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子佼 徐巧芯 地震

從後現代主義的「中華性」 看緩解台海衝突的戰略文化

獨家報導/獨家報導 2023.11.06 09:25
新一屆政府上台後,兩岸如何維護台海局勢的穩定,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兩岸「本是同根生」,和平應該如何表達,衝突應該如何通過溝通消解,可以從戰略文化角度進行分析。

侯長坤/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2024年台灣選舉正在預熱,兩岸學者討論台灣選舉與兩岸關係。新一屆政府上台後,兩岸如何維護台海局勢的穩定,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兩岸「本是同根生」,和平應該如何表達,衝突應該如何通過溝通消解,可以從戰略文化角度進行分析。

當今國際關係及國際戰略研究注重關係轉向,以及國家的身分認知,在此背景之下,「後華性」、或「後中國性」研究誕生。「後華性」是指在後現代主義的背景下,對具有中國屬性行為者的反思與自我反思。在此研究議程中,與中國相關的和平戰略,是通過以「關係」為核心的文化途徑,來構建和平秩序。

學者石之瑜用「後華性」的概念理解「關係均衡」(即開戰關係),研究國家的身分認知及其策略如何產生、再造、修復關係。在石之瑜「後華性」及天下理論的研究框架中,「天下」即是所有人必須相關的體系。

而在這種體系中,關係作為想像的共同性,可以分為「前置共性」(在意識到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影響自己身分認知的某種與他人或環境之間的共性,停留在消極理念層面,例如天下的子民身分)與「即興共性」(在意識到之後,積極地去實踐身分,例如踐行天下理念)。

在關係產生身分的過程中,身分又會對關係實踐產生行為上的「自製」或約束。因此,這一過程也包含了行為體相關的政策、策略或戰略。如若以上行為未能滿足行為體影響關係的目的,則會產生相應的「情緒」或心理認知(包括羞恥、輕蔑、失望、憤怒、冒險、疏遠),進而又再一次導出相應的策略。

在實踐過程當中,雙方各自產生了自我約束力,從而達到了影響與被影響的目的。以文化的方式達到和平的目的,即是文化戰略建立了和平秩序,也被理解為中國的和平「天下」。

中國對內外發展關係,即是將中國的屬性,在關聯與互動、溝通過程中,傳遞給對方。中國的屬性,可以包括行為、目的、思想等。對於和平願景的表達,包括了三者。在理想的狀態下,和平願景表達並被對方獲知;在非理想狀態下,往往會有交流不暢乃至衝突升級。這種關係互動過程是否能被成功地實現,取決於相關的政策是否匹配相應的主客觀標準下的群體類型。

這同時也是「後華性」研究議程。「後華性」是指我方如何預設對方看待我方,以及我方如何看待對方的特性,這種特性因為與中國相關,是中國屬性或華人性,故稱為「後華性」。群體類型即「後華性」的研究對象,根據認定是否屬中國,可以劃分為內群體(完全屬)、中間群體(部分屬)、外群體(完全不屬);而主客觀標準,則取決於是否與中國的價值觀有直接聯繫。在主客觀標準下,共有六種研究類型。

兩岸之間的衝突與否,是由於中國性的不同,同時兩岸在發展關係過程中的政策失誤。具體來說,是由於行為體的政策與類型匹配不當,造成的交流不暢。對於台灣而言,中國大陸認定其完全屬中國,且同根同源,共同擁有中華文化。因此,在「後華性」範式下,中國大陸對台灣認定為主觀標準的內群體。

但是,在馬英九時期,台灣政府基於「一個中國」原則,可以算作是內群體;而在蔡英文時期,台灣政府不承認該原則,則應當算作中間群體。在群體類型發生變化的情况下,相關政策沒有改變,勢必會造成關係發展不暢。對於中國大陸而言,更加難以將中間群體轉化為內群體。

中國性的不同,是由於各種歷史問題所造成。例如,東南亞華人被土著政治壓迫,導致不敢說自己是華人,免得形成所謂的「中華威脅」,引起敵對,所以强調他們的中國性主要是差異性,講「活的漢學」就是表現形式之一,因為它和正統研究死去的舊人的哲學不一樣。

而對於台灣來說,過去存在日本的殖民,現在存在美國的干預,相關的日本價值、美國價值勢必會與中國價值產生碰撞。對待台灣的政策,因而需要考量到當台灣屬內群體,以及當台灣屬中間群體的兩種情况。

台灣因為也有中華文化,所以也會有同樣的「後華性」思考,對待台灣的恰當政策,則是喚起台灣的「中國性」基因,使得關係互動更為順暢。例如,對台灣過去、現在的處境表示理解,根據當前類型進行關係互動與溝通,從而降低矛盾與衝突。同時,要增强「中國性」基因的自信與優越性,使其擺脫非「中國性」的話語陷阱。

比如,以東方的道德權威解構西方的民主權威,在認識「中國性」與非「中國性」話語的基礎上,擺脫對某一種話語的迷信。反之,一味的示好可能會讓人得寸進尺,一味的敵對也會讓人狗急跳牆,對於兩岸來說,都是失敗的關係。

所以,要消解衝突,需要因「中國性」而制宜。相關的決策者,需要考慮到,我方預設對方如何看待我方的「後華性」類型(六種)、我方如何看待對方的「後華性」類型(六種);以及需要考慮到對方預設我方看待對方的「後華性」類型(六種)、對方看待我方的「後華性」類型(六種)。相互匹配共有一百四十四種可能,因此相應的政策也要進行調整,以利於關係的溝通,消解衝突。當某一方採用另一種身分視角時,中心主義就會消失,這也說明主觀性的作用。

不論是此次台灣選舉,還是往後兩岸交流,在明瞭主觀性的作用、中心主義消失後,消解衝突、展開對話,或許會更加容易。

(作者侯長坤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獨家報導》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獨家報導集團立場※


更多《獨家報導》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