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柳子厚專欄】為什麼西方無法離間俄羅斯和中國?

銳傳媒/特別報導 2024.04.10 12:12

就在十年前,大多數美國和歐洲官員對中俄之間新興夥伴關係的持久性不屑一顧。西方各國政府的想法是,克里姆林宮自2014 年以來與中國炫耀的和解注定會失敗,因為這兩個歐亞大國之間的關係總是會因有利於中國的權力不對稱日益加劇、兩個鄰國之間在一些問題上揮之不去的不信任而受到削弱。歷史爭端以及兩個社會及其精英之間的文化距離。有人認為,無論俄羅斯總統普丁如何努力拉攏中國領導階層,中國始終會重視與美國和美國盟友的關係,而不是與俄羅斯的象徵性關係,而莫斯科則擔心北京的崛起,並尋求與美國的關係。西方的制衡。亞歷山大·加布耶夫 Alexander Gabuev發表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 的<普丁與習近平的邪惡聯盟 : 為什麼西方無法離間俄羅斯和中國>( Putin and Xi’s Unholy Alliance:Why the West Won’t Be Able to Drive a Wedge Between Russia and China)分析這個「大哉問」。

華盛頓官員不屑一顧:「他們的婚姻是權宜之計」

儘管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顯著增強,但華盛頓官員仍不屑一顧。 「他們的婚姻是權宜之計,」2023 年 3 月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對莫斯科進行國事訪問期間,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對美國參議員說。 「我不確定這是否是定罪。俄羅斯在很大程度上是這種關係中的初級夥伴。”然而,這種懷疑並沒有考慮到一個重要而嚴峻的現實:中國和俄羅斯現在比 20 世紀 50 年代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加堅定地結盟。

俄羅斯和中國之間的緊密結盟是普丁對烏克蘭戰爭最重要的地緣政治成果之一。習近平和普丁的自覺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這種重新定位,但這也是西方與兩國之間分歧加深的副產品。西方官員不能希望這個軸心消失,徒勞地希望克里姆林宮會因為它對中南海的附庸而感到憤怒,或者徒勞地試圖在兩個大國之間挑撥離間。相反,西方應該做好與兩個核武大國同時長期對抗的準備。

有限制的合作夥伴關係

在 2022 年 2 月 4 日發表的聯合聲明中,普丁和習近平將兩國關係描述為「無限的夥伴關係」。這句話在西方引起了廣泛關注,尤其是在普丁20天後入侵烏克蘭之後。然而,深化的夥伴關係並不是在 2022 年 2 月誕生的。在經歷了 20 世紀 60 年代至 1980 年代中蘇分裂的痛苦疏遠之後,中國和俄羅斯出於幾個務實的原因變得更加緊密。雙方都希望讓彼此之間的領土衝突成為過去,到2006年,兩國2,615英里的邊界終於完全劃定。經濟互補性也促使兩國走到一起:俄羅斯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但需要技術和資金,而中國需要自然資源,有閒錢和技術可以分享。自2000年以來,隨著普丁在俄羅斯的獨裁統治,北京和莫斯科在聯合國安理會聯手,利用其常任理事國的權力來抵制西方國家倡導的許多立場和規範,包括使用制裁反對獨裁政權和美國領導的在敘利亞等地區熱點地區的壓力行動。

俄羅斯和中國日益密切的關係是烏克蘭戰爭最重要的結果之一

中國和俄羅斯長期以來也對美國不信任,認為華盛頓是一個意識形態驅動的全球霸主,想要阻止北京和莫斯科在領導世界秩序中佔據應有的地位,更糟的是,其目的是推翻他們的國家。政權。中國的黨國與日益專制的俄羅斯之間的意識形態和政治相容性也有所增強。北京和莫斯科領導人也沒有批評對方在國內的鎮壓行為和對待少數民族的做法——這些都是西方領導人經常提到的話題。

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俄羅斯與美國關係破裂,克里姆林宮將戰略重心轉向東方,以抵銷西方經濟制裁的影響,並使俄羅斯經濟更能抵禦西方壓力。俄羅斯的國防工業主要靠向中國出售武器度過了90 年代的艱難時期,現在它加大了向其南部鄰國出口更先進武器的力度,例如S-400 地對空飛彈和Su-35 戰鬥機,並投資擴大管道、鐵路、港口和跨境橋樑,將俄羅斯自然資源引入中國市場,並將中國進口產品引入俄羅斯。

