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向子期專欄】以色列真正擊敗哈馬斯的唯一途徑

銳傳媒/特別報導 2024.04.11 19:56

10 月 7 日哈馬斯發動可怕攻擊後,以色列對哈馬斯發動的戰爭是一項正義任務。哈馬斯武裝分子屠殺了數百名無辜民眾,故意殺害兒童和老人,並強姦和殘害婦女。他們綁架了數百名平民,包括婦女、嬰兒和八十多歲的老人,並將他們關押在惡劣的條件下,遭受虐待和飢餓。他們的行為違反了任何法律意義和人道主義原則。屠宰者仍沾滿鮮血,興高采烈地吹噓他們的暴行,這些暴行在可怕的影片中播出,並在新聞文章中引用。作為回應,以色列發動了正義的自衛戰爭。但以色列人並不是唯一遭受苦難的人。加薩有數萬人被殺,其中許多是平民,包括數千名婦女和兒童。這場戰爭尤其殘酷,因為戰鬥發生在擁擠的人口中心,敵人將學校、清真寺和醫院這些平民避難的地方變成了軍事指揮中心、通訊樞紐、武器工廠和儲藏室。統治加薩的哈馬斯已將有義務保護的人民變成了人盾。當哈馬斯領導人和戰士躲在加薩數百英里的地下隧道中時,平民 在火線中卻毫無防備。阿米‧阿亞隆 Ami Ayalon發表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 的<以色列真正擊敗哈馬斯的唯一途徑>( The Only Way for Israel to Truly Defeat Hamas)指出為什麼猶太復國主義夢想取決於兩國解決方案(Why the Zionist Dream Depends on a Two-State Solution)

以色列正削弱了自己的道德高地

可以理解的是,巴勒斯坦人對這場衝突的看法與以色列人不同。大多數人容忍甚至可能支持哈馬斯,因為在他們眼中,哈馬斯正在發動一場反對以色列佔領的解放戰爭,即使他們拒絕該組織的激進伊斯蘭議程或承認其犧牲平民的本質是墮落的。儘管哈馬斯採取了各種手段,但它不僅贏得了巴勒斯坦人的支持,而且贏得了中東以外阿拉伯佔多數國家和穆斯林占多數國家的支持。

世界其他國家也在關注。隨著時間的推移,巴勒斯坦人被殺的人數持續上升,哈馬斯10月7日的暴行正在從公眾意識中消失,而以色列則削弱了自己的道德高地。最近的罷工誤殺了救援組織「世界中央廚房」的七名試圖向加薩人民提供食物的工人,這進一步削弱了以色列的國際地位。 全球敘事已經明確轉向有利於以色列的敵人。

如果以色列想要贏得更廣泛的戰爭,就需要重新贏得輿論。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並不是選擇不同的措辭,而是需要以色列改變其做法。該國領導人未能概述這場戰爭的政治目標,目前,持續的戰鬥不會讓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民更接近長期和平。以色列現在必須啟動一條外交軌道,以重振兩國解決方案的最終目標,並且需要新的領導才能做到這一點。只有展現對談判解決的承諾,以色列才能重新獲得歐洲、中東和美國夥伴的支持,而過去六個月的加薩戰爭削弱了這種支持。

尋找成功的敘事

在訊息直接從戰場即時且未經過濾地傳遞給網路媒體消費者的時代,國際社會對以色列與哈馬斯戰爭的看法尤其重要。與以往衝突中的戰場不同,今天的戰區不是透過武器的射程來衡量的,而是透過網路訊號的覆蓋範圍來衡量的。對許多國內觀眾來說,這場戰爭已經成為一部電視迷你影集。世界各地的人們不是根據法律辯論而是透過他們特定的媒體消費的稜鏡得出關於特定軍事行動正義性的結論。公眾決定誰是對的,誰是錯的,哪一方是好人,哪一方是壞人,並給政府施加壓力,要求政府制定相應的政策。全球輿論的累積效應對於以色列的勝利前景至關重要。如果以色列的夥伴在關鍵時刻拒絕向其提供軍事、經濟或外交支持,那麼儘管在戰場上取得了成功,以色列也可能會輸掉戰爭。

以色列先前曾獲得全球輿論的支持。 1990年代,奧斯陸協議簽署後,國際社會對以色列的支持十分強烈,協議的目的是建立一個巴勒斯坦國——儘管以色列同時對巴勒斯坦恐怖主義進行了毫不妥協的鬥爭。然而,國際社會認為這場鬥爭是合法的,因為以色列真正參與了旨在為兩國人民帶來和平的平行外交軌道。

