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子佼 徐巧芯 地震

傷 害(外一篇)/唐勝一

台灣好報/ 2024.02.24 10:24

公司新招的女員工曉曉,美得不要不要的,前所未有地激發了男性員工的工作熱情和表現欲。別的女員工一邊吃醋一邊說著風涼話:“男人真賤,個個拚著命的表現,就為博得在美女心目中留個好印象,嘛用呢?”

男人之間議論起曉曉來,個個都變得能說會道了,連平常裏用磨盤也壓不出半句話的費勁山也能講得吐沫四濺。他說:“怪不得有秀色可餐一說,那天我崴了腳,痛得呲牙咧嘴,當曉曉從我面前經過,我拿眼看了她,愣是有個把小時不曉得腳痛了。”

大家都在揣測,曉曉這個尤物,究竟會先落入哪個豺狼虎豹之血盆大口呢?

伍主任發現周圍的目光都聚焦到自己的身上時,趕忙洗白說:“看我幹嘛?我是有賊心,也沒有賊膽啊!”有人講:“曉曉是你辦公室的人,你伍主任是她的頂頭上司,還不近水樓臺先得月哪。”伍主任聽著這話,一臉通紅,連忙搖頭擺手。

其貌不揚的外勤科丁科長站出來替伍主任講話了:“常言道,江邊鯉魚客來釣,還有,我們衡陽南嶽菩薩是顯遠不顯近。所以嘛,曉曉美女不一定會先上伍主任手的。要是有人敢跟我打賭,我絕對要讓曉曉想我一夜的。”“算了吧。”伍主任眨巴眨巴眼,帶著瞧不起的腔調說道丁科長,“要是曉曉都想你一夜,那她也太沒眼光了。”“你敢賭不賭?”伍主任響亮答復:“賭就賭,誰輸誰買一條和天下香煙,在場正好10人,每人一盒煙。”大家鼓噪說:“好,我們作證。”

丁科長花言巧語加了曉曉美女為微信朋友。有天晚上近十點,他突然跟曉曉聊上了工作事宜,還說辦公室和外勤科的工作是相輔相成、一榮雙榮的,聊得美女都沒了睡意。美女初來乍到,加之年輕有追求,是想把工作做好的。就在她聊性正濃正旺時,該死的丁科長猛然踩了“急刹車”,他說:“時候不早了,我有個秘密就不說了,美女你早點睡覺休息吧。”“不不不,你有個麼子秘密能說不?能說就說出來吧。”丁科長回復美女:“能說,還是關係到你的一個秘密呢。”“那你還不快說出來讓我知道?”丁科長歎著氣,回言道:“唉——,你嫂子不讓,都要搶手機了,算了算了,我明天上班告訴你吧。”

次日上班,曉曉去得早,豈料更有早行人,丁科長在走廊裏玩著手機等侯了。“美女早啊。”“丁科長更早。”互相打完招呼,曉曉就迫不及待地問道:“丁科長,麼子秘密啊?”丁科長來個答非所問,告訴她:“美女,我不會神機妙算,但我知道你昨晚想男人了。”美女仿佛被人看透看光一樣,臉紅心跳,立馬否定說:“丁科長開玩笑了,我想男人幹麼子?”丁科長接茬:“我還知道你想的是我呢,想得一夜睡不著覺。”美女大概聽明瞭意思,就大大方方點著頭:“對,我昨晚是想你丁科長,想得一夜沒睡好覺。”他立馬打斷美女後話:“嗯,這就對嘛,想就想了,實事求是。”美女微微一笑,心想這下讓你丁科長占了便誼,總該把秘密講出來吧。她嘴上說:“丁科長,這下可以把秘密告訴我了。”“我已告訴你啦。”“那是什麼呀?”他說:“就是你昨晚想男人啊。”美女收斂了笑容皺上了眉,明顯的不高興:“丁科長,你把我惡作劇了。”丁科長也是知深淺的人,明白玩笑開過份了點,感覺對不住美女,忙著打躬作揖,連連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跟你們的伍主任打賭呢,請美女別介意。”

隨著“吱嘎”一聲響,伍主任從辦公室裏開門走了出來,直接說:“丁科長,你跟曉曉剛才的對話,我全聽到了。這賭你贏了,我認輸,我就買煙去。”丁科長沾沾自喜地告訴伍主任:“你沒有親耳聽到也不礙事的,我已將對話錄下做證據了。”伍主任將手伸到丁科長的身前:“給我看看。”丁科長就把手機遞給了伍主任。伍主任拿到手機看著,還手指點點,把丁科長的錄音刪掉了。

伍主任把手機退給丁科長時,可是變了臉的,像打了勝仗的將軍,趾高氣揚地說:“丁科長,你也跟我打賭,還想贏?做夢去吧。打賭,我贏定了,你就認輸快去買煙吧。”丁科長哪肯屈服,辯白說:“胡說八道,明明是你伍主任輸了,我有錄音證據。”丁科長說著翻看手機,卻是找不出錄音了,便指著伍主任的鼻子說:“好你個伍主任,竟然耍賴刪了錄音,那你也輸了,剛才你自己親口說的,你去買煙。”伍主任仿佛更加的理直氣壯,說道:“我說麼子了?你說我說了就說了嗎?那我說你說你輸了,咋樣?”丁科長著急辯白:“曉曉美女在場,她可以作證嘛。”

這時的曉曉暗自竊喜呢,刪了丁科長的錄音,毀了到時笑話她的把柄,則是巴不得的好結果啊。出於對自身的保護,她不可能為丁科長作證哪。曉曉慢條斯理地說:“丁科長,你和伍主任打賭,我不知道。我剛來上班,走廊裏也沒有看到你們爭執什麼,我能為你作麼子證啊?”

丁科長傻眼了,呆在走廊裏目送著伍主任和曉曉走進辦公室,他懊惱地一掌拍在大腿上,喃喃自語道:“可惜啊,明明贏著都輸了,讓煮熟的鴨子都飛啦。”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