中國試圖騎牆觀望。它與俄羅斯保持聯繫

結果,兩國之間的雙邊貿易佔俄羅斯貿易總額的比重從吞併克里米亞之前的10%躍升至普丁2022年全面進攻烏克蘭之前的18%。不過,歐盟仍然是俄羅斯更重要的合作夥伴佔該國貿易額的38%,也是全國最大的投資者和技術提供者以及石油和天然氣出口的主要目的地。至於中國,2022年俄羅斯貿易額僅佔其貿易額的2.5%,勉強躋身十大貿易夥伴行列。中國認為,對於中國經濟的活力而言,與美國和歐洲的商業、金融和技術關係比與俄羅斯的關係更為重要。

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在普丁入侵烏克蘭之後——很多人沒有預料到——中國試圖騎牆觀望。它與俄羅斯保持聯繫,抓住機會購買廉價的俄羅斯石油(就像包括印度在內的其他騎牆者一樣),並且沒有直接批評俄羅斯的侵略。同時,除了偶爾運送少量火藥和其他與戰爭有關的物資外,它沒有向莫斯科提供致命援助,正式支持烏克蘭領土完整,並且沒有嚴重違反西方制裁——儘管幾家中國公司受到了制裁。美國和歐盟將於2024 年初對向俄羅斯運送違禁貨物實施制裁。

量的大躍進,中國和俄羅斯雙邊貿易2400 億美元

儘管北京最初採取謹慎態度,但大多數現有數據表明,自入侵以來的兩年裡,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的關係正在發展得更加牢固。 2022年,雙邊貿易成長36%,達1,900億美元。 2023 年,這一數字增長至2400 億美元,超過了11 月的2000 億美元大關,這是習近平和普丁最初計劃在2025 年實現的目標。中國進口了價值1290 億美元的能源商品,主要是石油、管道天然氣、液化天然氣和天然氣。煤炭——佔俄羅斯對華出口的 73%,還有金屬、農產品和木材。同時,中國向俄羅斯出口了價值1,110億美元的商品,其中以工業設備(約佔出口額的23%)、汽車(20%)和消費性電子產品(15%)為主。

西方的出口管制以及西方資本對執行製裁的日益關注意味著俄羅斯除了轉向進口中國製造的工業和消費品之外別無其他長期選擇。 2023年,中國工業設備銷量較上年成長54%,中國汽車銷量近四倍,使俄羅斯成為中國中國內燃機汽車最大的海外市場。這些數字中隱藏著直接推動俄羅斯軍事機器發展的中國製造產品,包括不斷增長的晶片、光學元件、無人機和先進製造工具的出口。

俄羅斯對中國有迫切需要

中國和俄羅斯在安全和軍事合作的關鍵領域日益密切。即使在俄羅斯的侵略戰爭中,中國人民解放軍也增加了與俄羅斯軍隊進行聯合活動的次數。 2022年9月,儘管烏克蘭前線出現重大問題,俄羅斯仍在遠東地區進行了戰略演習,中國派出了2,000名士兵前往。幾個月後,也就是12月,中國和俄羅斯海軍舉行了年度演習,這次是在東海。 2023年,北京和莫斯科舉行了三輪海軍演習,2022年和2023年,兩國用核轟炸機在亞洲進行了四次聯合巡邏。這些活動顯然仍缺乏美國及其歐洲和亞洲盟友聯合演習的廣度和深度,但中俄兩軍無疑正在深化互通性。

