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國 內閣改組 蔡政府

我見我思-國民歌后的遠颺

中時電子報/晏山農 2012.02.14 00:00
這世道是怎麼回事?西洋歌曲流行天后惠妮休斯頓猝死,還來不及回神,棒壇耆老「教官」曾紀恩也辭世了,懷思湧上心頭之際;不意,連「帽子歌后」鳳飛飛也走到凡塵盡路,且往生日期已是上個月的元月三日,我等竟全然未覺,驀然間但覺天旋地眩,似乎一整個時代整個的崩落下來。

猶記得年節前夕,鳳飛飛攜其獨子拍攝的黑橋牌黑肉香腸廣告在電視上不斷播放,從桃園機場到九份,國粵台語言的交錯反映的正是這位天后的人生旅程,孰料播放期間,她早已揮揮手不帶走雲彩了。不知怎的,聽聞她的死訊,如梗在咽、頗想淚垂,祇因我真是一路看她出道、成名再蛻變的。且好長一段時日裡,儘管她已盛名遠播、獲獎無數;但社會菁英層和心慕西洋曲風的年輕學子,心裡頭就是瞧不起她,認為她的歌就只適合女工聽,登不得大雅之堂。如今也該到就事論事,還原她應有歷史地位的時刻了。

話說廣播劇天王張宗榮轉往電視發展後,於一九七一年推出《燕雙飛》武俠連續劇,當時還不滿二十的林茜(藝名)也在張宗榮的拉拔下參加演出,還獻唱主題曲,其身影我迄今仍記得。不過,日後她沒再參加戲劇演出,轉而以鳳飛飛為新藝名全力投入歌壇,從此整個七○年代就全是她天下。儘管鳳飛飛的帽子造型頗富特色,但她不屬於美豔型藝人,整體造型也顯得俗,且她最廣大死忠的歌迷就是加工出口區的女工,所以就算歌曲行銷天下,金鐘之類的獎項無數;但知識菁英對她就是嗤之以鼻。然而他們貶抑的不只是鳳飛飛本人,且是一整代女性勞動者,而台灣近代史也在這樣的貶抑中始終班駁落漆。

其實這等情況早在日本就發生過。演歌天后美空雲雀以其特殊的嗓音撫慰了戰後亟待修復的心靈,然而菁英層始終對演歌不屑一顧,對美空更是嚴苛之至,以至於當NHK狂報美空涉足黑道的弟弟醜聞後,美空遂以拒絕參加紅白歌曲對抗賽回應,而一九八九年六月美空往生後,參加其葬禮的民眾竟有四萬多人之譜。如今,鳳飛飛體貼家人和歌迷,直到今日才宣布死訊,可我等能不以行動還給鳳姊全面的評價嗎?

大學同學之中有人識得鄒娟娟(七○年代歌手,有人還記得否?),她常轉述鄒的話:每回要找鳳飛飛逛街血拼,鳳飛飛常顯阮囊羞澀貌,搭計程車錢都得別人代付。祇因她儘管唱片大賣,但金融管理大權卻不在其手。眾人皆知鳳媽拿她當搖錢樹,可她始終未曾有怨(至少公開場合絕無)。她胼手胝足努力打拚,渾然就是整個台灣勞動者的代言人,女工喜她有何不對!想想今日Makiyo之類的藝人充斥演藝界,鳳姊卻已遠颺,一整個無言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