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唱遊課-死亡甜蜜之蔭

中時電子報/楊佳嫻 2012.02.22 00:00
我十分喜愛阿嘉莎.克莉絲蒂《此夜綿綿》,在精心撰結的謀殺案之中,編織了金線一般的詩意。愛麗盯著美克,發出費解之言:「你望著我就像你愛過我似的。」吉普賽莊內這整樁小姐與流氓的浪漫婚姻,殺意已經發動,然而,是立足在少女為愛投火的意志上,謀殺才成為可能。美克最後才明白愛麗那時候的歌聲,是甜蜜的,洋溢著死神呼吸的甜蜜,「朝朝復夜夜,有些人生而甜蜜歡暢,有些人生而此夜綿綿無盡期」,她願意如蒼蠅一樣活著,「直到一隻盲目的手,擦過我的翅膀」。死亡使愛被完成。

寫死亡而能寫出甜味,是困難的。這種黑色的甜味往往使得死亡更有一種純真的恐怖,彷彿烈日中行經蔭地,清涼,同時聞見敗葉的腐朽。瘂弦〈殯儀館〉也是如此。「明天是春天嗎/我們坐上轎子/到十字路上看什麼風景喲」,是死者在發話,試著伸出小手,「眼眶裡蠕動的是什麼呀/蛆蟲們來湊什麼熱鬧喲/而且也沒有什麼淚水好飲的/(媽媽為甚麼還不來呢)」,那未瞑的雙眼在泥土下睜著就像他的時鐘仍然滴答走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