這種親密關係也體現在外交上。自烏克蘭戰爭以來,俄羅斯和中國精英之間的面對面會面顯著增加。克里姆林宮和中南海以前曾合作過,但除了普丁和習近平之間的關係外,私人關係很少。現在,兩國總統特別鼓勵兩國高級官員合作並相互了解。自2023年3月習近平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以來,除了普丁本人10月訪問北京外,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及其團隊高級成員已兩度訪華。 2023年全年,許多俄羅斯高級官員以及最大的國有和私營企業的執行長往返於中國。中國高級領導人,特別是軍事和安全部門的領導人,也訪問了俄羅斯。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目前正在北京與中國外長王毅舉行會談。值得注意的是,這種流量大多是單邊的——俄羅斯高級官員和商界領袖前往中國的頻率遠高於中國同行前往中國的頻率,這清楚地表明俄羅斯對中國的迫切需要。唯一的例外是軍事安全領域,高級官員的訪問往往是對稱和互惠的。

85%的俄羅斯人對中國持正面態度

除了專業聯繫之外,與中國的聯繫對於俄羅斯精英為自己及其後代創造未來變得越來越重要。這些人中的大多數現在都受到西方的製裁,他們有可能將財富保留在西方,或將孩子送到美國或歐洲接受教育。同時,中國和香港的頂尖大學的排名遠高於俄羅斯的同類院校。越來越多的軼事證據表明,俄羅斯精英及其子女開始學習普通話,這在俄羅斯歷史上尚屬首次。

對中國態度的整體升溫也反映在民調中,包括卡內基基金會和俄羅斯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聯合得出的最新數據。截至2023年底,85%的俄羅斯人對中國持正面態度,而只有6%的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近四分之三的俄羅斯人不認為中國對他們構成威脅,而大約五分之一的俄羅斯人認為中國對他們構成威脅。現在超過一半的俄羅斯人希望他們的孩子學習漢語,這是一個驚人的發展。超過80%的人仍然希望自己的孩子學習英語,但對普通話感興趣的人數正在迅速增加。對中國態度最友善的地區是俄羅斯遠東地區,該地區與中國接壤,日常生活中與中國接觸最多。這種對中國普遍積極的公眾態度使得克里姆林宮與北京在經濟、技術和政治方面的擁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緊密。

俄中國合作使得普丁能夠繼續對烏克蘭進行侵略

2022年全面入侵烏克蘭後,戰爭已成為俄羅斯國內、經濟和外交政策的組織原則。克里姆林宮現在透過三個基本考量來評估與外國勢力的每一種關係:這種關係是否可以幫助俄羅斯直接在烏克蘭戰場上,是否可以幫助維持俄羅斯經濟並規避制裁,以及是否可以幫助莫斯科推動反擊西方並懲罰美國及其盟友支持基輔。

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則聚焦在這三個面向。俄羅斯與中國的合作在很大程度上使得普丁能夠繼續對烏克蘭進行侵略。北京沒有向莫斯科提供直接的致命援助,但中國對俄羅斯戰爭努力的間接支持是不可或缺的。其中包括供應商用無人偵察機、中國製造的電腦晶片以及俄羅斯國防工業使用的其他關鍵零件。在經濟方面,普丁的戰爭資金嚴重依賴中國購買俄羅斯出口產品的收入。以人民幣進行支付使俄羅斯金融體係得以維持,汽車、電子產品和其他消費品的進口使商店庫存充足,讓俄羅斯普通民眾保持安靜。

戰爭已成為俄羅斯經濟和外交政策的組織原則。

然而,更能說明問題的是,俄羅斯決定在與美國的地緣政治競爭中堅定地與中國結盟。戰前,克里姆林宮內有一些聲音私下呼籲謹慎,建議不要盲目投入中國懷抱。懷疑論者警告說,全球秩序的分裂可能導致中國成為其鄰國的霸主和歐亞大陸最強大的國家,而俄羅斯則在未來許多年裡扮演著順從附庸的角色。因此,在2月24日之前,俄羅斯試圖透過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和中國保持至少某種平衡的關係來捍衛自己的自主權,儘管在普丁正式重返總統寶座後,莫斯科政策中的反西方傾向變得越來越明顯。在2012年。

