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薛子隨筆》牛二不怕楊志

優傳媒/ 2024.06.26 05:23

直到楊志大怒,手起刀落,結束了牛二性命。牛二命終之際,想必是捂著顙根,睜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情。金孫是否將成為又一個牛二?(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近日(6/21)中國大陸慎重公佈《懲治臺獨頑固份子分裂國家犯罪的意見》,引起諸多議論。我今日興之所至,想到了《水滸傳》中的 “牛二與楊志”故事,我在此針對此故事,做做點評,以鑒古而知今。

 

《水滸傳》中故事,多暗有含意,值得推敲。

 

先説楊志。楊志是著名的山西大同“楊家將”之後,練得楊家祖傳刀法,武藝高强。楊志因爲臉上有塊胎“痣”,故名楊“志”。江湖人稱“青面獸”。

 

在水滸傳第十一回中,一個“殘雪初晴,薄雲方散”的日子,林冲被梁山寨主王倫逼迫,要下山殺人,立下“投名狀”,才得以上梁山。不巧楊志路過山下,於是林冲與楊志,二位高手,在山下大戰數十回合,不分勝負。

 

接著在第十二囘《青面獸北京動武》,又描述楊志與“急先鋒索超”一場比武惡戰,比箭術、比馬戰,打得十分精彩。

 

《水滸傳》作者施耐庵,以此二段情節,刻意描述楊志系出名門,功夫出衆。

 

水滸有108條好漢。施耐庵真正偏愛,而予以重筆描述的,其實不多,無非就是林冲、魯智深、楊志、武松幾位而已。這幾位都是武功高强、個性鮮明、故事情節精彩。至於後期入夥的一票好漢,很多都是凑數之用,潦草帶過。

 

楊志與牛二故事,發生在水滸傳第十一囘,回目為《梁山泊林冲落草,汴京城楊志賣刀》。

 

當時楊志因爲失了《生辰綱》,很憋屈。在梁山脚下與林冲大戰,不分勝負,寨主王倫邀請楊志入夥,想利用楊志,制衡林冲。楊志不願落草為寇,玷辱“先人清白”,拒絕了王倫的邀請。

 

楊志之後來到了汴京城,好漢窮途,手頭拮据,決定賣了祖傳的寶刀,得千百貫錢鈔,好做盤纏,再尋他處安身。

 

且看施耐庵是如何描述,楊志的落魄光景:

 

《當日將了寶刀,插了草標兒,上市去賣。走到馬行街內,立了兩個時辰,並無一個人問。將立到晌午時分,轉來到天漢州橋熱鬧處去賣。》

 

施耐庵筆法内斂,讀者要好好自行體會。

 

施耐庵形容楊志賣刀,是“插了草標兒”,走到“馬行街”,“立了兩個時辰,並無一個人問”。施耐庵的言辭,“插了草標兒”、“馬行街”、“無一個人問”,細細體會,真是好一幅,落魄好漢凄清場景。

 

怪才金聖嘆點批水滸傳,就說楊志決定賣了祖傳寶刀,是在暗示,楊志將與家族的輝煌歷史,“一刀兩斷”。注定了楊志,上梁山為寇的命運。

 

接著是牛二出場。

 

施耐庵筆下的牛二,是個市集裡的“無名潑皮”,故簡稱牛二。施耐庵很有幽默感,替牛二取個外號,叫做“沒毛大蟲”。“大蟲”是老虎,“沒毛大蟲”就是沒毛的老虎。

老虎的皮毛五彩斑斕,老虎乃成爲最威武美麗的動物。牛二是“沒毛大蟲”,諷刺牛二的形象醜陋、不倫不類、蠻橫攪屎、令人厭惡。

 

再來就是一段,潑皮牛二,撒潑攪屎的過程描述。牛二無意買刀,又纏著楊志胡攪,其中細節,在此不做詳述。

 

牛二不付錢,偏要搶楊志的寶刀。施耐庵是如此描述,爭執的結局:

 

《牛二緊揪住楊志,說道:“我偏要買你這口刀!” 楊志道:“你要買,將錢來!”牛二道:“我沒錢!”楊志道:“你沒錢,揪住洒家怎地?”牛二道:“我要你這口刀!”楊志道:“我不與你!”牛二道:“你好男子,剁我一刀!” 楊志大怒, 把牛二推了一交。 牛二爬將起來,鑽入楊志懷裡。

 

楊志叫道:“街坊鄰舍都是證見!楊志無盤纏,自賣這口刀,這個潑皮強奪洒家的刀,又把俺打!” 街坊人都怕這牛二,誰敢向前來勸。 牛二喝道:“你說我打你,便打殺,直甚麼!”口裡說,一面揮起右手,一拳打來。

 

楊志霍地躲過,拿著刀搶入來;一時性起, 望牛二顙根上搠個著,撲地倒了。楊志趕入去,把牛二胸脯上又連搠了兩刀,血流滿地,死在地上。》

 

這個《牛二不怕楊志》的故事,給我的印象很深。在故事情節中,有非常强烈的對比。

 

一是好漢落難,命運多舛。楊志家族有輝煌的歷史,自身武藝高强。當時北宋有强鄰窺伺,東北的金國,西方的西夏,都會隨時進犯京都。國家正是急切需要楊志這樣的人才。

 

楊志也非常努力,企圖得到一個“出身“,以施展長材,並遂其報國之志。

 

不想竟然潦倒街頭,被迫出賣祖上寶刀,還受到潑皮“沒毛大蟲”牛二的撒潑取鬧。人生凄悵至此,更有何言?

 

另一方面,一個街頭的潑皮,胡攪蠻纏,肆無忌憚,而且這潑皮沒有什麽本領,其實不堪一擊,又憑什麽如此囂張?

 

牛二爲何不怕楊志?

我不禁思考,楊志家傳寶刀在手,一再忍讓;牛二毫無功夫,不堪一擊,爲何毫無忌憚之心,“鑽入楊志懷裡”,甚至“揮起右手,一拳打來”,簡直把楊志當成豆腐。

牛二到底心態爲何?爲何如此不知進退?

 

到今天,我看了賴金孫的作爲,比較牛二與金孫,我明白了。

 

牛二在市集潑皮撒賴,一向成功,所以膽氣雄壯,自我感覺極其良好,自認憑他那幾招,可以吃定天下。

 

牛二看楊志,形象寒酸,“插了草標兒”,賣所謂“祖傳寶刀”,窩裏窩囊。牛二吃定了楊志,一心想,我胡搞蠻纏,你能奈我何?牛二自覺有勝算,必能搶過寶刀,揚長而去,立威得利,結局如己所願。

 

直到楊志大怒,手起刀落,結束了牛二性命。牛二命終之際,想必是捂著顙根,睜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金孫是否將成為又一個牛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