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左岸遠方/美日網友為《奧本海默》開撕 台灣陷入集體歷史錯亂(張鈞凱)

獨家報導/獨家報導 2024.04.18 07:00
圖/獨家報導主筆室製圖

獨家報導 張鈞凱/評論

美日峰會與美日菲峰會近期接連在白宮登場,從各方消息來看,「抗中」仍是三國領導人的主旋律。拜登兩度使用了「堅不可摧」這個詞,可說為「民主陣營」廟堂之上的冷戰思維,下了完美的註腳。

就在拜登與岸田文雄惺惺相惜前夕,一部美英合拍的電影,意外讓美日兩國網友「開撕」。講述「原子彈之父」的電影《奧本海默》3月29日在日本上映,許多日本觀眾看了之後氣憤難平,批評該電影「只關注投下原子彈的一方,卻忽略了被轟炸的一方」;還有一位任教於密西根大學的日本學者對媒體表示,電影《奧本海默》掩蓋了美國對日本投下原子彈的「戰爭罪行」。

隨著日本網友批評美國的聲浪俱增,這下美國網友坐不住了,開啟歷史偵探模式,赫然發現日本才是二戰罪行罄竹難書的那一方。大約持續了兩個星期的時間,「731部隊」(Unit 731)與「南京」(Nanking)成為社交平台「X」的熱搜詞,眾多美國網友上傳了日軍「731部隊」在中國東北各種慘無人道,透過人體實驗開發生化武器的影片與資料;犧牲30萬中國人民的「南京大屠殺」,也從塵封的史料中被發掘出來,在英語世界網路輿論「重見天日」。

當日本網友被史實懟得幾近啞口無言之時,有日本網友埋首資料進行「反擊」。他們發現,日本「731部隊」的研究成果,在戰後被移交給了美軍,也在美國的庇護下逃過了戰爭審判,而這些研究資料至今仍存放在美軍位於美國馬里蘭州的迪特里克堡基地等處。換言之,在美日網友為了戰爭責任互相甩鍋之後,歷史終究給出了正義的結論:美日在戰後根本是進行「魔鬼交易」的共犯結構。

美日網友因為《奧本海默》電影互撕一事,其實體現出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美國和日本的歷史教育,都在淡化和簡化二戰真實發生的非人道戰爭暴力。無論是「731部隊」還是「南京大屠殺」,受害最深的都是中國百姓,這段令人不忍卒睹的歷史,非但未得到應有的批判與清理,反而被遺忘和掩飾,戰後美日兩國還為了「抗中」而結為軍事同盟至今。

日本著名作曲家坂本龍一於2023年3月28日過世,台灣媒體與社會輿論紛紛發出悼念之聲。四個月後,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誠一因肺炎在東京去世,台灣方面卻悄然無聲。曾獲得江戶川亂步獎等文學大獎的森村誠一,留下的作品除了《人性的證明》、《青春的證明》、《野性的證明》等「證明三部曲」外,還有他耗費無比心力寫下的長篇報導文學《惡魔的果實》。

上中下三大冊的《惡魔的果實》,在台灣鮮為人知,該書以紀實手法、第一手資料,全面地揭露了日本「731部隊」在中國大陸哈爾濱東南郊平房鎮等地,建立大規模細菌戰研究基地,利用3,000多名中國、蘇聯等國的戰俘和平民進行活體解剖,研製細菌武器並在中國和中蘇邊境發動細菌戰的史實。書成之後引起了日本國內外巨大的社會反響,2015年哈爾濱市授予森村誠一榮譽市民稱號。

台灣其實沒有理由冷眼看待這段歷史,因為台灣當時處於日本殖民統治之下,真實境遇絕非如同今日被套上美化濾鏡的解讀,宣稱那是一段「台灣的美好年代」,而是「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在《南國哀歌》一詩中所描繪的:「勞動總說是神聖之事,就是牛也只能這樣驅使,任打任踢也只自忍痛,看我們現在,比狗還輸!」「我們婦女竟是消遣品,隨他們任意侮弄蹂躪!那一個兒童不天真可愛,凶惡的他們忍相虐待,數一數我們所受痛苦,誰都會感到無限悲哀!」賴和的文筆,見證、記錄、還原了日本殖民統治下台灣人民的真實處境。

然而,在政治意識形態的「施法」下,為了「去中」、「反中」、「抗中」,二戰期間日本在大陸與台灣種種倒行逆施,竟然憑空消失,還華麗轉身變為「美好」的象徵,這才是賴清德等「台獨工作者」聲稱要「洗滌人心」的真面目。

電影《奧本海默》去年在日本以外地區上映後,有一部由韓星朴敘俊、韓韶禧主演的影集《京城怪物》在Netflix上架,雖然卡司堅強,卻未在台灣引起太大的話題,許多觀眾表示「看不懂在演什麼」。事實上,《京城怪物》就是以日軍「731部隊」史實為背景改編,反思日本帝國主義在朝鮮半島的殖民統治。

台灣觀眾看不懂或無感於《京城怪物》,實乃因為整個社會早已被無良政客消滅了歷史記憶、泯沒了歷史正義,甚至自我殖民改造為一頭巨大的「台灣怪物」。如今台灣政治人物無不處心積慮想要加入美日的軍事同盟,這恐怕不是為了口口聲聲的「安全保障」,而是在歷史虛無化之後的集體精神錯亂。
(作者為《香港01》駐台灣首席記者,廣州暨南大學講座教授)


更多《獨家報導》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