對烏克蘭的全面入侵徹底破壞了這種不穩定的平衡。隨著西方幫助殺害俄羅斯士兵並對俄羅斯發動經濟戰,克里姆林宮不再可能與美國及其歐洲和亞洲夥伴保持關係。在整個戰爭期間,普丁重申,莫斯科真正的敵人不是烏克蘭,而是西方,他聲稱西方試圖削弱和肢解俄羅斯。因此,幫助中國削弱美國的全球主導地位是俄羅斯的一個重要目標,因為它可以加速克里姆林宮認為自己正在進行的針對西方的戰爭的勝利。這種態度的轉變解釋了莫斯科渴望加強與北京的軍事和技術合作,以及中國在雙邊關係中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俄羅斯很難拒絕中國分享敏感技術的要求。將俄羅斯的經濟、人才和軍事技術融入中國主導的以歐亞大陸為地理中心的秩序“中國和平”,是俄羅斯維持與西方對抗的唯一途徑。

對中國的附庸並不一定構成完全和無條件的從屬

毫不奇怪,這種轉變只會加劇中俄關係的不對稱性。作為一個規模更大、技術更先進、與西方保持務實關係的經濟體,中國比俄羅斯擁有更強的議價能力和更多的選擇,而且對北方鄰國的影響力不斷增強。俄羅斯現在正將自己鎖定在中國的附庸之中。幾年後,北京將更有能力決定與莫斯科的經濟、技術和區域合作條款。克里姆林宮並非對這一前景視而不見,但只要普丁需要中國的支持來打他在烏克蘭的戰爭,克里姆林宮就沒有太多選擇,而烏克蘭戰爭已經成為他的痴迷。

可以肯定的是,對中國的附庸並不一定構成完全和無條件的從屬。北韓在安全和經濟的幾乎所有方面都依賴北京,在對待其巨大鄰國時有一定的迴旋餘地,平壤有時會採取令北京不安的舉動——例如,當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下令時2017 年,他的同父異母兄弟金正男(Kim Jong Nam) 被暗殺,當時金正男實際上生活在中國的保護之下。俄羅斯比朝鮮強大得多。無論它多麼需要中國的支持,它都不會簡單地成為中國的安靜聽話的僕人。

普丁和他的理論家將西方描繪成頹廢

普丁喜歡透過歷史類比來合理化他的決定性選擇。去年年底,他提到了十三世紀的亞歷山大·涅夫斯基王子,他作為蒙古帝國的附庸統治著現在的俄羅斯、白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多個公國,諷刺的是,當時蒙古帝國還包括中國。涅夫斯基在俄羅斯歷史上被尊崇為一位領導者,他擊退了來自西方的多次進攻,特別是他在1242 年擊敗了試圖將西方天主教傳播到東正教占主導地位的地區的利沃尼亞騎士團。普丁認為自己會跟隨涅夫斯基的腳步,在服從東方的同時挑戰西方。普丁在 2023 年 11 月表示:“亞歷山大·涅夫斯基王子前往部落,向可汗鞠躬並獲得可汗的統治法令,主要是為了能夠有效抵禦西方的入侵。”因為部落雖然傲慢而殘忍,但從未威脅到我們最寶貴的財富——我們的語言、傳統和文化,而西方征服者渴望鎮壓這些東西。”相似之處很明顯:今天的俄羅斯統治者準備容忍對一個不會威脅俄羅斯身份的大國的附庸,也不會為了對抗西方而過多干涉國內事務,而普京和他的理論家將西方描繪成頹廢的。對俄羅斯傳統價值的致命威脅。

無論誰入主白宮,中國與美國的對抗都必將加深

就中國而言,它也開始將俄羅斯視為根本性地緣政治調整的一部分。進入2021年,北京有理由希望,在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擔任破壞性總統之後,其與美國的關係——21世紀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將回到可預測的軌道。儘管中國不能指望全面緩和,但它希望世界上兩個最強大的國家之間能夠形成更健康的競爭與合作。中國決策者不僅了解新白宮中經驗豐富的外交政策執行者團隊,而且習近平與拜登的私人關係可以追溯到當時的副總統20​​11年訪華。但當拜登保留了大部分外交政策時,北京的希望破滅了。川普的強硬對華政策,包括加強印太地區的軍事夥伴關係,並儘可能限制中國獲得美國尖端技術。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2022年訪問台灣等不可預見的事態發展也讓北京相信,無論誰入主白宮,中國與美國的對抗都必將加深。

