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郭老詩畫交響】貝多芬九大交響曲之七: A大調第七號交響曲

銳傳媒/郭少宗 2024.06.22 07:00

[ 勇者的原罪 ]

 

蜿蜒長髮。繚繞眉睫。回旋眼眸。

曲折愛意。跌宕憎恨。奔湧暴躁。

掌中的舞者啊!

斷裂的掌紋刻劃生生世世的坎坷

 

妳的玫瑰花含在紅唇

  芒刺在心隱隱作痛

妳的蕾絲裙襬撩起庸俗慾念

  網襪圈不住歲月的年輪

妳的芭蕾舞鞋帶未繫  

  不偏不倚踩碎華爾滋的音符

命運啊!

等待何時掌握在妳手中?

 

向死之汪洋偷水

向欲之烈焰取暖

向夢之魂魄借光

向美之泥淖驅邪

向愛之天堂下蠱

但是,

親愛的水仙花神!

妳從不憐惜世人的七情六慾

妳的詛咒逼得維納斯素顏以對

寬衣解帶在畢卡索眼前

妳的慈悲引誘阿波羅赤裸以對

無私奉獻在祭壇之上

成為美與善的完美標本

 

其實之實

原罪無異是一襲國王的新衣

黑白是非沁染著美術館的汙名

情非得已

我用青春救贖孤傲的虛名

我用熱情典當江郎才盡的危機

 

[ 詩畫賞析 ]

有如梵谷自畫像一般,勇者的畫像是否也有哀怨的一面?從起首的速寫,隱約可知曉,這位勇者或許徘徊情愛,慾望糾葛,面臨價值崩壞的潰堤狀態?!

用「妳」字來替代第二人稱,無妨就當作「Muse 繆思」藝術之神吧!描繪各種感官誘惑,寫盡了世俗的浮華,膚淺的賤價,詩人先狠狠地批判庸俗,再向崇高的理想祈求堅實信念:死。欲。夢。美。愛,這五個神祇,令人仰之彌高,失之彌重。

無庸置疑,這位勇者早已被排棄於聖堂之外。孤峯頂上的詩人,「用青春救贖孤傲的虛名」,可見詩人企圖與自己和解,只得以賣命的創作來贖清累世的原罪。卸下自欺欺人的武器,承認個人的卑微弱點,勇者的形象得以拼合,祭典塑像方才能豎立。

抽象畫偏向庸俗美感的諷刺:浮誇與濫情的紅配綠,對比於內斂與憂鬱的紫配藍,恰到好處地把鬱結心情洗滌乾淨。因而,此幅「勇者的原罪」是九張油畫之中,最具華麗與光燦之作。

有道是:洗心革面來自懺悔,脫胎換骨來自救贖,此組詩與畫讓人性尊嚴更上一層樓。    

熱門關鍵字:

專欄 文化 詩人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