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凱米颱風 拜登 幼兒園性侵

最值得敬重的/夏俊山

台灣好報/ 2024.06.25 10:06

夏俊山

又逢集期,趕集的把街道塞得滿滿的,就連我中學內的宿舍也平添了三位。

他們是從我的老家來趕集的鄉親。

妻子忙著打水、倒茶,我一邊陪他們聊,一邊叫兒子去買煙。兒子一臉不高興,跟我附耳:“這些人身上又舊又髒,是窮人,理他們幹啥。”

我愣住了。逝去的生活又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太陽兇猛地噴著烈焰,路上塵土飛揚。一支挑麥把的隊伍過來了。有的戴著破草帽,肩上搭一條毛巾;有的光頭赤膊,穿著老藍布大襠短褲……此刻,全張大了嘴,喘著粗氣,喊著號子。他們瘦黑粗糙的臉上滿是汗水沾著的塵土。隊伍中有個小青年,披一塊帳紗,帳紗上隨處可見汗水蒸發後留下的鹽霜。他挑的麥把顯然比別人少些……

兒子啊,你知道那小青年是誰嗎?那就是我——你父親在考上大學之前啊。風裡、雨裡、泥裡、水裡,彎腰低頭侍弄著土地,鄉親們說我“嫩”,挑麥不讓我多挑,罱泥挖溝,總要幫我一把……

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我進了城,生活有了很大變化。兒子從出生起就沒有在鄉下生活。不知從何時開始,他竟滋生了貴族意識,這是多麼可怕的思想苗頭啊!雖說我們並不贊同“越窮越光榮”,那個極“左”的年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可是,我們又怎能忘記千千萬萬普通勞動者,忘記辛勤勞作的父老鄉親,忘記窮人,忘記生我們養我們也許至今還貧瘠的土地呢?

忘記這些,就是忘記做人的根本啊!

兒子的這種意識儘管才剛剛萌芽,但是,如果帶著這種思想長大,做了高官,他可能會不顧民生疾苦而高高在上;發了大財,他可能會無視底層群眾的困苦而揮霍無度;就是有了一技之長吧,他也會傲視眾生目空一切……我不敢進一步想像,我必須矯正他的思想,讓他懂得:人的高貴並不在金錢!

鄉親們走後,我把兒子拉到身旁講起了一個戰爭年代的故事:一位寡居的母親為了兒子不受歧視,堅持不嫁。她起早摸黑,什麼髒活累活都幹,為了兒子吃上一口好一些的,她甚至去賣血……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母親的臉上失去了血色,頭髮枯槁,衣服滿是補丁,而她的兒子卻長成了健壯的小夥子。抗戰爆發了,兒子要去闖世界,不久,他還真的“闖”出了名堂:回來時穿著皮裝,坐著轎子,見到母親,他一下子遞上了兩根金條。而母親,他的破衣爛衫的母親,一手打落了金條,一手操起了菜刀向兒子砍去,因為她已經聽說兒子發財是當了漢奸……

面對這樣的母子,你說,誰更值得敬重呢?金錢只能區分窮人、富人,靈魂才能區分高貴的人,低賤的人。一個人,即使他富可敵國,權勢熏天,但如果靈魂卑鄙,我們仍然要嗤之以鼻,鄙視唾棄;反之,一個人如果品德高尚,堪為楷模,即使他窮困潦倒,一文不名,我們仍應該投去敬重的目光。每個人的際遇不同。貧窮不是錯,不思進取才是錯;富貴不足驕,富而澤人才足驕。無論何時,我們都不能忘記正義、道德、良心、操守,不能忘記勤勞、善良、正直、純樸的父老鄉親,不能忘記在一個進步的社會裡,富人奢侈傲慢會變成窮人,窮人謙虛進取會變成富人。鄙視窮人並不高貴,致力於把窮人變成富人的人才真正高貴……

兒子在我身旁,默默地傾聽著。兒子啊,無論你將來的前程怎麼樣,你都要記住:一個人最值得敬重的不是權勢、不是地位、不是金錢、更不是外表,一個人最值得敬重的是他高尚的靈魂……

新聞圖片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