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寶林茶室 地震 清明連假

雄哥小唱》羅福星殉難日▪日本總督府也標「不義遺址」?

優傳媒/ 2024.03.09 09:32

紀念羅福星不是記憶仇恨,更不是追求報復,日據時代的軍閥,也並非現代的日本人民。所以,我們並不會追求在總督府插上「不義」標籤,期待發揚和平、寬容與大愛,爲了全球人類更進一步的生活福祉、心靈自由而繼續努力。(圖/取自網路)

 

吳統雄(台灣民調創始人)

 

3月3日是台灣光復思想革命領導人,羅福星殉難110周年紀念日。

 

日前「這個政府」才將行政院(前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暨廣場插標定性為「228事件不義遺址」。

 

228為官民衝突,互為不幸。而「33羅福星粉絲大屠殺」則是單向的殖民政府屠殺台灣人民,將如何紀念?在前日本總督府(總統府)也插上「不義遺址」標籤嗎?

 

據報導,「這個政府」還要在全國再插數十個「不義」標籤。如果真的是要記取歷史教訓,為何不比照「和平紀念公園」,稱為「和平紀念遺址」,給人民一個正面包容的指引?而一定要用負面仇恨的詞彙永遠撕裂人民?

 

准總統賴清德與立法院是否應該介入?終止蔡英文8年來持續的仇恨撕裂手段,人民真的希望喘息一下了!期待擁抱而不是互嗆了!

 

尤其賴清德以「務實的台獨工作者」自居,是否應向首倡台灣獨立於殖民政府、更要促進全球人民平等的烈士與先驅們,如羅福星、蔣渭水…等學習?甚至就近向呂秀蓮副總統請教?

 

而第一任「不義行政院長」陳建仁,到底不義的是爸爸?還是兒子?也值得深思。

 

獨立彩色漢旗黃●莫負生平愛自由

3月3日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羅福星粉絲大屠殺、大逮捕」,在台灣人民沒有任何抗爭行動下,只因為認同羅福星的光復思想,日警自苗栗起,在全台逮捕近千人,關押近300人,屠殺其中20人,作為日本殖民者對台灣思想鎮壓的恐怖宣示。

 

羅福星留下代表性的詩作:「獨立彩色漢旗黃…莫負生平愛自由。」

 

他開宗明義的基礎目標已經實現:台灣終於由日本殖民者手中獨立,回歸「漢旗黃」;但他期待的最高理想:大中華乃至彩色全人類達成和平自由的大同世界,仍待我們共同努力。

 

羅福星出生在印尼,隨祖父來台,兼受過中西教育,體驗過各國體制,所以對殖民主義深惡痛絕。他是參加過黃花崗之役的勇士,民國成立後,羅福星向國父自薦於1912年來台發表《抗日革命宣言》宣傳光復思想,在短短1年間感動了上萬人民。

 

「台灣精英」莫須有大滅絕

根據《羅福星抗日革命案全檔》所彙整的日本官方記錄:「羅福星的記載名冊中有四千多人入黨」,尚有更多無名可查、與其他向下線發展的志士。日本官方自己分析:認同《抗日革命宣言》者:30歲以下占50%,知識分子占60%,而相對高社經地位,如公學校教師、保甲職員、乃至巡查補(台籍警察)占30%。

 

這正是對「台灣精英」完全莫須有大滅絕的自證具體證據。

 

日本因此制定了僅針對「土人(日語對未開化者的蔑稱,這裡指台灣人)」的『匪徒刑罰令』,在沒有任何人從事革命行動的情況下,發動了2次大逮捕,第一次以苗栗為中心,第二次擴及全台。

 

合計有921人遭到偵訊,646人被逮捕,被判有期徒刑285人,其中261人為5~15年重刑。

以羅福星為首的20位思想異議者,被判死刑,分批送上絞刑台。羅福星時年才29歲。

 

「粉絲」良心犯●沒有抗爭卻受酷刑

當時記錄:「送到苗栗監獄中的被告,多數都是留著長髮,梳著辮子的人,雖然也有剪短頭髮的人,但寥寥可數。這些人犯大部分在各地警察局關了40天以上,他們不曾洗面,不曾理髮,一個個蓬頭垢面不成人形,而且屢受酷刑,身上帶著傷痕,還發出臭味,慘不忍睹。」

 

這些人什麼都沒有做,以今天的觀念來看,只是羅福星的「粉絲」,最多是良心犯、思想犯。

 

