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揮毫筆墨於平尺之間/張勇

台灣好報/ 2024.05.22 09:51

——讀王希燕之《閑文偶書》

張勇

“飛沉皆適性,酣詠自怡情”, 初識王希燕,這一句不由自主地從腦海中騰地跳躍出來,一下子揮之不去;現在讀其《閑文偶書》,更進一步加深了這種印象。

王希燕《閑文偶書》分三個篇章:隨心作文、人來人往與醉墨淺舞。隨心作文來源於二月河先生,被作者置於扉頁醒目位置,2001年秋二月河先生贈字王希燕女士,勸勉之意殷殷,作文要聽從自己的內心,不可言不由衷,一句話道出了文章的真意。

卞之琳的惜墨如金是出了名的,《斷章》就是其不朽的代表作,縱觀一生其創作的詩行不超過5000行,被譽之為詩壇的琢玉者。讀王希燕《閑文偶書》,印象如《斷章》,其人物志系列,與其說是著書立說,倒不如說是身邊事、凡俗事和日常事等等之類,初看平淡至極,細品才有味道,這人生滋味,怎三言兩語所能言盡?

從1994年做《躬耕》編輯算起,到《南陽月鑒》《鞠紅一葉》,屈指算來有28年的編輯工作,這些文字更多是從一個編輯的視角來審視人生、文學和現實生活,這也給研究南陽作家群提供了一個獨一無二的視角,不能不說是“材料偶得之”。從文字中,我們隱隱看到南陽作家群的領軍人物喬典運、二月河、周同賓、殷德傑、秦俊……燦若河漢,輝耀在文學的星空,光彩奪目。最重要的是,作者秉筆實錄,從與他們的交往細節著眼,如實記錄下一個個難得的歷史瞬間,見證他們的寫作經歷,為人為文,種種往事,湧上心頭;用筆細膩,以一種平和的心態走近人物的生活,再現一個個的栩栩如生的生活片段,點點滴滴彙聚起來,描摹出一個時代真實的面影。

作者不擅長寫作大時代,也不善於以文學的筆墨虛構生活,她著墨於身邊事、身邊人,形之於筆墨,揮毫於性情,涵泳於心間,摹畫出了這個大時代生活浪潮中一個個平凡的人生,一個個普通的瑣事。雖然是一個個片段,但又不失為一扇觀察人性的窗口,通過這扇窗,我們足以窺見一個彌足珍惜的偉大靈魂和博大寬廣的胸懷。之所以稱其“人物志系列”,據不完全統計,《閑文偶書》涉及到的人物多達100多位,一文一人,像極了春秋筆法,用墨極少,卻能見微知著,做到了神似;一人一傳,類似史記,甘願為普通人立傳,從一兩歲的嬰兒到耄耋之年的老者,各個神態各異,惟妙惟肖。這就是我謂之的“揮毫筆墨於平尺之間”,展現普通人的風流。

所長即所短,這恰恰成全了王希燕,如果願意,閑淡時光,可以讀一讀《閑文偶書》,尋找屬於自己的人生,找回屬於自己的世界。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