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台電總經理王耀庭打消辭意!現身哽咽說心情 書面聲明全文一次看

品觀點/資深記者 李錦奇 2024.04.22 13:27

台電總經理王耀庭上週六突然請辭,引起各界高度關注,今天,台電召開記者會,王耀庭親自出面宣布,他接到行政院長陳建仁、經濟部長王美花、經濟部次長曾文生、台電董事會,以及台電工會的慰留,考慮再三,不想帶大家困擾,決定接受慰留,繼續承擔,把去留交給新內閣決定。

王耀庭透露,請辭後,到桃園山上散心,直到當天下午四點多下山,打開手機,看到許多安慰鼓勵的訊息,讓他非常感動,真正改變他心意,讓他決定留下來的原因是,相知相惜的台電工會理事長吳有彬,告訴他,如果這時候離開,曲解不會停止,惡意揣測更多,不但讓台電同仁更辛苦,也會更不安。他才因此打消辭意,「雖然萬箭穿心,各種口水往我身上噴,我願意承擔」。

王耀庭透露,有第一線同仁這幾天寫信給他,提到0415當天,忙著調度電力,直到晚上8點多,才鬆了一口氣,驚覺一整天都沒進食,晚上9點多是當天的第一餐,不過也是開心滿足的一餐,信裡還寫上「哈哈哈」。

說到這,王耀庭忍不住哽咽,坦言他看了很難過(如下圖,記者李錦奇攝影)。

但王耀庭也澄清,對於他的請辭,外界有陰謀論、政治操作,「有人說是因為錯誤的能源政策,我是代罪羔羊,也有說我不爽部長、次長很久了。但我要跟各位報告,電廠蓋不起來,都是次長一直在幫我,我對他感謝都來不及,怎麼會不滿?怎麼會有這種惡意曲解揣測?我沒想到,我的辭職會波及到次長」,他還當場向經濟部次長曾文生道歉。

王耀庭強調,接受慰留,知道網路酸民一定又要酸言酸語,但他無所畏懼,有些真話一定要講,包括厭惡台電被當作政治鬥爭的工具,部分人士總把電力議題簡化成缺電,或是能源政策錯誤;在某些人心中的正確能源政策,就是多用一點核電,但難道這樣就不會有故障、就不會停電嗎?

「只要晶圓廠,不要發電廠」王耀庭說,部分人士不斷高喊缺電,卻處處阻擋電力建設,過去幾年台電各種發電建設環評與執照申請,卻處處受阻,「不給台電時間,再來罵缺電,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王耀庭的心情,毫不隱藏地宣洩而出,他說,台電過去10年,停電次數降了7成,知道要改進,停電不好,要道歉,但不應被屈辱,上個星期四站在質詢台,立委質詢時,要求經濟部長為桃園地區的一個饋線4000、5000戶的停電道歉,「我那時候心裡想,如果要道歉,我天天道歉、天天要道歉好多次,這合理嗎?」。

王耀庭說,台灣有1450萬用電戶,如果比喻成汽車,有1450萬輛車,每天這麼多車在現場,總是會有一兩輛車拋錨,「停電當然要道歉,因為我們沒有維護好線路,但拜託,不要讓我每天道歉好不好?東京電力公司,難道每個月要道歉5百多次嗎?」。

王耀庭說,他不忍2萬8千位同仁,在工作崗位兢兢業業,卻一再被惡意扭曲,讓同仁壓力太大,「有些同仁在外搶修時,現場被民眾責備,這可能是因為看了政論節目批評謾罵,讓民眾覺得責罵台電是應該的,我的同仁應該遭受這樣的屈辱嗎?」。

台電工會理事長吳有彬也出席記者會,表達工會立場,他說,每當事故停電,部分外界歸因於錯誤能源政策,讓台電同仁承受很大壓力,當得知總經理請辭,工會覺得很錯愕,一再表達力挺慰留。

「有人說,你是不是被迫出面慰留總經理,這樣說的人,太小看台電工會,我們有2萬8千多會員」吳有彬強調。

吳有彬也吐露台電基層員工的苦悶心情,他說,現在每次發生動物破壞管線,導致事故停電,外界都會譏諷怎麼都怪到動物,這些言論增加同仁很大壓力,以前,台電同仁曾經發現過喜鵲在台電管線築巢,但取下的過程,同仁不幸大面積灼傷。

經濟部次長、台電代理董事長曾文生,也出席記者會,他說,台電總經理請辭,大家都非常錯愕,因為跟總經理很熟,因此他的慰留,其實是蠻嚴厲的,直說怎麼可以離開,還有這麼多任務要做。