即使是『匪徒刑罰令』,其中規定叛亂罪,處以死刑。但所有受難者除了參加組織,並沒有抗爭行動,根本沒有「判亂」的事實,卻仍有20位被判死刑。且絕大多數沒有任何辯護,7天內執行完畢。

 

不為己悲●為同胞流淚

羅福星留下的書信,和在獄中的《自敘文》,記錄了他在台觀察到日本殖民者對原住民的殘酷和對台人的苛政。他即使被捕,面對審訊,仍毫不畏懼地指責日本,對原住民「不留生番,唯留番地」的殘酷政策。表達了「北埔事件」、「南庄事件」、「馬拉邦事件」、「尖石山事件」日本對原住民滅族性屠殺的憤怒。

 

羅福星也指責了日本強奪台灣人民財產的事實,自己面臨被屠殺,卻為同胞而哭泣:「來自日本之移民,日見增加,強買台灣之產業,致富者陷於貧困,貧者僅剩一日之口糧。貧民塗炭之苦,及其窮途末路之慘,已到達極點。然想到如此之慘境,不禁日夜為之痛哭不已。」

 

死刑判決書●反映台灣當時真相

很諷刺的是,在大量編造的日據時代假訊息中,最能反映台灣當時真相的,反而是日本對羅福星的兩次「死刑判決書」。因為第一次大逮捕,沒抓到羅福星,以缺席審判方式,判了他死刑;第二次抓到羅福星,又判了他一次死刑。

 

在判決書中日本承認了:台灣人民「受孫中山先生創建民國而興起抗日革命」,追隨者「有相當學問,相當資產,及相當名望者。且未以如何之迷信,純然出於政治思想之流露」,追求「本島由來為中國之民,決無永久屈服於日本人之理。」

 

從羅福星的遺作到蔣渭水的《臨床講義》,反映了台灣人民不僅要由日本獨立,不僅回歸大中華,更要將自強、健康的藥方造福大中華、全人類。

 

誠實面對故意「插標籤」現象

除了羅福星、蔣渭水…等開拓者外,呂秀蓮副總統也有這樣的國際視野。她是民進黨創黨發起人、坐過政治牢,綠色成分無可懷疑。但她是少數誠實面對故意「插標籤」現象的民進黨政治人物,所以她很早就倡議將「228和平紀念公園」改名為「世界和平紀念公園」。

 

不論政客表面上把「標籤」扭曲成多重要,真實的目的都是以負面手段,不斷剝開、甚至無中生有衝突與傷痛的記憶,利用人民彼此虛擬的仇恨,創造小我的鐵桿利益,同時,犧牲大我台灣人民的團結。

 

一劍雙刃,不斷挑釁無關的人,負面情緒也會使自己也不愉快。

 

坐在「不義園區」中第一任的「不義總統」,和他的「不義行政院長」遙遙相望。觀眾雖然想莊嚴肅穆,還是有一種哭笑不得的黑色幽默之感。

 

不義的是爸爸?還是兒子?

而坐在「228不義遺址」中的第一任行政院長陳建仁,是「228有功人員之子」,更突顯是非顛倒、精神錯亂之實。

到底是被獎勵為保安平亂的爸爸不義?

 

還是公然說謊、為了撕裂人民,把加害者偽稱為受害者的兒子不義?陳建仁強調要嚴打假訊息,為何自己示範散播假訊息?

為何「轉型正義」成為隱瞞事實、公開說謊、打壓正義的藉口?

 

准總統和新立委們,如果一定要保留記憶,至少由負面調整為正面吧!至少把「不義」標籤,換成「和平紀念」吧!更沒有必要全台布滿仇恨挑撥吧!

 

應以相同標準●面對歷史教訓

紀念羅福星不是記憶仇恨,更不是追求報復,日據時代的軍閥,也並非現代的日本人民。所以,我們並不會追求在總督府插上「不義」標籤,但我們嚴肅呼籲,應以相同的標準,面對歷史教訓。

 

紀念羅福星為反省歷史錯誤,避免為了報復而增加仇恨。更期待發揚和平、寬容與大愛,爲了全球人類更進一步的生活福祉、心靈自由而繼續努力。

 

(與《風傳媒》同步刊出)

吳統雄,臺灣民調創始人。世新大學資管系創系主任,曾任教於台清交與美國喬治亞理工等,是喬治亞理工Adoption Modeling 研究團隊首席。歷任聯合報系資訊中心副主任、神通機構高階主管、日商科技公司總經理,因創辦電腦統計民意調查而獲得國家金鼎獎。他是第一代民歌手,擔任過廣電主持人,發表過唱片,是資深公共評論人。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