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金管會主委爆冷  剷除金檢陋習業界期望高

銳傳媒/謝 漢疆 2024.05.12 18:49

卓內閣未來閣員陸續公布後,最受金融業關注的金管會主委一職爆冷,將由政大商學院副院長及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彭金隆接任。值此卓內閣即將接棒掌舵,金融業界也無不翹首企盼未來的金管會主委能一改過往金檢予人「矯枉過正」、「為處罰而處罰」的負面印象!除了要能承先啟後之外,更要能帶領金管會創造一番令人耳目一新的新氣象,同時降低衙門的僚氣,多為金融業興利除弊,一改過往把業者當成像防小偷一般,凡事嚴格看管的金融監理環境。

和8年前蔡英文勝選,520前組閣時的氛圍很不一樣,今年金管會主委很快就順利產生,將由政大商學院副院長及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彭金隆接任。

回顧8年前蔡英文上任前,早早就宣布由林全組閣,但在金管會主委人選上,一直很難搞定,在報派了多位人選,都沒辦法塵埃落定,拖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才由閣揆欽點他的好友兼鄰居丁克華出馬,結果丁只當了不到5個月的金管會主委即匆匆掛冠而去。

這次新內閣關於金管會新主委人選,雖然事前也有原主委黃天牧留不留任的猜測,然而在有些爆冷的情勢下,最後由事先幾乎沒有被媒體點名過的彭金隆出線。希望這回卓內閣找來的彭主委,能符合各界期待。

金融業,尤其是不歸屬金控旗下的一般金融業者,對過去幾年不斷加深加重的金融監理,普遍都感到有些許的無奈,但在監管、懲處、裁罰的多重壓力下,卻普遍又都敢怒不敢言。業者怨言最多的地方,在於對不同屬性的金融業進行監理,舉凡規模大小不一、國際化程度、產品業務繁簡程度有別……,金管會沒有明確的分級管理機制,甚至對於金融業的內部管理、金檢機制,都有不斷向家大業大的銀行業看齊的趨勢。

當卓內閣發布由學者彭金隆教授擔任金管會主委,媒體甫批露此消息不久,當代法律立馬於4月19日假政大公企中心舉辦一場「金融監理下金融檢查行為權限及範圍之探討」訮討會,邀請多位法律學者、專家,就國內目前金融監理、金融檢查存在的問題提出廣泛性的探討,同時也邀請立法院財委會立委黃珊珊蒞臨致詞。

會中,除了少數與會人員,因出身背景關係,對金檢制度對金融市場有一定程度的助益予以肯定之外,大多數與談者,普遍都認為現行金檢制度的法律層面、執行技術,都有若干待改善空間。

專家、學者提出的寶貴意見,無疑也是給新主委的入學功課,希望新人新氣象,新主委上任後,能一改過往金檢予人「矯枉過正」、「為處罰而處罰」的負面印象。

誠如台灣民眾黨立委黃珊珊在4月19日研討會開場致詞所言,她在加入財委會後,開始找各金融界業的朋友請益、徵詢相關意見時,聽到很多對金檢的抱怨,但後來赫然發現很難在公開場合上聽到相關的聲音,顯示金融界對金檢存有很多問題,但卻很少浮上檯面,也很少公開討論。

由於過去在國際間發生一些金融風暴,所以金管會對金融業者的監理非常嚴格、甚至超級嚴格,這些作為,的確讓最近這些年台灣的金融業的發展相對穩定,但在金檢的過程,黃珊珊也認為,身為法律人,最重視的是,正當程序、法律授權合理性、比例原則、公平正義性等,而不是選擇性的執法。但現今在業界聽到的抱怨,是我們的金檢非常認真和嚴格,嚴格到超過一般正當法律程序範圍之授權。

黃珊珊還舉例說,在競選過程,聽取個別業界的聲音,但每當詢問業者能否把他們的意見拿出討論,願不願意站出來公開講他們碰到問題?卻沒有一個人願意挺身而出,因為大家都擔心有後遺症,可能會在金檢時被主管機關找麻煩。

黃珊珊認為,政府官員確實掌握一定的權力,會構成業者一定程度的心理壓力,碰到不公平對待的問題時,都寧願選擇噤聲。但這樣,沒有人願意站出來反映實際問題,整個金檢制度就沒有機會進步或改善了。

黃珊珊表示,她曾聽到保險業界的朋友反應,金檢嚴格到把整個電腦的硬碟拷貝回去,從每一封mail中去找麻煩,這樣的做法超過法院的搜索和扣押的嚴格程度,法院搜索和扣押,一般都會鎖定特定的範圍和內容,而不是無限上綱鋪天蓋地搜查。