以色列必須啟動外交軌道,重振兩國方案的目標。

然而,世界現在看到的是一個以色列,其政府否認巴勒斯坦人民的存在,並努力通過在約旦河西岸(也可能在加沙)建立更多定居點來建立“大以色列”,並走向吞併部分地區或所有巴勒斯坦領土。從這個角度來看,以色列在加薩的戰爭看起來不太像是一場正義的自衛戰爭,而更像是一場擴張主義的侵略行為。

任何人都不應該對哈馬斯感到天真。這是一個兇殘的組織,絕不能讓它繼續控制加薩。在以色列安全機構擔任的每一個職位中,我都將哈馬斯視為以色列必須打擊的殘酷恐怖組織。我反對任何與哈馬斯談判的嘗試,因為這種外展活動增強了該組織的權力,削弱了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權力,而巴勒斯坦權力機構承認以色列人民擁有一個國家的權利。

以色列不能僅僅透過解除哈馬斯武裝並消滅其領導層來贏得這場戰爭。即使以色列在戰場上獲勝,哈馬斯的意識形態也不會消失。只有失去巴勒斯坦人民的支持,該組織才會真正被擊敗。為此,他們必須有理由相信外交進程將帶來與以色列一起建立巴勒斯坦國。

選擇新領導人並回歸兩國解決方案的目標

此時此刻,以色列能做的只有兩件事來改變現狀:選擇新領導人並回歸兩國解決方案的目標,作為外交結束這場戰爭的一部分。為了重新獲得全球支持,以色列這個大屠殺後為保障猶太人民生存而建立的國家必須接受國際社會的決議,並努力為兩國人民創造兩個國家的現實。走這條道路將表明以色列在加薩的戰爭是合法的自衛行為,並向世界表明戰爭的目標不是巴勒斯坦人民,而是哈馬斯,一個旨在摧毀以色列並驅逐猶太人的聖戰恐怖組織聖地的。

尋求兩國現實不僅是贏得國際支持的手段。取得對哈馬斯的政治勝利並確保以色列的長期安全也至關重要。 1997 年 11 月,哈馬斯創始人謝赫·艾哈邁德·亞辛 (Sheikh Ahmed Yassin) 在接受哈馬斯出版的月刊《Filastin al-Muslima》採訪時,被問及對以色列發動戰爭的前景。他聲稱,唯一能阻止哈馬斯最終勝利(定義為建立一個從約旦河延伸到地中海、受基於伊斯蘭教法的憲法管轄的大巴勒斯坦)的情況是以色列接受巴勒斯坦國與自己的並列。亞辛說,如果兩國方案成為現實,巴勒斯坦社會將不會支持哈馬斯的首選道路。如果沒有巴勒斯坦人的普遍支持,哈馬斯就不會作為一個政治和軍事實體而存在。

亞辛是對的。兩國解決方案對以色列來說不會是失敗,而是勝利,也是真正削弱哈馬斯的唯一途徑。追求這一結果既不代表對恐怖主義投降,也不代表屈服於美國的指令。相反,這是實現猶太復國主義夢想的最佳途徑,即建立一個持久的猶太民主國家。

一場沒有盡頭的戰爭

以色列退休將軍、學者葉霍沙法特·哈卡比 (Yehoshafat Harkabi)在其 1990 年出版的《戰爭與戰略》一書中,對軍事領導人的思維和政治家的思維做出了至關重要的區分。 「在軍事思想中,敵人是需要攻擊的目標的集合;在外交思維中,敵人是一個人類和政治實體,也需要被爭取和滿足,」他寫道。 「在軍事思維中,我們對對手的痛苦漠不關心,因此尋求增加對手的痛苦;在外交思維上,我們也必須銘記他的痛苦。”

在這場戰爭中,以色列沒有政治家,也沒有外交思維。戰爭開始時,以色列內閣決定忽略加薩的“後天”,因為僅僅討論行動的“政治目標”就會破壞執政聯盟的穩定。內閣成員受到自身政治考量的束縛,正把國家帶往危險的道路。

這種領導失敗讓以色列除了軍事成就之外沒有任何勝利的概念。戰爭本身已成為目的,而不是實現更好政治現實的手段。以色列的歷史表明,沒有政治目標的戰爭會持續多年,並在造成巨大創傷後才結束。 1973年約2650名以色列人喪生的贖罪日戰爭後,以色列政府意識到僅靠軍事手段無法保證安全,並相應改變了防禦學說。 1977 年,以色列接受了埃及總統安瓦爾·薩達特的和平提議,並於1979 年開始從西奈半島撤軍。1979 年簽署的埃以和平協議為以色列在歷史上最危險的戰線上提供了真正的安全。然而,儘管取得了成功的記錄,以色列似乎忘記了政治協議提供最佳安全途徑的教訓。