曾文生說,大家在講,台電到底準備得更不夠多?如果選無限準備,也是要負擔成本的,就像如果怕車子遇到事故,可以準備1個、2個、3個備胎,但這都是成本。

至於有人批評415當天備轉容量率剩下3%,曾文生說,那是機組故障後的數字,「就像你開車出門,輪胎破掉,你換上備胎,當然就沒有備胎,這時候趕緊去修車廠,把破掉的輪胎補好」,他說,不要爭論跳機後,備轉怎麼只剩下一點點,而是事故發生後,依然能夠讓電力系統維持,爭取到時間去修復機組,這才是備轉容量主要存在的目標。

曾文生說,很多人想要聲量,但台電一點都不想要聲量。說到此處,曾文生也哽咽起來(如上圖,記者李錦奇攝影)。

曾文生強忍眼淚地說,希望歲月靜好,沒有台電的聲量,也要感謝2萬多位台電同仁負重前行。

台電總經理王耀庭,今天也另外發表書面聲明,全文如下:

對於個人辭職造成社會紛擾,我要向大家說抱歉,但今天不只要抱歉,更要跟大家報告台電的心聲。

我之所以遞出辭呈,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要為台電負責」,而我現在接受慰留,原因一樣,「我要為台電負責」。

接受慰留,我知道網路酸民一定又要酸言酸語,但我在台電服務數十年,連職務都可以辭掉。我無所畏懼,酸民也是台電服務的人民,為了讓台電可以繼續供電給所有人,有些真話我一定要講。

首先,「我厭惡台電被當作政治鬥爭的工具。」在大地震後,對電力專業的曲解,已經積非成是到無以復加的程度,讓我必須用辭職的方式,來衛同仁的尊嚴。

為什麼我會認為台電已經被當成政治鬥爭的工具?

因為部分人士總是將專業的電力議題,簡化成「缺電」,或是「能源政策錯誤」,指責很簡單,因此讓前線的搶修同仁,不只更有時間壓力,還要承受莫須有的壓力。

有人說,換一千個我也解決不了問題,其實不是一千個,是兩千四百六十七個人。因為每天特定人士把設備故障或天災,造成的短時間事故停電,醜化成缺電時,台電光是配電同仁,就有兩千四百六十七人,在24小時輪班搶修。

全世界每一家電業,都可能受到天災或設備故障而影響供電,把問題抹黑為能源政策錯誤,講起來容易,但台電努力把事故停電次數減少七成,這才是事實。

在某些人心中的正確能源政策,就是多用一點核電,難道這樣就不會有故障、就不會停電嗎?

最近討論的需量反應制度,其實從45年前就開始,綠能躉購也是從2010年開始,這些行之有年的措施,現在都被說成錯誤能源政策的一部分。

昨天朋友傳給我一篇投書,標題為《停電次數減半、報導卻增十倍,誰在捏造缺電假象?》在我提出辭職後,這篇投書開始流傳,我看了很感慨。

大到電廠、小到人孔蓋都變成缺電的理由

令人氣餒的是,部分人士不斷高喊缺電,卻處處阻擋電力建設,有時說這種電太貴,有時罵那種電污染,各縣市「只要晶圓廠,不要發電廠」,各位可以看看台電過去幾年,各種發電建設環評與執照申請,哪一件不是遭到阻擋、杯葛?不讓台電發電,再來罵缺電,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我們一直大聲疾呼,一個新的大型室內變電所,要8-10年,結果松湖變電所拖20 年才動工,等到當地發展遇到瓶頸時,被罵缺電的又是台電。

停電搶修更是這樣,露天的線路一定會遇到風雨影響、動物侵擾,很多地方爭取要電纜地下化,可是遇到線路故障,埋在地下的線路,一定會增加修復的時間,民眾也不能接受。

這些事情,噴口水的人許不在乎,可是我台電兩萬八千多個兄弟姊妹,每天都為此奔忙,我非常在乎他們。

工會的慰留 是我留下最主要的理由

從我的辭職聲明發出後,我接到自院長、部長、次長、董事會的慰留,但說實話,我本來打算今天就打包離開。

真正改變我的心意的,是工會的呼,台電工會吳理事長當面告訴我:「總經理,如果現在這個時候離開,非但曲解不會停止、惡意的揣測還會更多,不但會讓台電同仁更辛苦,還會引發台電同仁的不安」。

確實,各種陰謀論、政治操作,馬上就開始了,最遺憾的是,不知道何時會停止。

有一位同仁對我說:「你不應該被這些流言打敗,而應該用專業,和那些似非的曲解正面對抗,這樣才能創造一個良好的電業環境。」

所以考慮再三,我不想帶給大家困擾,在這個内閣交替之際,我會留下來為台電負責,然後把我的去留,交給新內閣來決定。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