歐亞大陸背靠背

這種認識決定了中國如何看待與俄羅斯的關係。普丁入侵烏克蘭後,北京確保確定美國的紅線,並在很大程度上試圖遵守這些紅線。但正如習近平在 2022 年 10 月拜登授權美國對中國實施影響深遠的出口管制後所發現的那樣,這種謹慎的做法並不能阻止華盛頓試圖限制北京。對中南海來說,把普丁丟到公車底下從來都不是一個選擇,因為中國擔心如果普丁突然離開政治舞台,俄羅斯可能會出現不穩定,克里姆林宮可能會出現一個親西方的政權。如果中美之間的長期對抗不可避免,北京需要所有能找到的合作夥伴,因為美國在其資源豐富的龐大盟友網絡中享有巨大優勢。

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像俄羅斯一樣為中國帶來如此多的利益,尤其是現在。俄羅斯豐富的自然資源——不僅是石油和天然氣,還有金屬、鈾、化肥、木材、農產品和水——可以幫助養活中國經濟。當然,俄羅斯面臨的問題是,與中國的貿易將越來越多地以北京決定的價格進行,並以人民幣支付。同時,俄羅斯資源的流入促進了中國的能源和糧食安全,同時減少了中國對美國海軍巡邏的馬六甲海峽等脆弱海上航線的依賴。它還透過降低能源成本來提高中國製造業的競爭力。儘管俄羅斯市場比美國或歐盟市場小得多,但規模仍然很大,而且對中國產品的需求越來越大。鑑於中國國內需求不穩定以及對西方傳統市場的出口減少,俄羅斯的銷售對中國製造商來說變得越來越重要。此外,由於中國與俄羅斯70%的貿易以人民幣結算,北京可以將貿易關係視為人民幣國際化的旗艦項目。事實上,根據 SWIFT 數據,2023 年 11 月,人民幣在全球貿易中的份額達到 4.61%,創歷史最高水準。

與俄羅斯的軍事合作是中國的重要資產

儘管中國國防製造總體上先進,但俄羅斯也擁有中國仍需要的一些先進軍事技術。其中包括S-500地對空飛彈、現代戰鬥機發動機、預警系統等核威懾工具、隱形潛艦以及水下作戰技術。儘管入侵烏克蘭後人才大量外流,但俄羅斯仍擁有一些中國有興趣利用的人才,特別是在資訊科技領域。

與俄羅斯的軍事合作是中國的重要資產。兩國仍有潛力加強情報共享,進行聯合網路行動以竊取敏感的西方政府或商業數據,並協調其影響力行動,包括虛假資訊活動。到目前為止,俄羅斯和中國並沒有在假訊息方面真正合作,而是並行傳播類似的敘事——但隨著兩國政府關係日益密切,很可能會形成一種聯合的方法。

俄羅斯正在取代對西方近乎完全的依賴,轉而依賴中國

正如雙方高級官員多次重申的那樣,莫斯科和北京不想簽署正式的軍事聯盟。雙方都不想承擔為對方而戰的法律義務,並被拖入不必要的衝突。儘管如此,兩個關係友好的核武大國背靠背站在歐亞大陸上仍然是華盛頓頭痛的一大問題。隨著全球核武軍控制度的崩潰和中國快速核建設,美國戰略家將面臨資源分配的艱難選擇:美國需要發展一支戰略核武力量,以同時威懾兩個擁有龐大核武庫的夥伴對手。中國和俄羅斯之間事實上的互不侵犯條約,以及兩國將美國視為敵人的共同看法,可能會導致歐洲和亞洲戰區之間的協調加強,進一步消耗美國的資源和注意力。例如,如果中國決定在台灣海峽採取行動,俄羅斯可能會同時在歐洲舉行挑釁性的大規模軍事演習,透過限制美國的應對能力來幫助中國。

