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懺贖同途】《鳶山誌:半透明哀愁的旅鎮》第二十四章,書寫經驗分享 他是誰,誰又是他──

銳傳媒/詹明儒 2024.04.03 06:15

他是誰,誰又是他──
他自己的影子是誰,誰又是他自己的影子──

鳶山後花園折疊路徑的起站,火金姑祭與山桐花祭,已經接連如期展開;地點就在世代溪女搗衣處,一落山戶門前,兩叢紅花成拱的九重葛樹下。一張夾板桌,一疊七彩文宣,一名男祭司,一組導祭助手;不必燒符,不必念咒,只需攜來一瓣心香,卸下一日憂勞,全境便可任君愜意遊賞。

突然,那名祭司抬起頭來,出聲叫住他。他臉龐方正,一枚眉心褐痣,一腔文史熱忱;平時,雖不著藍衣,身後卻總拖著一抹半透明藍影。最特別的是,他經常拄著一把肢障鐵拐,一步一瘸腳、一杖一觸地,奔波在當地鄉里間;一般居民呼之「李里長」,相知的文史工作同夥則私下說他是,中埔里應讖現世的「活土地公」。聽說,這座懷古山頭、這條健行谷岸、這片自然生態,就是由他一步一腳印、一杖一鑿痕,所長期費心踩踏出來的。

[caption id="attachment_56902" align="alignnone" width="492"] 績優里長,李坊良。詹明儒取自「李坊良臉書」。[/caption]

中國江西老兵來台第二代,娶了台東阿美族之女為妻的他,已在三峽成家立業,育有一對最新世代的三轉仔。天地悠悠,因果不休,相對於呂洞賓留下的兩座渡化廟堂,他很可能就是李鐵枴顯靈轉世,另一種漢人贖罪的化身吧?他與他是三峽文史同好,政治傾向一個藍、一個綠,一陣友善寒暄後,兩條藍綠身影交錯而過。或許情志可互相指涉,靈魂能彼此投映,他竟然發現自己的「綠影」,交疊在對方的「藍影」上,瞬間彩染出,另一種更為明亮的「青光」;原來,心態友善的藍綠光譜,也可以如此相互交映,好讓彼此身影,更加顯得清麗輕盈。

隨後,他趕在一隊天真好奇的國小賞螢團之前,就這樣懷抱著這層青光及那份童趣,走進左側可同賞流螢與桐花的「流螢小徑」。或許,這真是一條呂洞賓的渡化之路,「被放生」的流浪狗尋生於途,排遺隨處可見,遊客必須提防踩到臭狗屎。這流浪狗讓他想起,某位中國湖南第二代,心態背離民意的台灣總統,曾經說過的「當家三年,連狗都嫌」的怨言;依他所知,世上從未見過有狗會嫌棄主人的,除非這主人已不再是個「人」,或這個家已不再是個「家」了。

[caption id="attachment_56903" align="alignnone" width="2560"] 崖頭古墓故址,「天山寺」看板上方。台西桃拍攝。[/caption]

半途,一片崖頭亂石堆上,突然又有個聲音叫住他,原來是葬在其內的一對山農夫婦。相談片刻前生今世,他這才恍然記起,原來他就是已經投胎為三峽大才子的蘇大興。告別他們,他一邊趕著去看螢火、賞桐花,一邊回憶著曾經自願投入日軍奔赴中國戰場,戰後卻唾棄日本殘暴,歌頌祖國偉大的矛盾立場。

當年,他唯恐被228事件波及,空懷滿腔才情,不敢寫下真實反映時代的文章,卻又充滿生不逢時的遺憾;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曾經在目睹該事件的一場血腥掃射中,奮勇幫台灣同胞略為盡到,救助兩名台大學生的「馬路道義」。顯然,國軍、日軍都是同樣殘酷凶惡的,以致直到死後多年以來,他的靈魂仍然無法昇華,每每深陷於鎮壓現場,如下四件歷史懺痛裡:

身為一名人類,一名人子,一名中華兒女。他眼前是,一團人性與世情的糾葛──
身為一介漢人,一介日本兵,一介台灣子弟。他腦裡是,兩爿核心價值的撕裂──
當下,他可以直覺預知的是,一部血淋淋的台灣歷史,即將又有大悲劇發生了──
當時,他能夠本能反應的是,噤聲藏住情緒。惶惶然,挾起事務包,拔腿便逃──
本章概意如上。我根據以下資料,演繹以下相應的人神事物:

[caption id="attachment_56905" align="alignnone" width="800"] 二二八事件的抗議民眾。詹明儒取自「維基百科」。[/caption]

一、相關資料(依出場序)

◆李鐵枴:中國神話八仙之一,生於西周,為老子李耳好友,後經西王母點化得道,授鐵杖一根,列於仙班。(小說中,借用台灣新北市三峽「仙跡岩」的傳說,對映也是殘障人士的李里長)
◆當家三年,連狗都嫌:台灣俗諺,引自自由時報焦點新聞,2011.12.26所載,馬英九總統埋怨執政受到批評之言。(小說中,引之闡釋良犬忠主的本性,只有惡主絕情棄犬,沒有惡犬嫌主顢頇的)
◆崖頭古墓:隱蔽在三峽「流螢小徑」半途崖頭,之前清明節常見掃墓冥紙,近來已無,疑係子孫事業發達,另遷他處厚葬。(小說中,借用墓中先靈現身,與本章主角蘇大興一起追憶,彼此的史道世途)
◆中國戰場:昭和十二年(1937),日中戰爭爆發,蘇大興先應台灣總督府翻譯官考試及格,後投入中國戰場,親見日軍砲火過處斷垣殘壁,人犬流離失所的慘況。(小說中,藉以呈現日軍之殘暴,並反襯中國百姓之悲哀)
◆228事件:二戰結束,日本戰敗,國府接管台灣,民國三十六年(1947)二月下旬,台北暴發228事件,隨即漫延全台。(小說中,透過蘇大興潛往當時的「中山公園」旁,目睹國軍鎮壓群眾之殘忍,並反襯台灣人民之無奈)

[caption id="attachment_56906" align="alignnone" width="668"] 二二八事件遭到槍斃者。詹明儒取自「維基百科」。[/caption]

二、對應的人神事物(依出場序)

◆李里長:真實人物,國立藝專畢業,全國十大傑出青年,熱衷三峽文史,得獎無數。獻身里政將近26年,雖已退休含飴弄孫,仍然活躍於藝文公益。(小說中,引之對映李鐵枴,彰顯其珍貴的文史貢獻)
◆蘇大興:真實人物,此章為想像的情節。(小說中,藉之引述相關的三峽、台灣及中國歷史,並預為其珍貴才華與靈魂,埋設昇華與渡化的伏筆)
◆馬路道義:不是出於理性考量,而是出於人性悲憐的路人甲、路人乙之見義勇為。(詳細過程,一言難盡,請見本書第570~573頁)

【靈肉仆繼】第二十五章書寫經驗分享,請待續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