戰爭本身已成為目的,而不是實現更好政治現實的手段

如今,以色列正在加薩陷入流沙之中。 2 月 29 日的災難中,100 多名巴勒斯坦平民因包圍由以色列國防軍士兵看守的人道主義援助卡車而喪生,數百人受傷,七名世界中央廚房工作人員被殺,缺乏救援人員。宣布的政治目標,幾乎完全消除了以色列十月份遭受襲擊時世界大多數人認為不可避免的戰爭的合法性。如果以色列現在不宣布可實現的政治目標並啟動外交管道來實現這些目標,戰爭將把該國推向懸崖。

以色列必須承認,其過去的錯誤促成了哈馬斯 10 月 7 日的襲擊,而大多數巴勒斯坦人現在將其視為勝利。這些錯誤包括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支持哈馬斯的政策,其中包括鼓勵卡達向該組織提供數百萬美元,同時削弱哈馬斯在西岸的競爭對手巴勒斯坦權力機構。要讓哈馬斯轉勝為敗,以色列必須利用這個時機走上外交軌道。

以色列無法再透過繼續或加強在加薩的軍事行動來實現任何有意義的目標。即使實現了這個狹隘的目標,繼續試圖殺死哈馬斯的剩餘領導人也不會給以色列帶來更廣泛的政治勝利,它只會增強哈馬斯在巴勒斯坦街頭的權力。

透過外交取得勝利

巴勒斯坦問題現在被廣泛認為是任何潛在區域協議的關鍵。拜登政府堅稱,只有達成兩國現實的協議才能建立一個溫和的中東集團,以製衡伊朗及其在加薩和伊拉克、黎巴嫩、敘利亞等地的代理人。和也門。

以色列的當務之急必須是將所有仍被扣押在加薩的人質帶回家。這樣做不是軍事上的勝利,而是道德和公共責任的勝利,是對那些被以色列政府和整個國防機構拋棄的人的償還。與任何債務一樣,都有附帶的價格。該國將被迫釋放被關在以色列監獄的恐怖分子,其中包括手上沾有以色列平民鮮血的人。但以色列必須同意必要時的停火,以確保人質獲釋。

然後,從長遠來看,以色列必須在兩種行動方針之間做出選擇。首先是繼續佔領和緩慢吞併西岸。這條道路意味著持續的戰爭、國際孤立以及以色列猶太和民主特徵的喪失。第二是尋求外交協議,從而在區域框架內與巴勒斯坦人民達成協議。美國和歐洲將監督這項協議,其中包括與沙烏地阿拉伯實現正常化,並旨在與埃及、約旦和海灣國家等溫和遜尼派國家建立更廣泛的聯盟。

以色列必須同意必要時的停火,以確保人質獲釋。

只有選擇第二種選擇並參與國際「後天」討論,以色列才能安全。目標應該是一項基於聯合國大會和安理會第242 號和第338 號決議的區域協議,這些決議為以色列-巴勒斯坦談判建立了「土地換和平」框架,並且基於二十年前首次提出的阿拉伯和平倡議。沙烏地阿拉伯為阿盟成員國與以色列建立正常關係提供了藍圖。所有這些計劃都要求建立一個與以色列並肩的巴勒斯坦國,並提供強而有力的安全保障。

儘管以色列面臨所有挑戰,但我們還是有理由感到樂觀,尤其是以色列民間社會的力量。 10 月 7 日之前的十個月裡,數十萬以色列公民湧上街頭,捍衛以色列司法系統,防止政府試圖接管它。他們證明了自己是以色列民主的守護者。

然而,這場爭取民主的鬥爭忽略了巴勒斯坦人的佔領和作為一個民族的存在。 10 月 7 日,以色列人被提醒,佔領與民主或安全是無法分離的。僅靠牆,無論多高或多深,都無法保護以色列。如果哈馬斯或類似組織認為自己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他們就會選擇“參孫選項”,冒著一切風險尋找方法來越過以色列可能設置的任何障礙。

破壞猶太民主以色列的核心價值觀,任何軍事勝利都會變成失敗

現在,越來越多的以色列人重新走上街頭,因為他們的政府無力保護其公民,也無法確定可實現的戰爭目標。他們呼籲釋放仍被扣押在加薩的人質並舉行新的選舉以取代以色列政府。只有排除右翼極端分子的聯盟才能規劃出通往持久和平的道路。有了大膽的新領導層,認識到極右翼政策的失敗,並得到以色列公眾和世界各地朋友的支持,以色列也許最終能夠擺脫悲痛和痛苦,實現復興。可持續的政治解決。

自 10 月 7 日以來,「齊心協力,我們將獲勝」的座右銘一直在團結以色列公眾,共同打擊當天襲擊的肇事者。但以色列人必須記住,如果破壞猶太民主以色列的核心價值觀,任何軍事勝利都會變成失敗。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