北京和莫斯科的行動確實正在推動全球秩序的一些深刻變化

「正在發生一些我們 100 年來從未見過的變化。 2023 年 3 月,習近平在結束國事訪問時臨別時對普丁說:「讓我們共同推動這些變革。」這位俄羅斯領導人熱切地表示同意。北京和莫斯科的行動確實正在推動全球秩序的一些深刻變化,但這些變化不一定是經過仔細的戰略計劃和清晰的願景的影響。普丁的反西方言論將他對烏克蘭的入侵定義為對美國霸權和「新殖民主義做法」的反抗,也是建立「更公正的多極世界秩序」的努力,但這一言論未能說服全球南方多元化國家(一個集團)。普丁誇大地聲稱自己代表),其中許多人對俄羅斯公然無視烏克蘭主權和國際法表示懷疑。西方面臨的問題是,由於華盛頓一貫的干預主義和對國際法的選擇性尊重,許多國家認為其領導人美國與俄羅斯一樣憤世嫉俗。最近美國和歐洲對以色列加薩戰爭的支持,被視為無視一些國際準則,只會強化這種看法。

習近平和普丁喜歡援引“安全的不可分割性”

北京的虛偽和言行之間的差距也是顯而易見的。例如,中國在南海對菲律賓提出強烈主張,這與北京聲稱尊重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國際法並希望與菲律賓解決領土爭端的說法背道而馳。其鄰國透過和平方式。習近平和普丁喜歡援引“安全的不可分割性”,正如他們在2022 年2 月4 日的聯合聲明中所做的那樣,呼籲美國認真對待別國的安全關切,但這種看似原則性的堅持實際上是不實的。俄羅斯完全無視烏克蘭的安全關切和中國欺凌鄰國。

空洞的話不會改變現實世界的運作方式。上海合作組織或金磚國家等多邊組織的擴張本身也不會改變國際秩序。對這一秩序產生真正和持久影響的事實是,在過去兩年中,北京和莫斯科的交易清楚地表明了西方強制力的局限性,並為尋求避免對西方技術和技術依賴的國家提供了可行的替代方案。美國主導的金融體系。俄羅斯正逐步取代對西方近乎完全的依賴,轉而轉向對中國的依賴。它繼續生存,並能夠對北約支持的大國發動大規模戰爭。其他對依賴西方持謹慎態度的國家現在看到了北京如何成為技術和支付結算機制的現成來源,以及大宗商品生產商的龐大市場。這是中俄結盟對全球秩序重塑最重大的貢獻。

北京和莫斯科已經展現了處理分歧的非凡能力

事實上,這種夥伴關係的深化是烏克蘭悲劇最重要的結果之一。莫斯科和北京可能永遠不會簽署正式聯盟,但未來幾年兩國關係的演變將日益影響世界並挑戰西方。

為了接受這項發展,西方政策制定者應該放棄他們可以在北京和莫斯科之間挑撥離間的想法。在川普的領導下,國家安全委員會提出了「反向基辛格」的想法,與較弱的伙伴俄羅斯接觸,但無濟於事。儘管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在冷戰期間透過向北京提出與美國關係正常化來討好共產主義中國,但美國官員目前無法向莫斯科或北京提供此類協議。任何將他們分開的希望都只是一廂情願。當然,中俄關係並非沒有壓力,隨著中國變得更加自信並試圖開始以更嚴厲的方式對俄羅斯人發號施令,現有的緊張局勢可能會加劇——莫斯科的任何統治者都不會掉以輕心。然而目前,北京和莫斯科已經展現了處理分歧的非凡能力。

西方需要在威懾與安撫莫斯科和北京之間找到適當的平衡

如果中俄合作關係要持續下去,西方領導人就必須制定一項長期戰略,透過考慮同時與中國和俄羅斯競爭的所有後果來幫助維護和平。首先,西方需要在威懾與安撫莫斯科和北京之間找到適當的平衡,以避免因事故、誤解和溝通不良而可能導致危險的升級局勢。西方政府應該考慮他們對俄羅斯和中國採取的強制性經濟措施的二階效應,以及報復性反措施如何進一步侵蝕全球化的結構。雖然西方國家不應該容忍俄羅斯和中國的虛假資訊和顛覆國際機構運作的企圖,但西方國家應該尋求讓其中一些機構(例如聯合國及其相關機構)重新發揮作用,即使有北京和莫斯科的參與。在考慮如何保護歐洲和亞洲安全、遏制氣候變遷、管理人工智慧等顛覆性新技術以及應對全球金融架構面臨的挑戰時,西方決策者現在必須正視中俄軸心日益堅定的現實。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