能作的不多。我們越晚開始,就有越多生命逝去,那完全不能被接受,如果我們已經發現了這項創新成果卻不執行,那意義什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