她還說,其實金融界碰到類似的問題並不在少數,但為了不要招惹麻煩,絕大部份都選擇不和主管機關做進一步的爭論,以致這方面的問題一直沒辦法精準釐清。他希望難得有這樣的研討會,與會有很多法律學者、專家,能對訂定更合法性、行政程序法著重的程序正義,多加提出具體的建議,以供立法院未來修法,或金管會或金檢局修正相關指導原則時參考。畢竟有程序規範正當性、法律明確的授權,業者比較願意配合。黃珊珊認為,過去的金融監理、金檢有失過度保守、過於嚴格,影響金融與國際接軌的腳步。希望新主委能多傾聽業界的聲音,並帶著這些聲音去就任。

4月19日這一場研討用意良善,可惜的是,除了邀請多位法律學者專家與談、一位立委到場致詞之外,欠缺金融業者參與的成份。雖然有邀請遠東銀行獨立董事張秀蓮,擔任兩個研討主題之一「金融檢查範圍的法律保留」之主持人,不過由於她過去長時間擔任公職,還曾擔任過金管會副主委,因此,能否真正瞭解業者之苦衷,恐怕仍令人存疑。尤其在主管機關虎視眈眈,金檢大刀隨時出鍘的情況下,縱使主辦單位發出邀請函,但最終有無金融業者敢接受邀請,願意站出來吐露業者真正的心聲,恐怕更是業者能否克服的心理障礙。

根據本媒體的調查,業者對於金檢,不是不能接受,而是對金檢的具體意義、執行過程、裁罰,有很多的負面抱怨,認為金檢常常是為金檢而金檢、說的一套,做的一套,存在許多不合理的地方,但基於「不怕官,只怕管」的道理,一般都只能「啞吧吃黃連」、「敢怒不敢言」了。

一般而言,金管會的高層,都會對業者說:二年一度的金融一般業務檢查,就像我們定期做健檢一樣,透過檢查局專業人員,就金融業者的財務、業務狀況像健檢一樣的檢查一遍,協助業者及早發現缺失,及早改善,就像我們身體有疾病,透過健檢,及早發現及早治療、及早痊癒一樣。

金管會金檢局甚至訂有「金融檢查指導原則」如下:

原則一:依法執行金融檢查,以協助本會達成健全金融機構業務經營及維持金融市場穩定之監理目標。

原則二:致力確保檢查功能及運作之超然獨立性,建置有效內部作業程序以維持檢查結果之公正客觀,並維持檢查作業之透明度。

原則三:提升檢查資源運用效率,透過差異化檢查機制及風險為基礎原則規劃及執行金融檢查,以聚焦高風險機構之主要風險及營運重要問題。


原則四:透過建立檢查意見分級制度,協助金融機構董(理)事會與高階負責人及本會業務局清楚辨識及瞭解缺失之重大性及差異,以利積極督促儘速改善重大缺失,降低營運風險。

原則五:檢查作業之規劃與執行將適時與本會各局處密切聯繫與溝通,以提升監理與檢查合作綜效。

原則六:維持檢查人員專業性,以有效因應新興金融業務及風險。

然而,實際進行金檢時卻不是這麼一回事,通常金檢大隊人馬未到之前,受檢對象就得先準備一大堆資料備查,等同還沒開始金檢,業者就先要擱下其他工作,全心全力迎接金管大員來臨。做法和當兵時的「高裝檢」很類似。

尤其最近幾年,金管會屢屢訂出高額的裁罰目標,彷彿把對業者的裁罰預算當成追逐業績成長般的看待,所以金檢就會有疑似為檢查而檢查的行徑,好像不查出一堆缺失,好完成裁罰目標,就會有失職之虞似的。檢查過程,帶給金融業者高度的緊張和壓力。因為只要有任何一丁點的作業疏失,都會被金檢人員拿著放大鏡檢視,舉凡:報表漏蓋印章、客戶職行業別分類不夠精準、主管機關(含各業公會、證交所、櫃買中心……)函文指示內容,未即時更新等等,都會成為金檢的缺失。

業者表示,如果有重大違規,或有影響客戶權益、甚至影響金融市場秩序之虞者,對於主管機關的裁罰毫無怨言,也都會虛心接受,同業間也會引以為鑑。然而最近幾年最常出現的裁罰,卻落在洗錢防制和違反內控規定上,都讓業者聞之色變,每次看到同業被裁罰的案例,都會捏一把冷汗,很怕會變成下一個遭殃者。因為當發生為檢查而檢查、為裁罰而裁罰的情形時,業者勢將無所適從,不知從何提防起。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